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与孙炳文

 文/倪良端 

 相识相交在川南 1915 年 12 月 12 日,袁世凯复 辟帝制。蔡锷组成护国军讨伐袁世凯。 年仅29岁的朱德被任命为护国军第 三梯团第六支队支队长。他率部攻打 北洋军,攻占了泸州,立下战功,升 为少将旅长。但在那个军阀纷争不息 的动荡岁月里,有着强烈的民主、共 和意识的朱德,感到极度的无奈。正 当朱德感到苦闷、徘徊之时,一个对 他一生影响深远的人物——孙炳文出 现了 ! 孙炳文,1885年出生于四川省 南溪县。自幼苦读,后考入京师大学 堂文科预科班,思想进步。他参加革 命后,因谋刺摄政王事泄露,遭袁世 凯通缉,被迫潜回南溪以教书为业。 1917年春,孙炳文在胞兄孙炳 章的促成下,往泸州会晤朱德。他们 一见如故,倾心而谈。朱德豁达朴实、 谦逊谨慎的作风深深吸引着孙炳文。 孙炳文豪爽侠义,正直无私的品德也 给朱德留下了深刻印象。孙炳文剖析 时政,抨击军阀混战,痛斥民不聊生 之现实,详细介绍当今兴起的新思想、 新文化……颇富见地的一席谈话,使 朱德茅塞顿开,相见恨晚。 数月后,孙炳文来到靖国军旅 部拜访朱德。孙炳文郑重告诉朱德: 投笔从戎,协助朱德干一番事业。朱 德即聘孙炳文为旅部咨议,协理军政 事务。从此两人朝夕相处患难与共, 结为挚友。 孙炳文任朱德旅部咨议后,帮 助朱德建军建政,兴利除弊,使朱德 及所部深受川南人民的拥戴,进一步 巩固了朱德名将的地位。 朱德率部驻守泸州期间,部属 陈平辉将堂妹陈玉珍介绍给丧偶的朱 德,同来南溪会面。朱德与陈玉珍结 婚后,南溪成了朱德的第二故乡。在 简朴、新颖的家庭中布置了一间精致、 典雅的书房,朱德与孙炳文常在这里 倾心交谈,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这 期间,朱德阅读了孙炳文推荐给他的 《新潮》、《新青年》、《向导》、 《每周评论》等刊物,还研读了陈独 秀、李大钊、达尔文、卢梭的书籍。 此时的朱德思想活跃,心情舒畅,决 心为国家、为民族干出一番事业。 “五四”运动爆发,马克思主 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号角唤醒了身处 川南军营的朱德。他认识到用老的军 事斗争的办法不能达到革命的目的, 有必要学习俄国的新式革命理论和革 命方法来从头进行革命。孙炳文也一 再表示,愿意去北京追随“五四”运 动的领袖。朱德提出,在走上其他道 路之前,应先研究外国的政治思想和 制度,看看外国怎样维护他们的独立。 在此思想指导下,朱德和孙炳文决定 出国寻求新的革命道路和方法。1921 年初,他们约定:“孙炳文先去北京, 朱德则待打倒唐继尧后即离开军队去 和孙炳文会合。”于是,春节后孙炳 文偕妻子任锐和女儿去北京,作出国 学习、考察的准备。 到马克思故乡去 1922年7月初的一天,朱德在 北京火车站下车,雇人力车直奔宣武 门外方胡斋胡同找到孙炳文。两人见 面,格外高兴,孙炳文对朱德如约而 至尤为钦敬。住下来后,他们详细倾 诉了分别一年多来各自的遭遇。 几天后,孙炳文陪朱德北上游 览、考察。途中,孙炳文介绍风起云 涌的中国工人运动,说他的朋友李大 钊去年参与组织了新党——中国共产 党,纲领是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反对 封建军阀、解放劳苦大众、建立无产 阶级专政。朱德很感兴趣地说:“这 是个好党,我在上海时有所闻。一定 要找到,我也想加入。你能介绍我和 李大钊见面吗?”孙炳文说:“很不巧, 李大钊去南方了。据说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在上海,此人我认识,我们 去找他 !” 8 月中旬,朱德与孙炳文顶着骄 阳来到上海,在闸北见到中国共产党 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孙炳 文向陈独秀介绍朱德后,朱德坦诚地 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殷切地向陈独秀 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陈独秀 侧着头听完朱德的陈述后,两眼直盯 着朱德上下打量一番,若有所思地说: “不客气地说,像你这样身份的人, 还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真诚的申请, 再经过长期的锻炼和考验,共产党才 会接受。所以,我奉劝你不要加人共 产党,还是回到旧军队里去……”陈 独秀一席话,犹如一瓢冷水泼在朱德 头上。朱德和孙炳文带着满腹委屈和 失望,默默地走出陈独秀的小屋。 9 月初,朱德与孙炳文登上法国 邮轮“阿尔及尔”号,离开上海。10 月中旬船抵马赛的当天,他们乘车去 了巴黎。 在巴黎期间,朱德与孙炳文寄 住在一位中国商人家里。十分眷念故 土的主人有空就请孙炳文、朱德介绍 祖国发生的事情,他也热情地讲述巴 黎的情况。一天,他说:“听说有一 个中国留法学生团体是共产党,在宣 传鼓动革命。”朱德急忙追问:“这 个团体在哪里?”商人不知道,只说: “明天,我带你们去认识我的一位朋 友,他知道,会告诉你们的。” 朱德与孙炳文在这位热心商人 的带领下,来到那位朋友家里。弄清 了最近成立的中国留法学生团体,名 称叫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负责人之 一是周恩来。不巧,他已去德国柏林。 那个朋友把周恩来在柏林的地址,告 诉了他们。这意外的消息,点燃了朱 德、孙炳文找党的希望之火。他们决 定去柏林,找周恩来。 由周恩来、张申府介绍加入中共 朱德与孙炳文循着街道,瞅着 门牌,谨慎地核实号数,轻轻叩响房 门。开启房门的是位面目清秀的年轻 人,彬彬有礼地站在他们面前。朱德 问:“我们刚从中国来,有一位名叫 周恩来的先生,在这里吗?我们要见 见他,请通报通报,行吗?”那位年 轻人没有回答来者的提问,热情地让 他们进到房间,倒来两杯开水递到他 们手上,又端来两盆热水,说:“擦 擦汗!”待朱德与孙炳文洗过脸,落 座后,他笑容满面地注视着他们说: “我就是周恩来,有什么事,需要我 帮忙吗?”朱德吃了一惊,自我介绍: “我,姓朱名德,字玉阶。”又指指 孙炳文,说:“他,姓孙名炳文,字 睿明,我俩是同乡、同志。” 一阵寒喧后,朱德与孙炳文结识 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年仅24 岁的周恩来,一切疑虑烟消云散了。 在热情、友好和无拘无束的气氛中, 朱德用他那浓重的川北口音,一字一 句地叙述他走过的道路和追求革命的 经历……朱德表示:“我决心争取加 入中国共产党,不再回到旧的生活里 去。我一定努力学习和工作,党派我 做什么都行。”孙炳文也详细地讲述 了自己的经历与追求,提出加入中共 组织的要求。 周恩来、朱德、孙炳文就国内 形势、各种思潮流派以及对共产主义 的认识、中国革命的方法、道路、前 途等畅谈见解,十分投机、融洽,在 许多理论和实践问题上达成共识。周 恩来表示:“我愿意介绍你们加入中 国共产党,在你们的入党申请未得到 国内党组织批准以前,可以接收你们 为候补党员。”朱德和孙炳文上前握 住周恩来的手,眼中闪动着激动的泪 花,许久才说:“恩来,同志 !” 1922 年 11 月,经周恩来、张申 府介绍,国内党组织批准朱德、孙炳 文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恩来把喜讯告 诉朱德、孙炳文时,特别叮嘱:“你 们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事,一定要严格 保密,不能张扬。这是革命斗争的需 要,对外不要公开共产党员身份。因 为像你们这样有社会背景的人,便于 团结更多的人。”朱德与孙炳文牢记 周恩来代表党组织的嘱咐与要求,仍 以中国国民党党员身份在中国留德学 生中开展工作。 携手执行国共合作政策 临近“不惑”之年的朱德和孙 炳文,德语基础较差,语言障碍是他 们的最大困难,既不能与当地人交谈, 又不能阅读德文书报。困难,没有吓 倒他们。在柏林,他们比常人付出了 加倍的努力,终于克服了语言文字关。 1923年5月,朱德同孙炳文迁 来哥廷根。中共旅德支部哥廷根小组 每周召开会议,成员有孙炳文、房师 亮、高语罕、郑太朴、邢西萍、刘鼎等, 朱德是主持人。他们把《共产党宣言》、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帝 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唯 物史观》、《共产主义ABC》等作 为必读课本。还组织学习《向导》、 《国际通讯》等杂志上刊载的有关世 界与中国革命的文章,共同探讨世界 和中国革命问题。 是年秋,孙炳文同张申府等绕道 莫斯科回国。1924年2月,朱德在 哥廷根盖奥尔格·奥古斯特大学注册, 就读哲学系专修社会学专业。在中国 留学生中朱德的年龄最大,阅历最丰富;他待人诚恳,学习刻苦,深受同 学们钦佩、敬重。不久,他被选为哥 廷根中国留学生学生会负责人,按中 共指示,工作重点是团结中国留学生, 对他们进行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教育。 1924年春,孙炳文再次赴德完 成改组国民党旅德支部后,来到哥廷 根会见朱德。挚友重逢,格外亲热。 孙炳文向朱德传达了中共三大和国民 党一大会议精神,带来了两会的主要 文件。朱德兴奋不已,说:“两年前 我们在上海会见孙中山先生时,他谈 到在酝酿新政策。还未到两年,这新 政策果然就出来了。我赞成党的国共 合作政策,赞成国民党一大的宣言。 推进国民革命,任重而道远啊!”他 充满信心地说:“咱们一起把国民党 支部的工作抓起来,给它来个脱胎换 骨的改造。” 不久,朱德被选为由孙炳文主 持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驻德支部执行 委员。他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身份没有 公开,中共旅德支部仍派他在国民党 驻德支部工作。他不摆资历,不拿架 子,十分默契地支持配合孙炳文的工 作;支持和配合时任国民党驻德支部 书记、南溪县籍青年刘鼎的工作。在 朱德、孙炳文等协助下,刘鼎执行国 共合作统一战线政策,争取了留德学 生中的中间派和右派中的一部分人加 入国民党。教育他们向左转,加强了 中国留学生国民党左派的力量。 “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柏林, 中国留德学生群情激愤,中共旅欧支 部立即发动留学生组织声援活动。朱 德以他主持创办、与孙炳文共同担任 主笔和编辑工作的《明星》报为阵地, 通宵达旦编印了介绍“五卅”惨案、 揭露英日帝国主义者屠杀中国人民的 滔天罪行的《明星》专号,迅速散发 到留学生、华侨、德国工人和革命群 众中。朱德和孙炳文等组织中国留学 生上街游行、发表演说、散发传单, 声援国内的“五卅”运动。 1925 年 6 月 19 日,德共在柏林 市立陶乐珊中学广场组织演讲会,声 援中国等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朱德与 孙炳文带领在柏林的部分中国留学生 应邀参加集会,大会结束时大批德警 突然冲入会场,逮捕了朱德、孙炳文、 刘鼎等20多人,将他们关进亚历山 大广场旁的监狱里。3 天后,柏林当 局和法院没有任何解释,悄悄地把朱 德、孙炳文、刘鼎等释放了。 革命友谊长存 不久,中共组织派朱德到苏联 学习。孙炳文于1925年8月离开柏 林,转道莫斯科回国。后,孙炳文 接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等 人电邀赴广州,就任国民革命军总政 治部上校秘书。第二年 6 月,调任总 政治部秘书长,住中共广东区委军委 办公处,与周恩来、郭沫若、邓演达 等相邻,工作交往十分密切。国民革 命军挥师北上,邓演达随军出征,孙 炳文升任总政治部后方留守处少将主 任,负责筹备经费、器械、药品和补 充战斗人员、训练骨干等工作。虽然 任务繁杂而艰巨,但是孙炳文工作深 入,廉洁奉公,严明法纪,身体力行。 1927 年 4 月,孙炳文接邓演达电令, 赴武汉就军事委员会总务兼军事厅厅 长任。其时,粤汉铁路中断,孙炳文 于13日率总政治部工作人员及家眷 10余人,由香港搭法国邮轮赴上海。 此时的孙炳文尚不知道蒋介石在上海 发动了反革命政变。那天,孙炳文在 甲板上散步,与褚民谊狭路相逢。褚 民谊为邀功请赏,借法轮电台把孙炳 文行踪密告蒋介石。 16日,船抵上海,一群法国巡 捕冲上船,孙炳文和14岁的长子孙 宁世、副官张斗南被捕。孙炳文等被 引渡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 脚镣手铐加身。警备司令杨虎秉承主 子“力主劝降”的旨意,威逼利诱, 耍尽花招。孙炳文不为所动,怒目逼 视,严词痛斥蒋介石及其帮凶走狗危 害革命、屠杀人民的罪恶行径。孙炳 文坚定、自豪地宣称:“我是共产党 员,要杀就杀!”反动派无计可施, 于4月20日凌晨将孙炳文押赴龙华 密林深处…… 时年 42 岁的孙炳文被蒋介石国 民党当局杀害了,《民国日报》用醒 目的标题报道了这一沉痛的消息。朱 德闻此噩耗,放声痛哭,悲愤至极。 孙炳文遇害后,周恩来、邓颖超一直 关心着烈士全家,对遗孤视同己出。 1945年,中共七大召开前夕, 朱德审读了孙炳文妻子任锐的来信 和撰写的《孙炳文同志的简史》后, 欣然提笔复信任锐。信中说:“炳文 同志传,你写得很好,最亲切……在 烈士传中我必从侧面再写,以光其模 范。”为悼念亲爱的战友,朱德又为 孙炳文写下赞语,高度评价其战斗的 一生。赞语曰:“炳文同志革命意志 坚强,以民族民主革命的锐志而走到 无产阶级的战士,是一贯革命精神。 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深通历史 及文学、哲学,最后在德国留学时, 研究马列主义最有成果,并影响一批 前进青年加入革命。平日生活最能刻 苦自励,凡接近者均受其模范激励而 有所振作。对敌人疾恶如仇,有灭此 朝食之慨;对同志是爱护备至、情同 手足之感。”字里行间浸透了朱德对 孙炳文的怀念、崇敬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