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宣传不要强加于人(一九六七年——一九七○年)

   一、
        康生〔1〕同志:这个问题值得注意。我认为安斋的意见是正确的。你的看法如何,望告。〔2〕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二、
        不要那样做,做了效果不好。国家不同,做法也不能一样。〔3〕
        (一九六八年三月七日)
    三、
        这些是强加于人的,不要这样做。〔4〕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二日)
    四、
        此事我已说了多次。对外(对内也如此)宣传应当坚决地有步骤地予以改革。〔5〕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七日)
    五、
        一般地说,一切外国党(马列主义)的内政,我们不应干涉。他们怎样宣传,是他们的事。我们应注意自己的宣传,不应吹得太多,不应说得不适当,使人看起来好像有强加于人的印象。〔6〕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六、
        这些空话,以后不要再用。〔7〕
        (一九六八年四月六日)
    七、
        这种话不应由中国人口中说出,这就是所谓“以我为核心”的错误思想〔8〕
        (一九六八年五月十六日)
    八、
        第一,要注意不要强加于人;第二,不要宣传外国的人民运动是由中国影响的,这样的宣传易为反动派所利用,而不利于人民运动。〔9〕
        (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九、
        名称问题关系不大,可从缓议。
        资产阶级传下来东西很多,例如共和国、工程师等等不胜枚举,不能都改。
        此件缓发〔10〕
        (一九六八年八月)
    十、
        把离开主题的一些空话删掉。不要向外国人自吹自擂。〔11〕
        (一九六八年九月)
    十一、
        去掉第十一条,不应用自己名义发出的口号称赞自己。〔12〕
        (一九六八年九月)
    十二、
        请注意:以后不要这种不合实际情况的自己吹擂。〔13〕
        (一九六九年六月)
    十三、
        对于一切外国人,不要求他们承认中国人的思想,只要求他们承认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该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是一个基本原则。我已说了多遍了。至于他们除马列主义外,还杂有一些别的不良思想,他们自己会觉悟,我们不必当作严重问题和外国同志交谈。只要看我们党的历史经过多少错误路线的教育才逐步走上正轨,并且至今还有问题,即对内对外都有大国沙文主义,必须加以克服,就可知道了。〔14〕
        (一九七○年十二月六日)
        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文件刊印。
    注释:
    〔1〕康生,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顾问。
    〔2〕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外宾简报《安斋等人认为日本不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上写的批语。
    〔3〕这是毛泽东在关于援外飞机喷刷毛主席语录的请示报告上写的批语。
    〔4〕毛泽东在审阅某援外工程移交问题的请示报告时,删去其中“举行移交仪式时,应大力宣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说明我援X修建XXXX工程的成绩,是我们忠实地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国际主义教导的结果,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一段话,并写了这个批语。
    〔5〕这是毛泽东在关于答复新西兰共产党总书记威尔科克斯对中国对外宣传工作的批评的请示报告上写的批语。一九六七年三月,威尔科克斯来访时提出,中国的对外英语宣传,内容很好,但所采用的语言和形式,与英语国家的群众格格不入,易引起反感。同年十一月,威尔科克斯又委托访华的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席希尔转达他对中国对外宣传工作的意见,说“中国同志应很好注意防止大国沙文主义”。
    〔6〕这是毛泽东在关于缅甸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要求在《人民日报》发表缅甸共产党武装斗争二十周年的声明的请示报告上写的批语。这个声明涉及缅甸共产党对毛泽东思想的评价。
    〔7〕毛泽东在审阅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起草的关于帮助外国人员进行训练的文件时,将其中“主要是宣传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句中的“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二十一字删掉,并写了这个批语。
    〔8〕毛泽东在审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工业军管小组关于请毛主席接见参加第七机械工业部一个会议的代表的请示报告时,在报告中“世界革命中心——北京”下面划了两道杠,并写了这个批语。
    〔9〕这是毛泽东对外交部关于加强宣传毛泽东思想和支持西欧、北美革命群众斗争的建议写的批语。
    〔10〕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关于更改援外军事专家名称的报告上写的批语。报告中说,“军事专家”是资本主义社会对资产阶级“军事学术权威”的称呼,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外人员身分不相称。
    〔11〕这是毛泽东在审阅《人民日报》社论《世界革命人民胜利的航向》(初稿)时写的批语。
    〔12〕毛泽东在审阅中共中央文革小组起草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九周年标语口号》送审稿时,删去了其中第十一条“向立下丰功伟绩的中央文革致敬!”并写了这个批语。
    〔13〕毛泽东在审阅《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社论《中国共产党万岁——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四十八周年》的送审稿时,在“二十年来,又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系列伟大胜利,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变成一个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强国”一句中的“繁荣昌盛”前边加了“有了初步”四个字,将“强国”改为“国家”,并写了这个批语。
    〔14〕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关于邀请“荷兰共产主义统一运动(马列)”派代表团访华的请示》上写的批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