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前的贺龙

  文/梅兴无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 发动了“四一二”、“七一五”反革 命政变,血腥镇压共产党人和革命群 众。在共产党处于最困难的时刻,周 恩来找贺龙谈话,贺龙接受共产党领 导,毅然决然地把自己指挥的军队交 给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担任起 义总指挥,与共产党结成了命运共同 体。对此,彭真有过堪称经典的评价: “贺龙绝不是一次谈话把他拉过来的。 这好比春天播种,夏天除草,到了秋 天该收获了。” “我真想成个红脑壳” 1921年,中国发生了一件开天 辟地的大事,中国共产党成立。这年的 9 月,担任湘西巡防军第 2 支队 支队长的贺龙率部驻防湖南桃源黄石 镇,与知识界人士广为交往。因家庭 贫穷,贺龙幼年没能念多少书,拉队 伍受到文化水平不高的困扰,所以他 对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十分尊重,虚 心向他们求教。 这时,一个叫花汉儒的宝庆(今 湖南邵阳)人,来到贺龙司令部住了 半个月。花是日本留学回来的,带有 很多进步书籍,他给贺龙大谈社会主 义,说苏俄有一个布尔什维克党,也 叫共产党,已经推翻了沙皇专制,建 立了没有剥削的社会主义制度,工人 农民当家作主了。还说社会主义也适 合中国,中国广大工农一旦觉醒,一定会走俄国十月革命道路,建立没有 剥削、没有压迫、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制度。 这是贺龙第一次接触社会主义, 第一次听到俄国十月革命。他对这些 新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跟他 的“人人平等,大家有地种、有饭吃、 有衣穿”的朴素想法十分契合。 花汉儒还向贺龙建议:“带队 伍光有人和枪还不行,还必须有一个 党作靠山才稳当,党如同行路时的指 路碑一样,有了党才有方向。”贺龙 问中国有没有共产党?花说,全世界 有个总的“国际党”(即共产国际), 中国也刚刚成立了共产党。 贺龙在延安过 50 岁生日时,回 忆早年同他交往的友人中,特别提 到了花汉儒,认为“对我很有帮助”, “当时我听他谈社会主义的,条条 有理,有根据,对于我的思想是一 个很大的启发。”“这时候,共产 党在我脑子里印象就相当深了。自 从我知道了共产党,我就注意找共 产党了。” 1926年8月,贺龙在湖南常德 就任国民革命军第 9 军第 1 师师长。 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派出以共产党员 周逸群为队长、由20多名共产党员 为骨干的宣传队,来到贺龙的 1 师。 贺龙喜出望外,他终于真正地接近共 产党了。 贺龙与周逸群神交已久。1924 年夏,贺龙率部驻贵州铜仁时,就住 在周逸群家里,收到过周逸群从广州 寄来的革命刊物和关于广东时局、国 共合作等情况的信件,贺龙认真地阅 读了这些书刊和信件,很佩服周逸群 的见识。 周逸群到部队的第二天,贺龙 召开欢迎大会,热情地把他和宣传队 全体队员介绍给军官们。第三天,贺 龙约周逸群密谈。 贺龙首先就郁结在心头几年的 困惑向周逸群讨教:“我从两把菜刀 起家,追随孙中山先生,护国护法, 入川讨贼,在枪林弹雨中拼了几年, 可打来打去,军阀还是军阀,贪官还 是贪官,老百姓还是过的苦日子。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我跟孙先生 错了吗?” 周逸群沉思片刻后说:“你跟 孙先生没有错,孙先生也是一片赤诚 为国为民。孙先生错就错在,他是借 这伙军阀力量去消灭那一伙军阀,结 果打来打去,不管谁胜了,还是军阀 的天下,老百姓能好吗!” 贺龙豁然开朗,一拍大腿道:“说 得太好了,一下子解开了我心中疙瘩。 怪不得我贺龙这些年在军阀堆里滚来 滚去,没得个结果。” 周逸群说:“孙先生创办的黄 埔军校,就是要培养自己的力量。后 来孙先生又推行联俄、联共、扶助农 工的三大政策。可惜先生走(病逝) 早了。” 贺龙还坦诚地提出一连串问题: 革命政府是怎样领导部队的,国民革 命军为什么要设党代表、政治部和政 工人员,为什么要组织宣传队,宗旨 是什么,部队应该怎样整顿才好,等 等。周逸群耐心地作了详细解答。 贺龙感觉如鱼得水,恨相见太 晚。他任命周逸群为第 1 师政治部主 任,在部队内开始建立政治机关,并 为各旅、团、营、连编配了政治工作 人员,在连队建立了士兵委员会。 贺龙身边的人提醒他:“小心 别人说你成红脑壳(共产党)了哦。” 贺龙认真地说:“我真想成个红脑壳。” 他郑重向周逸群提出:“我要参加共 产党!”当时,中共中央规定,在友 军内部不准吸收高级军官入党,所以 周逸群只好说:“共产党是不关门的, 只要够条件,时机一到,一定会有人 找你。” 在贺龙的支持下,周逸群在部 队大力开展政治工作,共产党在第 1 师营以下各级官兵中开始秘密发展党 员,建立党支部。号称“豹子营”营 长的罗忠义就是该师第一个由周逸群 介绍参加共产党的。罗入党前,还去 向贺龙请示可不可以参加。贺龙说: “好得很,赶快参加,我还要参加呢!” 不久,营长罗统一、王炳南、贺桂如 等也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贺龙又请周逸群帮助改造部队, 希望广州方面从黄埔军校派一批干 部来。周逸群说,不能指望广州方 面派人,要立足自己训练。贺龙就委 托周逸群在常德招学生,挑选优秀年 轻的下级军官,开办了政治讲习所, 为部队改造培养了一批人才。从此, 贺龙与周逸群并肩战斗,成为亲密的 战友。 贺龙的思想进一步倾向共产党, 他所指挥的部队也经过了一定程度的 改造,使第 1 师大大先进于其他北伐 部队。 中共湘区省委 1926 年 9 月 20 日 给中共中央的《湘区政治报告》中指 出:“在军事上扶贺(龙)制王(天 培)……有两个理由:1. 我们对他们 不能消极,必须拉一个有力者,于袁 (祖铭)、王、贺中择一;2. 袁在历 史上绝无希望,王为保定系,贺比较 与我们有联系,且对民众亦较好。” 这个《报告》中尽管没有把贺 龙看作“自己人”,但已经把他当成 “同路人”了。 “他老蒋打错了算盘” 1926年9月,贺龙率部从常德 出发,参加对吴佩孚北洋军的讨伐 战争。12月,宜昌战役后,根据国 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命令,贺龙率全 师官兵,乘轮船顺江而下,移师鄂 城(今鄂州),担任“拱卫革命中心” 武汉三镇的重任。1927年2月中旬, 贺龙所部在鄂城改编为独立第 15 师, 贺龙任师长。师部设在汉口,部队 驻徐家棚、鄂城、黄石港一带。成 为一支举足轻重的队伍,引起各方 面的关注。 南京方面的蒋介石想方设法, 再一再二地企图收买、拉拢贺龙。3 月 12 日,是贺龙 31 岁生日,他与家 人亲友欢聚,周逸群也在座。他向贺 龙说:“明天你会碰上一位客人,他 是蒋介石的秘书长李仲公,他带了好 多钱来,像是专门来运动军队的。” 贺龙胸有成竹地说:“那你就莫操心 了,那些说客我见的多了,有的是办 法对付他们。” 3月14日,李仲公拜访贺龙。 15日,李仲公约请贺龙当晚到贺的 秘书长严仁珊家打牌谈心。贺龙明白 “谈心”是什么意思,心中暗暗发笑。 李仲公一到严仁珊家,贺龙即将他逮 捕,押送到了唐生智的总指挥部。后 经邓演达作保,唐生智将他释放了。 与此同时,武汉国民政府,特 别是军事首脑人物唐生智、张发奎都 想牢牢地抓住贺龙的部队。唐生智想 从政治上控制住贺龙,派人游说贺龙, 言唐总指挥对他很器重,劝他加入国 民党,建立国民党党部,请他任师党 部委员。贺龙婉拒道:“唐总指挥对 我很好,因为我们两战鄂西,为武汉 解了围嘛。可你那个国民党,我还是 不想加入的。”  唐生智碰了颗软钉子,又从军 饷上掣肘贺龙。武汉国民政府应给独 立第15师补发6个月的军饷,但唐 生智提出:“对与共产党有关系之军 队,饷械两项要格外慎重。”因军饷 没有到位,导致贺部数月无钱发饷, 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 再说李仲公在贺龙那里碰壁后, 蒋介石仍不甘心,明拉不行,就派人 暗挖。他们把目标聚焦在贺龙的参谋 长陈图南的身上。陈图南跟贺龙是同 乡,贺龙两把菜刀起事时他就是骨干, 跟随贺龙14年,帮贺龙长知识、拖 队伍,一直是得力的副手。因陈是教 书先生出身,贺龙平素尊称他“老师”。 周逸群来之后,受到贺龙重用,许多 工作都按周逸群的建议去办。陈图南 骨子里是反共的,所以对此十分不满, 甚至当面说贺龙:“你的思想越来越 ‘左’了。”贺龙没买他的账。陈图 南凭着资深位高,联络中下级军官中 一些亲信,想把日趋靠拢共产党的贺 龙“拉回来”。 蒋介石的人开出丰厚诱饵收买 了陈图南,让陈图南劝贺龙举兵拥蒋, 如贺龙不从,就伺机搞掉他,把部队 拉过去,由陈图南取而代之。 有老蒋这个“后台老板”,陈 图南直接跟贺龙摊牌:“我跟你那么 多年,一直为你云卿着想。对你实说, 以共产党眼下的实力,是靠不住的; 武汉政府的那些权贵也信不过你,迟 早要被他们搞掉,也靠不住;现在蒋 介石坐镇南京,兵众钱多,就是缺猛 将良帅。南京方面表示,只要你云卿 在武汉举兵,事成之日,把你的师扩 编成军,加委你为军长兼武汉卫戍司 令,把汉阳兵工厂交给你,另拨军饷 300 万大洋。”贺龙强压怒火,坦言: “我也对老师说实话,拿官帽金钱收 买我,是对我贺龙人格的侮辱。他老 蒋打错了算盘!” 陈图南见贺龙态度坚决,拉拢 无望,便决定撕破脸皮。他纠集团长 刘燮、柏文忠等一干亲信,在汉口大 陆旅馆包了一间高级房间,以喝酒打牌为名一起密谋,决定利用欠饷一 事,鼓动 1 团官兵闹事,伺机搞掉贺 龙、周逸群。然后他们再出面,杀掉 “治军不严、犯上作乱、谋杀师长和 主任的头号叛逆”贺锦斋,把队伍抓 到手上。亲信们纷纷举杯向陈图南献 媚:“老板(贺龙)报销,先生(周 逸群)难逃,老资格(陈图南)要当 师长、军长喽!”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 反革命政变,接着在南京组成国民政 府,与在武汉国民政府相对抗。此时, 奉系军阀张作霖出动10万大军沿京 汉铁路南下,企图夺取武汉,扑灭革 命。18 日,武汉国民政府决定北伐, 讨伐张作霖。19日在武昌举行誓师 大会。 部队要北伐,军饷没着落。陈 图南觉得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指使同 伙暗中派人到 1 团煽风点火。一部分 不明真相的人被煽动起来,一连几天 群体到师部闹饷。 贺龙自打拉队伍以来,一直把 官兵们当兄弟待,与士兵同甘共苦。 过去发不出薪饷,甚至挨饿受冻,亦 非一次,但从没有人闹事。而这次闹 饷发生在 1 团,团长贺锦斋新近调升 新职,还没有离开本团,是政治上可 以信赖的人,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贺龙带着手枪队来到第1团。 命令全团到刘家庙火车站广场集合, 贺龙往讲台上一站,在充分肯定第 1 团过往的英勇战绩后,指出现在即将 开始第二次北伐,我们要时刻准备北 上消灭北洋军阀,统一全中国。眼下, 上面的军饷一时还发不下来,我们就 一起再多吃点苦。 说到这里,贺龙提高了嗓门:“怕 我扯你的把子(说谎)吗?你们随我 贺龙征战多年,我贺龙是喝兵血、克 扣军饷的人么?闹什么闹?别以为 我贺龙心里没数,有人在 1 团捣鬼, 煽动闹饷!”他点名叫 3 个连长、一 个营副出列,下令“绑了”,但 4 连 连长却拒捕,朝着队列里大喊大叫。 队列里一个诨名叫“油葫芦”的士兵 举枪就打,子弹“嗖”地将贺龙的军 帽击飞。紧接着,又有人朝台上放了 几枪。 贺龙站在台上安如泰山,岿然不 动,这非凡的神威震慑了部队。手枪 队迅速将几个哗变的士兵控制起来, 一经审问,真相大白。 贺龙立即把陈图南等被蒋介石 收买、煽动哗变的情况告诉了周逸群。 周很吃惊,问贺龙打算怎么处理。贺 龙说:“站在共产党一边,还是站在 蒋介石一边,如今是刀头见血,硬碰 硬的。我贺龙听共产党的,有人为这 个要搞掉我贺龙的脑壳嘛!”周逸群 十分气愤:“道不同不相为谋,也不 该下毒手。你们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交 情啊!”贺龙说:“十几年的交情喽, 可大是大非绝对不能含糊啊!你向共 产党中央报告,如何处理,我都照办。” 周逸群马上向党中央作了报告。 随后,武汉市公安局局长吴德峰(共 产党员)奉命将陈图南等人逮捕,刘 燮拒捕,被当场击毙。经审问,陈图 南等对投靠蒋介石,煽动闹饷,企图 谋害贺龙,篡夺军权的事实供认不讳, 被公开处决。 独立第 15 师挖掉了最大的隐患, 纯洁了队伍,成为共产党可倚重的一 支部队。贺龙以哗变事件做说项,迫 使汪精卫等不得不补发了拖欠军饷。 贺龙指挥部队在第二次北伐中所向披 靡,战功显赫,被誉为“战绩最大、 声誉最高”的“钢军”。武汉国民政 府于 6 月 15 日决定,独立 15 师扩编 为国民革命军第20军,贺龙为军长, 周逸群为政治部主任。 “刀架在脖子上也要跟共产走” 1927 年 6 月 26 日,贺龙率部回 师汉口。此时正值汪精卫公开叛变的 前夜,南京和武汉两方面的国民党右派相互勾结,反共逆流骤起,武汉三 镇乌云密布。大多数北伐军的将领投 靠了蒋介石,发生了迫害共产党人的 严重事件;依然无所畏惧、毫不动摇 地率领全军和共产党患难与共的,只 剩下贺龙一人。贺龙坦诚地对周逸群 说:“长沙的许克祥反共了,朱培德 也开始把共产党人送出江西,冯玉祥 也将‘清党’,看来共产党应有所准 备。不管局势怎么变化,我贺龙还是 坚决拥护共产党,坚决执行共产党的 决定。所有在我部队里工作的共产党 员,一个也不要离开,放心大胆地继 续工作。” 当年第 20 军的苏联顾问库曼宁 回忆:“贺龙决定把从蒋介石部队里 赶出来的共产党员迎到自己部队里 来,但进行得十分秘密。”此外,贺 龙还把外地因遭受迫害而逃来武汉的 共产党员 300 余人保护起来,其中一 部分转移到第 20 军从事政治工作。 周逸群把贺龙政治态度报告给 了在武汉的中共中央。为了贺龙的安 全,周逸群安排贺龙搬到了俄租界, 住在苏联公使馆内。7 月初,周逸群 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会见 了贺龙。 贺龙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说: “你的大名,我早就晓得喽。逸群对 你佩服得很呢!逸群是个能人,他佩 服的人,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 周恩来谦逊地笑笑:“哪里。 我们对你一直是很钦佩的。” 贺龙说:“钦佩不敢当。我一直 在寻找能让工农过上好日子的政党。 最后,我认定中国共产党是这样的党, 我坚决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只要共产 党相信我,我就别无所求了。” 对贺龙的这个表态,周恩来十 分满意,说:“贺龙同志,我们当然 是相信你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你呢?” 贺龙说:“我很清楚,只有共 产党才能救中国,我听共产党的话, 决心同蒋介石这帮王八蛋拼到底。” 这次会见,是贺龙思想转变的一 个重要转折点。贺龙后来说:“我遇 到了共产党的领导人周恩来,他的话 对促使我的思想觉悟起了决定作用。” 这时,汪精卫想以武汉政府的 武装同蒋介石争夺领导权,打出了“东 征讨蒋”的旗号,命令担任第二方面 军总指挥的张发奎率领所部,包括贺 龙的第20军、叶挺的第11军第24 师等部队沿江而下,东征讨伐蒋介石。 7 月 10 日,贺龙率第 20 军进驻 鄂城,同意周逸群转达的中共中央军 委的建议,把正在遭受迫害的鄂城、 黄冈、大冶等地的工农武装秘密编入 了第20军教导团,与第6团组编成 第 3 师,由周逸群兼任师长。贺龙对 新编进来的工农武装中的共产党员给 予充分信任,通过他们来改善部队的 政治素质。 贺龙在鄂城住了两天,随即率 部东下进驻黄石石灰窑,军部驻袁记 水泥厂办公楼。7月17日晚上,贺 龙在军部召开了连长以上军官大会。 大会由周逸群主持。贺龙在会上愤怒 地说:“7月15日,汪精卫公开叛 变了革命,武汉国民政府正式同共产 党分裂了。他们实行反共灭共的反革 命政策,大批屠杀共产党人、革命工 农以及革命知识分子。在这危急关头, 两湖的工农群众、革命知识分子,都 在准备和封建军阀拼个死活。”说到 这里,贺龙的情绪异常激动,“我们 的队伍,是工农大众的队伍,是工农 革命的队伍,我们已经闹了多年的革 命,现在,我们还要不要革命?” “要革命!”会场内发出了雷 鸣般的声音。 贺龙又说:“现在,革命到了危 急关头,我们怎么办?摆在我们面前 有三条路:一条是我们自己把队伍解 散,大家都回老家去,这条路行不行?” “不行!”众人回答得响亮而 干脆。 贺龙接着说:“第二条路,就 是跟蒋介石、汪精卫去当反革命,屠 杀共产党人,屠杀人民,屠杀自己的 工农兄弟。这条路行不行?” “不行!”大家异口同声。 贺龙点点头说:“这两条路大 家都说不行。我看大家的意见是对的。 这两条路我们绝不能走。第一条路是 死路,是自杀的路;第二条路是当反 革命的路,也是自杀的路。无论如何 我们绝不能走这两条路!” 说到这里,贺龙环视一下会场,提出了第三条路:“我们是革命的队 伍,我们要为工农劳苦大众的解放而 战斗。我们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 建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 绅。我们要坚决走革命到底的路!我 贺龙不管如何困难和危险,就是刀架 在脖子上也要跟共产党走,走到底!” 贺龙最后说:“愿意跟我一道 继续干革命的,就要一条心,拥护共 产党。不愿意跟我继续干的,可以离 开,但绝不允许拉队伍走。” 大家都表示坚决跟军长继续干。 贺龙在全军面前,第一次公开 地申明自己的政治立场,明确表示拥 护共产党、跟共产党走的政治态度, 为他后来率领第20军参加中国共产 党领导的南昌起义作了充分的政治和 思想上的准备。 “把胜利的红旗插上南昌城头” 贺龙率第 20 军官兵从黄石港出 发,浩浩荡荡沿江东下,1927年7 月 23 日抵达江西九江。 甫至九江,贺龙就见到了中共 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谭平山十分 严肃地说:“贺龙同志,我要向你讲 讲我们党的机密大事。”贺龙也严肃 地说:“感谢你们对我贺龙的信任。” 谭平山告诉贺龙,汪精卫7月15日 彻底叛变革命后,中共中央决定在南 昌举行暴动,并派周恩来主持大局, 领导暴动。他殷切地握着贺龙的手 说:“贺龙同志,我们希望你率领 20 军和我们一致行动 !”贺龙激动地 站了起来:“平山同志,我贺龙感谢 共产党的信任,也感谢你把这样重大 的机密告诉我。我坚决听从共产党的 指示。” 贺龙的态度使在九江的几位中 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非常欣慰,他们决 定贺龙率第 20 军、叶挺率第 11 军第 24 师以及其他部队于 28 日以前到南 昌集中,举行暴动。 在这非常时刻,汪精卫也从武 汉赶到九江庐山,召集张发奎、朱培 德等人召开会议。汪精卫说贺龙、叶 挺的部队“共产党人多,太红了”, 遂以张发奎的名义命贺、叶二人到庐 山开会,将部队集中德安,相机解除 贺、叶的兵权。 这一阴谋被在张发奎的第二方 面军第 4 军任参谋长的叶剑英察觉, 他急忙邀贺龙、叶挺到九江市郊的甘 棠湖,以划船赏景为掩护开会,史称 “小划子会议”。它对保证起义领导 人的安全和起义主力部队及时开往南 昌,起了重要作用。 贺龙1951年回忆:“我们谈到 并决定了三件事情:第一,考虑是否 到庐山去,他们问我去不去?我说不 去,他们同意了,并说这样很好。第二, 张发奎命令队伍要集中德安,我们研 究不到德安,开牛行车站,到南昌去。 第三,决定叶挺的部队明天开,我的 部队后天开,我的车先让给叶挺。” 1927 年 7 月 27 日,第 20 军全 部集中南昌,贺龙的军部驻中华圣公 会。7月28日,贺龙在军部热情接 待了领导南昌起义的中共前敌委员会 书记周恩来。周恩来紧紧地握住贺龙 的手说:“我来拜访你,不是礼节性 的,是找你商量起义计划的。”接着, 周恩来讲了南昌起义的基本计划,征 求他的意见。贺龙当即表示:“我完 全听共产党的命令,党要我怎么干, 我就怎么干。无论成功与失败,我都 干!失败了,我就上山!”周恩来代 表前委,郑重委任当时还不是共产党 员的贺龙为起义军总指挥。 对于这一超乎寻常的任命,贺 龙1946年在延安回忆说:“南昌起 义那时,我还不是党员,周恩来同志 把指挥起义的大权交给我,我很受感 动。当时,我说,我不是党员。周恩 来说,党相信你。”  彭真对此也作过精辟的评述: “贺龙部队里早有共产党员了,周逸 群同志就是一个代表,贺龙与共产党 人长期接触,对党的路线、方针、政 策逐渐有所了解,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在复杂的社会现实面前,他去粗取精, 去伪存真,由此及彼——一个个党派 作比较,一个个领袖人物作比较;由 表及里——从现实看到了本质,认识 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不计个 人名利地位,不顾个人安危,把个人 的命运同共产党紧密联系在一起。这 样,周恩来同志让他当南昌起义的总 指挥,就有了依据。” 1927年7月31日下午4点多钟, 贺龙召开第20军营以上军官会议, 在传达中共前委于 8 月 1 日举行起义 的决定以后,他说:“国民党已经叛 变了革命,国民党已经死了。我们今 天要重新树立革命的旗帜,反对国民 党,反对反动政府,打倒蒋介石,打 倒汪精卫。我们今天要起义了,我们 绝对服从共产党的命令,奋力拼杀, 把胜利的红旗插上南昌城头!” 8 月 1 日凌晨 2 时,贺龙与周恩 来、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 2 万 余人的革命武装,举行起义,打响了 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从 此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 争的历史。贺龙也在南昌起义后参加 了中国共产党,开始了新的光荣的战 斗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