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李达〔1〕的信(一九五一年三月二十七日)

          鹤鸣兄:
        两次来信及附来《〈实践论〉解说》第二部分,均收到了,谢谢您!《解说》的第一部分也在刊物〔2〕上看到了。这个《解说》极好,对于用通俗的言语宣传唯物论有很大的作用。待你的第三部分写完并发表之后,应当出一单行本,以广流传。第二部分中论帝国主义和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的那两页上有一点小的修改〔3〕,请加斟酌。如已发表,则在印单行本时修改好了。
        关于辩证唯物论的通俗宣传,过去做得太少,而这是广大工作干部和青年学生的迫切需要,希望你多多写些文章。
        顺致
        敬意!
        毛泽东
        三月二十七日
    《实践论》中将太平天国放在排外主义一起说不妥,出选集时拟加修改〔4〕,此处暂仍照原。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李达(一八九○——一九六六),字鹤鸣,湖南零陵(今永州市)人。当时任湖南大学校长。
    〔2〕指《新建设》杂志,《〈实践论〉解说》第一部分,发表在一九五一年出版的该刊第三卷第六期。
    〔3〕毛泽东对李达的《〈实践论〉解说》稿第二部分的主要修改有下列几点:一、在《解说》中谈到中国人民对列强作排外主义的自发斗争的地方,加写了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民那时还不知道应当把外国的政府和人民、资本家和工人、地主和农民加以区别,我们应当反对侵略中国的外国地主资本家和政府官员,他们是帝国主义者,而在宣传上争取外国的人民,并不是一切外国人都是坏人,都要排斥。”二、在《解说》中谈到孙中山当年所倡导的民族主义完全以清政府为对象,从未提起过反帝国主义的地方,加写了这样一句话:“虽然辛亥革命实际上起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作用,因为推翻了帝国主义的走狗——满清政府,当然就带着反帝的作用,因而引起了帝国主义对于辛亥革命的不满,不帮助孙中山而帮助袁世凯;但是当时的革命党人的主观上并没有认识这一点”。三、《解说》中说:“唯物论的‘唯理论’是今日教条主义的来源,唯物论的‘经验论’是今日经验主义的来源。”毛泽东把这句话修改为:“唯物论的‘唯理论’与今日教条主义相像,唯物论的‘经验论’则与今日经验主义相像。”
    〔4〕《实践论》中将太平天国放在排外主义一起说的那句话,在一九五一年十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中,未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