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的姊妹花

文/柯云 

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亘古未有 的伟大创举。当年凡是参加长征,无 论是走完全程到达陕北汇合或者是在 半途壮烈牺牲的同志,都是了不起的 英雄。蹇先任(贺龙元帅的原配夫人)、 蹇先佛(肖克将军夫人)姐妹带上未 满月的孩子胜利地走完长征路,得到 了党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赞扬,周恩 来称她们为“长征中的姊妹花”。少女红军不言愁 溇澧二水像雌雄两条巨龙交汇 于慈利县城北门,成为一道亮丽的水 上风光。沿河的北街上有个小商人家, 户主叫蹇承宴,幼年家贫。成年后靠 货郎担走村串户,有了些积蓄,到此 定居,开设一作坊,煮酒熬糖,薄利 多销,生意逐渐兴隆,克勤克俭,日 子过得顺当。夫妇俩所生子女 7 人,除长女外,6个儿女均被送进学校, 先任是老二,先佛是老三,老四叫先 为,老五叫先超。先任和先为原在长 沙读书,正值革命大潮风起云涌,年 仅15岁的先为第一个参加了共产党, 并担任了中共湖南省委机关的交通 员。这个秘密,先为一直守口如瓶。 不料一天,被姐姐先任看出了一些端 倪,姐姐不仅没有反感,反而她也毅 然地参加了革命,并于1927年加入 中国共产党,一时成为青年女子中的 佼佼者。 就在此时,蒋介石指使湖南军 阀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 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先任与先为身份 被暴露,敌人向全省发出通辑令,处 境极为危险。先为闻知贺龙在桑植、 鹤峰等湘鄂边区开展游击战争和“扩 红”工作,便果断地加入红军队伍。1929年夏,先任也来到了贺龙领导 的这支队伍中,成为湘西第一个女红 军。由于她文化素质好,又善做鼓动 工作,被党组织安排为文化教员。红 军战士多是贫苦人家出身的大老粗, 他们除打仗外,便向先任学习文化。 贺龙本人也不例外,他曾戏称她为“任 先生”。 此时中国革命正处于低潮,初 创的红军队伍,受国民党大军的“围 剿”,收编的一些杂牌队伍很不巩固。 面临这种险恶的环境,先任毫不后悔、 气馁,更加坚强勇敢,她向贺龙发誓 让自己的知识和青春年华与他、与革 命相伴到底。贺龙向她点点头,投以 深情的目光。 无疑作为军中唯一的女性,困 难比任何人都大得多。比如行军时的 大小便,宿营时的生活,都不好处理。 尤其是夜晚住宿,作为她这样一位年 轻而又漂亮的知识女性,军队领导自 然不会让她单独睡觉,她只好和大伙 儿睡在一起,夹在那些骠悍健壮的男 人中间,那如雷的鼾声,熏人的汗臭 味,她都默默地忍受着,力求心理上 的平衡,努力适应这种特殊环境,不 久就习为常了。 同年金桂飘香的9月,她和患 难与共、志趣相投的贺龙结为伉俪。 婚后不久,先任怀了孩子,强烈的妊 娠反应,把她本来不太强壮的身子折 磨得死去活来。但她从未叫过一声苦, 继续跟随部队跋山涉水,转战沙场。1930年,先任生下第一个孩子,取 名“红红”。正逢贺龙奉令东征,见 她带着孩子吃奶行军不便,将她留在 湘西做地下工作。红军大队伍一走, 敌人便疯狂地向根据地反扑,形势日 益严酷。她背上吃奶的婴儿,东突西 奔,冲破敌人的重重包围。就在这 时,湘鄂西几支武装的领导人相继叛 变,根据地与地下党机关均告丧失和 打散。先任焦急万分,四处寻找党组 织和红军队伍。奔波中,心爱的孩子 却因病饿交加而死在怀中,她悲痛欲 绝。“破船又遭扫头风”,领她走上 革命道路的弟弟先为,因叛徒出卖, 不幸被敌人杀害,为革命献出了年轻 的生命。她心急如焚,欲哭无泪。当 她还未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之时,又落 入虎口,被敌人扣留。敌人见她年轻、 漂亮,软硬兼施诱她投降,可她心坚 心如钢。敌人黔驴技穷,始终没动摇 她的信念。 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先任拖 着病体冲出了牢笼,装作乞丐,回 到自己老家,强忍巨痛,隐瞒了先 为及孩子的不幸,并再次向家里人 表明自己对党忠贞不二的赤心,决 心找党找红军。蹇承宴老人,见女 儿心真意切,令内弟杨进元雇船载 货,让她藏于船内,顺澧水而下, 过洞庭,入荆江,找到了红军大本营。 谁知就在她来的前三天,红军队伍 已经撤离,听说又回到湘鄂边境去 了。她来不及休息,又要舅父掉转 船头,溯澧水而上,来到桑鹤边区。 经打听,红军到了川黔边境。就这样, 先任不知厌倦、无休无止地一次又 一次寻找。尽管一次又一次失望, 她仍然对党坚信不疑,就像孩子寻 母一样,不见不罢休。1934年10月, 西征的红六军团从湘赣苏区出发直往黔东,与贺龙率领的红二军会合, 创建了湘鄂川黔根据地。一个月夜, 先任终于在大庸境内找到了日夜思 念的红军队伍,历时整整 4 个春秋。 连她自己也弄不清走了多少里路, 磨破了多少双鞋。她对党对红军矢 志不渝的精神受到广大红军战友的 敬仰和钦佩。 姊妹争当英雄汉 慈利是湘西门户,水陆交通方 便,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红二、六 军团为了钳制敌人,于 1934 年 12 月 26日攻克慈利县城。进城的前一天, 贺龙带上肖克、关向应等军队领导人 来到他岳父家,看望了蹇承宴这位德 高望重的革命老人,请他到一家小馆 子里饮酒吃饭,贺龙并要妹妹先佛及 弟弟先超作陪。酒席上贺龙兴致很浓, 与老岳父淡了许多家常话,一连称赞 老人的品德高尚,蹇老说:“大概是 有感染吧,先为当了红军,先任接着 去了。先佛和先超也呆不住了。人各 有志,我也不阻拦他们,今天,你们 来了,带他们去吧!” 蹇先佛是父母最喜爱的女儿, 自幼聪明活泼。先任的革命行动对她 影响极大,进入长沙女子师范之后, 经常与一些进步师生接触,读了不少 新的书刊,思想逐渐成熟。她的感情 极为丰富,当人们谈到祖国东北被日 寇侵占之时,她竟然流泪痛哭,发誓 要将热血洒疆场,不灭倭寇誓不休。 长沙群众抗日组织很多,她记住父亲 的话:“你的姐弟都是共产党,是因 为这个党能救中国。除了这个组织外, 别的组织都不要参加。”她经常与在 中学的弟弟先超一起交换思想,决心 要和姐弟一道当红军,参加共产党。 可是上哪里找他们呢?今天没想到红军的领导竟上门来了,不觉心中一亮, 浑身是劲。 肖克与先佛是在这时相识的。 先佛从肖克的举动谈吐中得知他是个 文武双全的军队指挥官,心中暗暗敬 佩。肖克从先佛的外表到简单谈话, 断知她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顿生爱 慕之情。 “欢迎你参加红军!”贺龙对 先佛风趣地说。 “你是神仙?怎么能知我的心 事?”先佛亮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 望着贺龙。 “我们红军是抗日救国的,你 不是早在长沙就发誓抗日救国吗?” 肖克、关向应借机宣传红军的宗旨, 先佛、先超听得津津有味。谈话中, 先佛向贺龙问起先为弟的情况,贺龙 本想再瞒一段时间,心中沉思一会: 迟讲不如早讲,干革命哪能不死人? 干脆讲了。蹇老先是一愣,接着心如 刀扎。先佛抱住先超泪水夺眶而出, 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但他们马上振作 精神,异口同声说:“人死不能复生, 只要死得有价值。”先为之死,更加 坚定了他们当红军的决心。 关向应对他们说:“那好,你 们姊妹弟三人来一个比赛吧!” 先佛说:“我怎能赛过姐姐, 他有哥哥 ( 指贺龙 ) 帮助。” 贺龙笑道:“你 也会有人帮助的。” 一句话说得先佛不好意思了。 果然,这位不满20岁的才女, 因能写一笔好字,画一手好画,被分 配到政治部做宣传工作,不久与肖克 结为终生伴侣。 先佛发挥自己的长处,每到一 处就用红粉浆在墙上写标语,画宣传 画(至今湘西还留下她的字画痕迹), 回到营房就刻蜡板,常常是通宵达旦地干。她还最善讲演,在一次“扩红” 动员会后,有20多名俘虏当了红军, 创了全军一次“扩红”最高纪录。一 位外国传教士同她一起行动了18个 月,在回忆录中对她作了这样的描述: “谁知她做起宣传工作来,口若悬河。 她非常能干,每天行军空隙时间,她 都刻蜡板,再同一个大约 9 岁的男孩 儿,把成百张蜡红用油墨滚子一张张 地印出来,然后装钉成本子,繁忙时, 一印几千份。当时能干这个活整个红 六军仅她一人。”这位外国传教士对 她作了高度评价。 蹇先佛不仅能文,也能武,每次 “扩红”、打仗,她从不落后。只要 有机会就练习枪法,虽说不上百步穿 杨、百发百中,但一般也是弹无虚发。 军中都称她与姐姐是现代的花木兰。 黑云压城城欲摧。蹇老家里, 经常被敌人骚扰,要他交出儿女。蹇 老说:“他们大了,腿长在他们身上, 我管得住吗?” 尽管敌人越来越猖狂,贺龙率 领的东征军还是打了一个大胜仗,就 在捷报传来之时,蹇先任生下了第二 个孩子。她经过一阵痛苦挣扎之后望 着哇哇坠地的婴儿,绽开了笑容。肖 克、关向应、王震等都来道贺。先任 说:“你们给取个名字吧!”肖克脱 口而出:“此乃她父亲传捷时降生, 就叫捷生吧!”大家都说这名字甚好。 捷生刚出生 20 天,即 1935 年 10 月,蒋介石纠集 130 多个团,疯狂 地向我湘鄂川黔根据地进行围剿。为 了保存实力抗日救国,红二、六军团 于 11 月 19 日从桑植刘家坪出发,实 行战略转移,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 出发前夕,先任一夜未合眼, 她倒不是害怕长征,而是考虑到捷生 未满月,是带上她长征,还是寄养老乡家?不论哪套方案,都觉得凶多吉 少。她征求贺龙的意见。贺龙深思片 刻说:“就地找个老乡带吧!”先任 只好违心地点点头。可是已找好的那 个老乡却怕连累而开溜了。先任一时 无语。贺龙望着她那憔悴的秀脸:“我 看只有那一条路了。” “带着孩子长征。”先任下定 了决心,即使千难万险,也要带上她 走完长征路。 贺龙向她投以钦佩的目光。 摆在她面前的第一步就是生死 搏斗。负婴踏碎远征难 先任是在红二军团,随卫生部 到达大庸县张家湾附近 ( 即今张家界 山麓),这时先头部队已飞渡澧水, 并在河畔滩头上消灭了驻城敌军。由 于红军主力过河时暴露了目标,敌人 派了几架飞机集中轰炸,炸死不少红 军战士,共青团省委书记周玉珠不幸 牺牲。卫生部长贺彪见先任身体太弱, 将她编入伤员队伍,并给她准备了一 副担架。先任和伤员们隐蔽在一片柑 林中,等待时机。敌人连续来了6次, 渡河的木桥也被炸毁,一天的急行军, 又累又饿,孩子又要吃奶,腹中空空 实在难熬,看到黄澄澄的柑桔,闻着 香喷喷的味儿,恨不得吃个够。然而, 她想到军纪,不仅未去摘一个,相反, 她和战友们把炸掉的柑桔拾在一起放 在树下。 夕阳西坠之时,二军团参谋长 李达命令卫生部伤病队到渡口乘船渡 河。贺彪亲自撑船,划破滚滚波涛。 刚到河心,敌机又来扫射轰炸,霎时, 浪花飞溅,排空而起,小船剧烈地摇 晃起来,大有翻船之势。伤病员都忘 了自己的伤痛,合力划桨,向彼岸冲去,终于强渡过澧水。上得岸来,天 色已黑,脚踏在细软的沙滩下,行走 极其艰难。说也奇怪,小捷生在船上 却悄无声息,一上岸就在背篓中哭闹 起来。孩子的哭声不绝于耳,不仅牵 动了慈母之心,也牵动了战友们的心。 贺彪对先任说:“我们已是两天一夜 未休息了,孩子也是两天一夜未换尿 布了,又有几个钟头未给她喂奶,她 能不哭?”他便动手帮先任换尿片, 一股屎尿臭气扑鼻而来,他取笑道: “刚出生20来天的姑娘满身都是臭, 叔叔若不是医务工作者,早被这臭气 吓跑了。”说得先任也笑了。在笑声 中,他又说:“不要笑嘛,等她长大 之后,我们就把今天强渡澧水、走沙 滩的情景讲给她听,要她明白,当年 不是母亲的辛劳,叔叔们的帮助,怎 能有今天?” 大家相互搀扶着走完了沙滩的 艰难之路,到了宿营地,先任已疲 倦不堪了,从战友背上接过哭声嘶 哑的小女儿,给她喂奶,两只眼睛 睁开又合上了。先任强支身子,给 女儿换尿片、洗澡,然后放进襁褓 中让孩子睡觉。当她洗完尿布、找 火烘干之时,已近凌晨,刚打个盹儿, 忽听到门外传令兵向贺部长传达命 令说:“军部命令,你部将牺牲的 同志就地安葬好,将重伤员妥善安 排在群众家中寄养,多给些生活费 和医药费,轻伤员随军,上午 10 点 出发。”凌晨,先任找到贺彪说:“今 天,我要先走了,不要为我个人的 事连累大家。”贺彪说:“派副担 架送你。”先任拒绝了,执意要了 一匹骡子,自己骑着走,让老尹帮 她背上孩子。她跟着传令兵到达团 部集合地点。老远就见到了任弼时、 关向应、贺龙等同志。关向应一见面就关怀地问:“先任,你昨日是 什么时候过澧水的?顺利不?”先 任说:“是上午9点,蒋介石派飞 机掩护呢!”三个都被她说笑了, 她自己也笑了。 任弼时政委对先任说:“你以 后就随军团部走吧,不要回卫生部了, 卫生部出发前准备时间长,到宿营地 晚,无法休息是不行的。”任政委几 句话说得她心中暖烘烘的,早听说他 平易近人关心战士,现在看来果然名 不虚传。贺龙对她说:“你现在跟二 营先走,以便早到早休息。”又望着 她那极度虚弱的面孔,深情地说:“你 要多多保重,我不能为你分忧呀。” 先任见他也消瘦多了,那嘴上的一字 胡老长了,心疼地说:“你更要多加 保重。”贺龙打开襁褓,逗逗孩子后, 就跃马而去。 又是一段艰难路,部队进入原 始大森林。上不见天,下不见地,脚 步踏在软如棉花的林间路,比走羊肠 小道还累人,约走了四五个小时,才 走出头。待赶到宿营地,先任顾不了 吃饭,首先抓紧找热水给孩子洗澡换 尿片,再与老尹、老刘同警卫班的战 士一道开饭。饭未吃完,敌人的飞机 又来了,她只好拖着沉重的双腿,背 上孩子,又转移他处,原来,敌人采 取上炸、前堵、后追的办法,想把红 军消灭在沅江、资水之间,形势十分 严峻。 红军为了避开敌人的锐力,多 是夜行军和急行军,基本上没有休息 时间,即使休息也是见缝插针。先任 的身体越来越差了。2月9日,红军 到黔西北重镇毕节县。她为捷生预防 天花,给她种了牛痘。孩子在襁褓中 皮肤发炎,哭叫不休,她找了些石膏 粉,效果不佳,又找了凡士林,才勉强止住。她本人出现了产后热,每天 下午体温升高,浑身发抖,吃饭无味, 奶汁自然减少,孩子无充足奶吃,大 哭大闹。她望着可爱又可怜的孩子, 泪水一滴一滴地从脸上滚下来。尽管 有孩子拖累,她每到一处总不忘宣传 发动群众,写标语,印传单,忙得不 亦乐乎。领导深受感动,劝她注意身 体,照顾好孩子。她说:“我是长征 的战士,带孩子是次要的。” 沿途乡亲们听说有个女红军带 上孩子行军,她人还未到,消息早已 传开,等她每到一个村寨,群众都争 着看望她母女俩,特别是一些妇女更 投来热情而又惊异的目光。先任抓住 时机,进行宣传:“乡亲们,我们红 英勇奋战,目的就是要北上救国求民, 创造一个新社会,让人人有饭吃,有 衣穿,过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老 百姓听了她的讲话,无不为之感动: “她带上月儿行军打仗,图个啥?” 许多热心妇女给她送来鸡蛋、尿布。 有些妇女见她的孩子因皮肤溃烂的惨 状,不禁为之落泪,更加钦敬红军是 了不起的军队。有些年轻人自觉地当 了红军。小捷生在长征途中几次死里逃 生。有一次红军为冲过敌人的封锁 线,先任怕孩子的哭声会暴露部队的 目标,毅然用衣服紧紧捂住孩子的头, 待她冲过险境打开衣服一看,才发现 捷生的小脸蛋憋得发紫,几乎被闷死。 又有一次,陷入敌人重围。先任的身 子实在难以支持再背捷生行走了。贺 龙从她背上接过孩子,裹在怀中,跃 马挥枪,一路冲杀,待突围后松一口 气时,才发现孩子不知何时从怀中掉 了出去。这下子一向镇定自若的贺龙 吓慌了,急忙顺路回头寻找,幸好孩 子被一位好心的老乡拾到了,将她交 到贺龙手中。先任得知此情,惊愕万 分,心中连说:“好人天佑!”“好 人天佑!”一时想起死在怀中的第一 个女儿,眼角湿润了。但只是用手背 擦擦眼角,又背上孩子继续迈开艰难 的脚步。 过了雪山草地,先任都是骑马 背着孩子,一路快马加鞭,她怕孩子 受不了高寒山区风侵袭,将自己的棉 被撕开,为孩子做了一件棉衣。虽然 孩子暖和多了,但长时间的风餐露宿, 孩子发高烧,烧得眉毛不伸,呼吸困难,连那双漂亮的眼睛也睁不开了。 先任急得六神无主,没有退烧的药物, 她只得按土办法行事,用灶心土粉拌 生鸡蛋清法贴肚脐,可鸡蛋上哪里找 呢?战友为她四处寻找,才找到两个。 大概小捷生命不该绝吧,尽管身子一 直瘦弱,还是逢凶化吉。青春热血洒征途 长征途中,先任与先佛、先超 基本上很少见面。因为从桑植出发时, 先佛已调到红六军团政治部,先超到 卫生队,相互也很难打听到消息。 先佛是在长征前怀孕 ,行军非 常吃力,加上不时呕吐,几次在途中 几乎昏倒过去,但她一咬牙却又挺了 过来。她是倔强的女孩,凡是男同志 能做到的事,她总是不让须眉。 当她同姐姐先任在毕节镇会面 时,她已快要临月了,腆着大肚子, 不说走路艰难,就是连说话都感到吃 力。姊妹见面,第一句话都问各方战 斗情况,其次才问身体。先佛打开襁 褓,吻着捷生的小脸蛋:“快叫我姨 姨。”还不会说话的捷生回答她的只 有可爱的笑脸。 先任关怀地问她:“你快要做 妈妈了?” 先佛很费力地说:“我想应该 是早晚的事了。” 说罢姊妹二人又继续赶路。一 步一身汗地向前迈进。就在进入草地 第一天,意料之中的事终于发生了。 那天烈日似火,万里无云,行 人都感天热口渴。先佛在草地上蹒跚 地移动着脚步。先任在后面一眼认出 是妹妹,拼命几步赶到她的身边,只 见她面色苍白,满身大汗,直吐粗气。 “是不是要生孩子了?”先任 拉着妹妹的手。先佛有气无力地说:“大概是 孩子也要赶上长征中途了。” 往哪里找地方降生呢?恰巧前 面不远处有先头红军打败敌人留下的 一个土围子(当地人叫堡子),姊妹 二人赶快进入堡子中,从骡马上取下 被子,扶先佛躺下休息。先佛紧咬牙 关,强忍阵痛,先任取出早已准备好 的剪刀、扎脐带的棉线及包小儿的布 片。小捷生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一 个劲儿直哭。太阳偏西之时,随着一 阵徐徐而来的清风,一阵婴儿啼哭, 先佛的孩子出世了!肖克闻讯,惊喜 万分地飞马过来。先任向他道贺,要 他取个名字,沉思片刻,对先任姊妹 说:“我看叫他堡生吧!” 生了孩子,没有什么可吃,连 水也没有,又得立即行走。第二天, 二军团总务科抽调了 4 位身体强壮的 战士,扎了一副担架,轮流抬着产妇 前行。走到有水处,停下来,烧点开 水喝,给产妇冲点青稞粉充饥,又起 步前进,约走了60多里,才到达宿 营地,当地群众给军队送了一些羊肉。 贺龙见她们多少日子没见油珠子了, 鼓励姊妹俩喝点汤水。先任提议将青 稞粉拌进去吃。然而肠胃多日未见荤 腥承受不了,先是腹鸣不已,随后疼 痛难支,接着是腹泻不止。姊妹相互 笑道:“真是口大福小啊,没有受用 之命。” 红军带的青稞吃完了。唯一的 办法只能吃野菜。首长发动大家遍地 寻找能吃的野菜。先任姊妹因从小在 城里生活,无法辩认野菜,只好跟着 那些有经验的同志学认学挖。野菜的 味道小孩自然难以吃进去,先任只有 将汤熬浓让孩子喝。贺龙知道后,将 自己口袋里的粉末抖出来,煮了一碗 面糊,姊妹二人互相推辞,结果谁都没吃,最后决定给捷生做了两天的口 粮。贺龙抱着捷生说:“你不要哭吵, 看你弟弟堡生多听话呀!”贺龙分手 时,一再叮嘱先任说:“你有经验, 多照料妹妹。”先任感激地说:“难 得你一片好意,我会尽力的。” 部队进驻得荣时,卢冬生突然 来到军团部向先任报告了先超的情 况。他说,先超,真是个好少年,在 行军中不知抢救了多少伤病员,让他 们走完长征路。而他自己过雪山前身 体还不错,可在过雪山时,毕竟年幼 体嫩,长眠在雪山了。卢冬生一面报 告,一面安慰她。先任虽眼中无泪, 但眼前闪现了小弟活泼可爱的面容, 心似箭穿。先超年仅16岁,参加红 军后,听话懂事,在师当卫生员,表 现极好,多次受到首长表扬。他俩在 长征中仅见过一面,临别时相互叮咛: “大姐,你要多加保重自己。”“小超, 你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先任心情沉重,思绪万千,又不禁想 起先为:好一个年轻的革命干部,22 岁当鹤峰县委书记,对敌斗争不屈不 挠,令敌人胆战心惊,不幸内部出了 叛徒,敌人夺走了他年轻的生命。两 位好弟弟先我而去,叫我内心怎不悲 哀啊!但她马上想到:我不应沉浸在 悲哀之中,要继承他们的遗志,为革 命奋斗到底! 蹇氏姊妹以坚强的毅力,各自 带上孩子终于胜利地走完了长征之路 到达陕北,周恩来副主席当着毛主席 的面夸奖说:“你们是长征途中的姊 妹花”。可惜,先佛的“堡生”也和 “红红”一样,未能看到胜利的这一 天 ( 堡生死于日寇毒气之中 )。 蹇先任于2004年7月,在北京 逝世,享年96岁。蹇先佛如今已是 百岁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