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周恩来与坐车有关的亲民爱民故事

文/孟 红

革命战争年代抑或是和平建设时期,周恩来身上发生了一些与坐车有关的珍闻轶事,从中也可以鲜明地管窥到他亲民爱民那令人称颂的可敬风范,充分反映出他廉洁奉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优秀作风。

 

只坐普通三等车

在艰难困苦的抗日战争烽火岁月里,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很少有车辆,领导们外出办事,或是转战千里行军打仗,大都是靠骑马或步行,偶尔也骑自行车或乘汽车, 因此留下了一些轶闻趣事,其中, 周恩来身上也不乏事例。

1937 年秋天, 为了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周恩来要去石家庄会见国民党的将领卫立煌。随行的警卫员考虑到周恩来总是废寝忘食地工作, 长期睡眠不足, 鼻腔又经常出血,路上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就请后勤的同志去买火车包厢票。

周恩来知道了,立刻加以阻止。警卫员只好说:“那就买软卧吧。” 周恩来还是不同意,说:“不要软卧,就买普通票。路不长,在车上只过一个晚上嘛!”警卫员想寻找别的理由来说服他,便说:“在三等车上怎么做保卫工作呢?”

周恩来说:“三等车上穷人多嘛,和劳动群众在一起,目标小, 安全、花钱又少,多好啊!”

火车到了石家庄,卫立煌派专人来接。那位军官按照国民党里常规的长官乘车规律,便上了火车找遍了包厢,又找遍了软卧,却哪儿都没有看见周恩来的影子,还以为周恩来没有到。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恩来竟然同普通旅客一起, 从三等车厢里走下来。

后来,这位军官十分感慨地对周恩来的警卫员说:“你们周将军这样高级的将领,只坐普通的三等车!周将军这样廉洁奉公,真是可敬可佩!”

 

开车拉老黄牛还老乡

1947 年 3 月,国民党集结重兵向延安发动重点进攻,3 月18 日,毛泽东、周恩来、陆定一等在彭德怀的催促下,最后一批撤出了延安。他们乘坐的是美军驻延安观察组撤离时留下的几辆道奇牌中吉普。

这天傍晚,一辆中吉普驶出了枪声不断的延安城,车上坐的是杨尚昆和总部作战部长李涛。突然, 对面有一头受电光惊吓的老黄牛疯了一般迎着汽车跑过来。司机为躲开黄牛猛打方向盘靠边行驶,黄牛擦着车身过去了,可汽车却倾倒在斜坡上。杨尚昆、李涛与司机等人下车摸黑抬车,可人少力气小,无济于事,急得团团转。

正在此时,另一辆道奇车在他们身旁戛然而止,车上匆匆走下来的是周恩来和几个随行人员。周恩来见状,便挽起袖口带头走下坡来帮着抬车。

杨尚昆知道周恩来胳膊有伤, 但怎么劝也没有用,大家便一齐动手,听着周恩来喊的号子声,硬是把一辆笨重的汽车从斜坡上抬到路上。

周恩来幽默地对杨尚昆说:你们还要布置作战,赶快前边走吧!你还在这里等什么,等胡宗南赶上来打麻将牌不成?我们尾随在后,万一你们在前面翻了车,好再帮你抬汽车!”

说毕,周恩来又返身对随行人员下了一道命令:“调头,将汽车调过头来,咱们想法寻上受惊的黄牛,一定要把老乡的黄牛还回去!”

他们缓缓地开着车搜寻,终于在不远的路旁寻找到了这头老黄牛,然后用一根麻绳把牛拴在了车厢尾,慢悠悠地开着。周恩来还不时地回头观察黄牛跟随的情况, 叫司机把车开得再慢些、再稳些, 他知道,黄牛可是陕北老乡的命根子呀!

最终,他们在前边四五公里远的一个名叫寺家园的村庄里,寻到了黄牛的失主,这才如释重负地追赶前边的队伍去了。

 

拒绝修平车辆出入必经的十几个台阶

1952 年 4 月底的一天,周总理办公室的秘书何谦打电话叫值勤警卫员张随枝(后于 1977 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即总参谋部警卫局副局长)到西花厅,去谈工作, 商量如何把后勤工作做得细致妥帖一些。

何谦说:“总理每每出入院子的时候,上下车子老得走很远一段路,还要上下十几个台阶,十分不方便的。所以,我想将那个台阶拆掉,你看怎么样?”

张随枝答话脱口而出:“很好啊。这样总理就可以在院子里直接上下车了,还能节省一些时间。”接着,二人便用心地一道研究了工人出入的路线、哨兵哨位等问题。研究完后,何谦有事先行离开了。

张随枝留在院子里具体勘察、斟酌了一番哨位的情况,正准备离开时,正好遇上周恩来从外边回来了。周恩来一看到张随枝就问:“你有什么事吗?”

张随枝如实回答:“修台阶。” 聪明心细的周恩来似乎一下子估计到了事情的大概,便两眼盯着张随枝问:“怎么修?”

张随枝将他和何谦的商议结果和盘托出:“想把台阶拆掉修平了,方便您乘车出入……”

还没有待张随枝把话说完,周恩来就打断了他的话,有些恼火地说:“这又是谁的主意?你告诉他,说不准修。有这个台阶,我上上下下也是一种锻炼嘛。再说了,国家经济仍然十分困难,不能把钱花到我这里。”

第二天,当张随枝将周恩来的意见报告给何谦的时候,何谦说, 总理也给他讲过了。当得知是他的主意时,还批评了他。

1954 年春季的一天,张随枝到周恩来的住处西花厅查哨。当他查完哨往回走时,看见花工老张正在向花地里补水浇花,便走了过去,看他浇的是什么花。

他刚同花工老张聊了几句,就见周恩来的车从外面回来了。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时,突然间停住了, 只见周总理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他们以为周恩来有什么事,静

image.png

人民和总理中国画 周思聪作

 静地看着他,等候他的吩咐。周恩来走过来,问花工老张:“放水干什么?”花工老张回答:“补水养水浮莲。

周恩来一听,有点不高兴,说: “什么水浮莲?自来水能用来干这个吗?这是一个很大的浪费嘛,谁有时间来看水浮莲?”花工老张解释说:“现在少浇点水,夏天下雨的水就够用,就不用自来水了。”周恩来说:“如果不下雨呢?”

老张一时回答不上来。不等他回答, 周恩来又说:“今后不要这样搞了。待它干了,可以种些菜和其他的东西。我们应当时时想到农民,想到广大的人民群众。城市吃水还有困难,我们怎么能用自来水浇花养花呢?一切都要从简,从节约的原则出发嘛!”

周恩来走后,老张望着周恩来的背影,感慨地对张随枝说:“看看总理, 他总是想着人民, 想着国家有困难,连给花浇点水他都不同意。”

张随枝也不由得深有感触地说:“总理一向严格要求自己。他这种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是我们要好好学习的啊!”

 

喜欢坐国产车并为其做广告

周恩来的专车是红旗牌的国产车。在我国的解放牌汽车生产出来之后,周总理指示要自力更生尽快研制出我国自己生产的轿车。

红旗牌轿车刚研制出来,周恩来就将这种车定为自己的专车。他说:“我喜欢坐国产车。”

当工作人员劝他说:“这种车刚研制出来……等产品完全定型后再说。”

周总理却笑着说:“我是试用, 不保险才试用,保险了还谈什么试用?我坐上了可以促进他们改进, 促进我们的民族工业发展。我坐了红旗车,就是为他们做广告。”

后来,国家又进口了一批高级奔驰车,有关部门想给周总理换一辆奔驰车,这样一大国总理坐上后显得很气派。

周总理知道后毫不客气地严肃拒绝了。他说:“那个奔驰车谁喜欢谁坐去,我不喜欢,我就坐咱们自己的红旗车。”他内心深处时时处处怀揣的一颗爱国心虽然没有直白地溢于言表,但是已经分明地亮出了潜台词!

不仅如此,周恩来在用车问题上,更是一向公私分明,毫不含糊。他去理发,医院看病,探亲访友, 看戏等,都算作私人用车,总要叮嘱身边工作人员照章付费,从工资中扣交所需费用。

 

乘公交车调研拥挤问题

1954 年冬天,周总理听说北京的公共汽车十分拥挤,老百姓坐车很困难。有一天下午 5 点多钟, 正是人们下班坐公交车的高峰期的时候,周恩来对秘书何谦、卫士赵行志说:“群众反映北京市公共汽车拥挤得很厉害,一下班要在路上浪费一两个小时,今天咱们去乘坐一下公共汽车,实地了解一下情况。你们不要通告保卫部门。”说着, 周恩来带着秘书和卫士来到中南海北门附近的老北京图书馆停靠站。只见天气寒冷的北京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等了一会儿,公共汽车来了, 周恩来耐心地待群众都上车了,才最后上车。车上没有空座位,周恩来往里走了几步,手握住吊环,站在了车中间。

汽车开动了,人们在拥挤中顾不上东张西望。公交车行驶了一会儿后,忽然,站在周恩来对面的一个乘客才大声叫起来:“哎呀!这不是周总理吗!”车厢内立即活跃起来,乘客们纷纷惊喜地望向敬爱的周总理。一霎那间,有的乘客立即站起来让坐,有的赶忙往中间挤一挤,有的则不顾一切地兴奋地把手伸了过来。随行的秘书和卫士见此情景,心里十分紧张,急忙往周恩来身边靠拢了一些。周恩来挥动着一只手臂,赶快安抚秩序,客气地对大家说:“请坐!请坐!别挤!别挤!不要动。”

乘客们请周恩来坐下,周恩来坚决不坐。一个机灵的乘客凑上来, 握住他的手说:“总理,您那么忙, 怎么还来坐公共汽车?”周恩来笑着回答:“我也来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嘛!”

有的乘客继续过意不去,让周总理坐下,周总理依旧执意不肯, 一路上一直站着和大家亲切地说着话, 聊着天。周总理微笑着询问他们在哪儿工作, 住在哪里, 生活怎样,每天上下班坐车要多少时间……并且认真地倾听大家的意见。

公交车走了几站以后,秘书和卫士劝周总理下车,说:“情况也就是这样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然而,周总理还是坚持坐下去, 下了车以后,周总理又上了一辆无轨电车,继续在车上不知疲倦地走访调查,在寒冷的夜晚走了大半个北京城。

情况搞清楚了,回去后,周恩来很快将交通局等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召集来开专门会议,讨论和制定解决交通拥挤特别是公共汽车拥挤的具体措施。周恩来还提出许多可行的具体建议。比如, 画出人行横道线,在繁华路口的马路中间设安全岛等,就是周总理提出来的,都是为了保证行人的安全。他还指示:“国务院各部门和有关单位,如有条件都要用大车接送职工上下班。”

经过周恩来的努力,北京市乘公共汽车拥挤的问题缓解了许多。

 

停车给护路战士送西瓜

1966 年 6 月 30 日,中国共产党成立 45 周年前夕,周恩来总理在访问了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两国以后回京途中,乘专机于 14 时40 分到达位于甘肃省第14 号机场, 对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进行了视察。

周总理下飞机之后,在基地代司令员李福泽、政委栗在山等陪同下,乘坐火车前往基地办公生活区。

刚在车厢内落座,周总理透过玻璃看见窗外不远处有几棵迎风挺立的沙枣树,便兴致勃勃地要下车去看看戈壁滩上的树。

健步走到树旁,周总理端详着树木问李福泽:“这是种的什么树?”李福泽答:“我们都叫它沙枣树,也叫桂花柳。”

周总理又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李福泽答:“它常年生长在沙漠地区,它结的果实是椭圆形,颜色有些栗褐色,形似内地的小枣。树的叶子有点像柳树的叶子, 叶子两面都有银白色鳞片。它夏季开银白色的花,有点芳香。它生长在沙漠地区可以作为水土保持、防沙造林的树种。”

6 月的戈壁,骄阳似火。列车在山岩沙岭间缓缓前行。关爱别人已经习以为常的周总理,马上提醒身边工作人员赶快把外国友人赠送的西瓜、芒果等拿出来,分别送给大家一起品尝品尝。

突然,周总理的眼光炯炯有神地直直射向了车窗外面,他透过车厢的玻璃窗,看见铁路旁有一名战士头顶烈日正在维护路基。于是, 周总理立即要求将车停了下来,请工作人员下车送去一个西瓜。

当这位汗流满面的年轻战士得知西瓜是周总理送给他的时候, 他激动地流下了泪水,举起手臂久久地向缓缓开动的列车招手、敬礼,心中充满了对周总理的无限敬意……

在列车上,周恩来关切地询问:“你们这里的生活怎么样?土质怎么样?水怎么样?部队搞生产了吗?家属生活如何?”他都逐一问得十分仔细。周恩来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要自力更生。从事尖端科学研究事业是这样,你们生产生活也应是这样。要会搞导弹试验, 也要会打仗,会生产。大家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搞社会主义就是要艰苦奋斗!”

对自己的司机“约法三章”

周恩来的行路当然不是指平常的走路。自从他当上总理后,工作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因此,他外出办事,总是希望所占时间越少越好。建国初,由于我国的航空事业还处于初创阶段,周恩来外出多是乘火车,后来航空事业发展了,他更多的则是乘飞机。

周恩来乘坐专列时,总要事先和铁道部打招呼,要他们调配好运行线路,尽量不影响其他列车的正常运营。何谦曾深情回忆说:“总理说,铁路好比我们国家的大动脉, 不能让它受任何的干扰。”

何谦还说,1964 年 4 月 21 日清晨 5 点多,总理从长春乘车到吉林市时,吉林市的领导请总理下车到宾馆休息,这是原来计划安排好的。可是,总理望着车窗外乌朦朦的夜空,关切地说:“不用了吧, 这时人们正在休息,我们不去打扰了,就在车上休息一下吧。”就这样,周恩来和他随行的 80 多位同志在车上打个盹,吃点东西之后, 就又启程上路了。

据周恩来最后一位司机杨金铭的儿女们回忆,听他们的爸爸说, 周总理对司机的要求也十分严格。除了要求司机必须遵守交通规则外,还另外专门规定了一个“约法三章”,即:“ 一是车开到影剧院、医院、学校等附近时,不许按喇叭。”周总理说,这些地方是人们休息、学习和娱乐的场所,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后来总理自己生病了,他去医院,也不让把车开到病房区,而是提前下车,步行到病房。“二是车开到交叉道口时(周恩来的车一般不受红绿灯控制), 必须减速行驶,慢慢通过。”周总理说,你把车子开快了,那会惊吓群众。“ 三是在下雪雨天行车时, 如果车旁有行人或骑车的群众,不许开快车。”周总理说,这时车速一快,就难免把泥水溅到路旁行人身上,他们对着你的车骂娘还是小事,长此下去,我们的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就会越拉越远。周总理说: “一个脱离群众的政党是绝对没有前途和希望的。”

足见,周恩来时时刻刻想着的都是党的事业、国家的利益和人民大众的饱饿冷暖。在他的心中,唯独没有他自己。他那满心装着人民群众、亲民爱民的思想与言行,感天动地,催人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