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解释对旧人员“包下来”的政策(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二日)

      各中央局并转分局、省委、区党委、大中市委,各大军区并转各省军区,中央军委各直属部门、各特种兵司,中央政府各党组:
    (一)关于在政府系统中和军事系统中审查旧人员和新知识分子的工作,各地各部门现已开始着手进行。在答复“包下来”的问题时,我们看见有说得不适当的。例如“有的人说,解放接收时原封不动包下来了,今天又来处理,是否有矛盾?”答复:“没有矛盾。镇压与宽大结合的政策,并无变动。以前包下来是为迅速恢复生产,安定工作。特务分子不积极生产,而积极破坏生产。今天既然已了解他是坚决与人民为敌的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为什么还不处理?”(滕代远〔1〕同志在铁路工会的报告)。这样答复是不妥当的。一九四九年四月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约法八章的布告,内称:“凡有一技之长而无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者,人民政府当予分别录用。”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从来也没有说过可以把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包下来。现在审查旧人员(还有新知识分子),就是要将那些混入军事系统和政府系统(包括公营工矿)中的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清理出来,分别加以惩办或淘汰。同时对于那些并无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这些人占大多数),则因为清出了那些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而使他们显得历史清白或虽有问题但不严重,利于团结和改造。这后一类人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历史清白没有问题的;第二部分是有些问题,但不严重,只要坦白承认错误,可以继续工作的(其中有些人须调动工作岗位)。(二)所谓有严重的反动行为,包括恶霸,匪首,惯匪,特务,欺压过许多人的行政官吏(这些人多属国民党及三青团的重要分子),反动的军官以及反动会道门的头子等。(三)下面是李立三〔2〕同志给中央的信,其中所说工厂和矿山的恶霸应予惩办,这是毫无疑义的,请你们加以注意。
        毛泽东
        四月二十二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滕代远(一九○四——一九七四),湖南麻阳人。当时任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
    〔2〕李立三(一八九九——一九六七),湖南醴陵人。当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劳动部部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