•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抗日战士董肃最后的心愿

文/杨 娜

今年 93 岁高龄的董肃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因为病魔的折磨,这位昔日的抗日战士显得很憔悴。“母亲患了肺癌,年龄大了,只能保守治疗。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她一辈子没过过生日,今年是她入党80 周年, 她最大的心愿,也是最后的心愿,就是在今年‘七一’ 和党一起过生日。是中国共产党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她的儿子对笔者说。

从贫农家庭的孩子到儿童团团长

董肃,原名董桂芬,1925 年 8 月出生在山西省沁源县一户贫农家庭。1938 年参加革命,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战斗在山西太岳山上的沁源、安泽、屯留等地区。八年艰苦抗战的岁月,令她刻骨铭心。在她的晚年,她常常回忆起那段难忘的日子。

“1937 年 5 月,县里来了牺盟会的人,到学校挑选学生开办干部训练班。当时我只有 12 岁,是全班唯一一个入选的学生。训练班开学后,牺盟会特派员李芝亭给我们讲了日本人侵占东三省的经过,讲东北人民过着亡国奴的苦难生活,号召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积极行动起来,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不久,‘七七’ 事变爆发了,日本鬼子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霎时, 从大江南北到长城内外,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抗日怒火。我们走向街头宣传抗日救国,号召全体人民团结起来,誓死不当亡国奴。”虽然如今已 93 岁的高龄, 董肃仍念念不忘自己参加革命的点点滴滴。

“三个多月的学习和训练,在我的心灵深处树立了新的人生观。回到学校后,我一边读书学习,一边组织儿童站岗放哨。不久,便成为沁源县城的儿童团团长,经常去牺盟会接受任务。”

“中国共产党为我指明了方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38 年,年仅 13 岁的董肃,被组织分配到沁源一区工作。有一天,区里的牺盟会协助员陈桂荣问她, 想不想参加共产党。董肃坚定地回答,很想,但找不到共产党在哪里。一个多月后,陈桂荣告诉她,找到共产党了,但是要加入共产党,就得不怕死,要经受考验。董肃说起入党前后的情况,格外清晰,格外自豪。

大规模.png

董肃和少年儿童

“陈桂荣问我,敢不敢到王和镇日本鬼子据点里探情报,我说敢。她就问我,怎么个去法。我说,提个篮子,里面放些窝窝头,上面盖块布,假装去走亲戚。她又问,被鬼子抓住了怎么办?我说,一口咬定是走亲戚的。她说,敌人问你亲戚在哪里怎么办?我说,以前是大人带我来的,这次我还没找到呢。她说, 如果敌人抓住你要杀你,你不害怕吗?我坚定地回答, 死就死。最后她就让我回家做准备。

我往返 60 里回到家中拿了一只篮子,天天等着她给我下达任务,我天天去催她,她老是说再等等。有一天陈桂荣突然对我说,共产党不让我去王和镇了。正当我着急时,她给了我一张入党志愿书,我高兴极了, 按要求详细地填写了。”

“我在一个山洞里对着党旗庄严地宣誓、唱国际歌。尽管当时我还不满 14 岁,但在以后几十年的革命工作中,我的共产主义信念和对党的忠诚从来没有动摇过。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是中国共产党为我指明了方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要把英雄事迹告诉后人

董肃和云南的渊源,要从解放战争说起。当时, 她作为解放大军的一员,参加了解放云南的全过程。云南解放后,董肃接受组织安排,留了下来。这一留, 就是几十年。在她心里,云南早已是自己的第二故乡, 她从内心深处热爱着这片土地。

作为战争的幸存者,董肃曾目睹了无数的烈士在敌人的炮火和刺刀下壮烈牺牲。她活下来了,她认为, 有义务也有责任把烈士们感天动地的英雄事迹告诉后人。她多次说起战友王光烈士的事迹——

1943 年是抗战最艰苦的一年。抗日军民处于没吃、没穿、没地方住的艰难境地。野菜吃光了,就吃树叶, 当时槐花、槐叶、槐树皮,都是好吃的东西,槐树吃光了就吃杨树。杨树叶又苦又硬,必须用水泡五六天, 再剪成细条条煮,没油、没盐在嘴里干嚼。

那年秋天,日寇又开始大扫荡。为了不让鬼子抢走一粒粮食,我和战友们发动民众把地里成熟或快成熟的庄稼收割,把粮食隐藏起来,不给敌人留下一麦一黍,游击队则分散到各个山头、关隘狙击敌人。

有一天,山头上的“消息树”倒了,日本鬼子的队伍就要到了。我带领着民兵引开敌人,为其他同志和群众转移争取时间。

我的战友王光在与敌人战斗中不幸被捕,敌人对王光软硬兼施,先给她吃罐头,让她骑洋马,叫她当日本鬼子办的的妇女团团长,她坚决不从。敌人就把王光吊在大树上,当着被捕群众的面一边毒打,一边威逼她投降。王光同志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必胜!日本必败!”丧心病狂的敌人,用刺刀把她活剐了。当时,王光同志年仅 22 岁。


“煤窑血债”历历在目

说到侵华日军犯下的罪行时,董肃讲述了令她一生难忘的“煤窑血债”。

“那是一个农历八月十五的晚上,家家户户正在吃着月饼,享受着动荡生活中的片刻宁静。突然,敌人来了。部分干部带领民兵在山上开展麻雀战打击敌人,部分人组织掩护群众转移。我当时带领民兵进山, 在只有少量武器的情况下,就敲锣分散敌人注意力, 为群众转移争取时间。后来,敌人步兵骑兵一齐出动, 机枪大炮配合搜山,在山里搜出许多群众。敌人把群众赶到煤窑里,在窑口烧起大火,放了毒瓦斯,窑洞里很多人往外冲,但都被毒气熏死了。只有三个人活着, 敌人以为他们死了把他们扔进沟里,后来他们活了过来,到山里找到我们,把情况都告诉了我们。”

尽管事隔多年,但这些细节,她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敌人撤走后,我们来到煤窑沟,动员了几个挖煤工人,一起进煤窑里。煤窑道又窄又矮,洞里很黑,我们只能弯着腰用手摸,摸到一具尸体就往外背。我们一边哭一边背,背出来了 183 具尸体。我们把尸体掩埋,擦干了眼泪,带着满腔仇恨继续战斗。”


病床上最后的心愿

董肃时常怀念太行山、太岳山这块英雄土地。静夜银辉,她时常想起曾经一起战斗过的烈士们,总想再回去看看他们,慰籍烈士的英灵,寄托自己的哀思。

2008 年,八旬多的董肃终于实现了 60 多年的梦想。她回到了家乡沁源县。

再回故乡的董老激动地说:“60 多年前离开这里时,由于日本鬼子到处烧杀抢掠,到处是一片焦土,人民吃穿住行都很困难。如今又重回故地时,已是青山绿水, 人民丰衣足食,新农村建设欣欣向荣。家乡的父老乡亲都住上了新房。烈士陵园和纪念馆记下了那些可歌可泣的抗战历史,成为对后代永久的教育基地,使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不忘国耻。我一路哀悼、一路激动, 禁不住流下了许多泪水。”

如今,年过九旬的董肃身染重病,安静地趟在昆医附一院的病床上。“母亲这辈子很苦,但她很自豪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她从来不过生日,如今最大的心愿, 就是在今年“七一”建党节和党一起过生日。”董肃的儿子说,他们已经把老人的后事都准备好了,但希望老人的身体状况能支撑到“七一”,完成这最后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