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房产上的隐贪

文/劳骥  

近年来,中央巡视组 在巡视中多次发现,有些 领导干部“以权谋房”, 被揭露出来的上至部级下 至科级,哪一级干部都有 此类问题发生。 譬如,北京市委原副 书记吕锡文,以内部价格 购买的金融街的 5 套住房 中,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 时价相差达2000多万元。 金华市原副市长朱福林购 买了一套400多平方米的 房屋,仅此一笔,就比市 场价“便宜”300多万元。 江苏泰州市地方税务局原 副局长赵凤琴,以每平方米低于市场价 2000 多元的价格 购买了 749 平方米的门面房。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 王天朝,竟在 2004 年至 2014 年中,以权谋私,收受房产 100套,总价值超过8000余万元。就连中央纪委第六纪 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也从有关 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 4 套住房、2 间商铺……凡此 种种,不一而足。 缘何贪官们都盯着房产不放?说来也很简单。 隐蔽。随着反腐力度的不断加大与人民群众的深恶 痛绝,贪官们再像过去那样买官或确定招投标工程,就难 以掩人耳目了。而低价打折“以权谋房”比直接收受钱物 更为隐蔽,所以就瞄准了投桃报李的房地产开发商,以超 低价格并以老婆孩子、姑姨娘舅的名义大肆购买房产。表 面看来,人人都可以买房,又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何况 户主又不都是官员姓名,神不知鬼不觉,“隐贪”就此形 成。另外还有空手套“白房”呢。据知情人士讲,有些比 较难办的城中村改造,为了镇住那些不愿拆迁或嫌补偿低 的房户,就聘请当地人大、政协的主要领导担任拆迁“总 指挥”,难题让“指挥长”出面调集力量解决,开发商乐 享其成。最后楼群建好后,一套优位优层大面积的住宅钥 匙直接进了“指挥长”囊中。这种“隐贪”以压制并出卖 百姓利益为前提,为虎作伥,不只以权谋房的手段比低价 购房的贪官更为隐蔽,而且坑害百姓所造成的损害党和 政府形象更为可怕和恶劣。 发财。“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这其实是所 有贪官的共性。盖因贪官的权力一旦与金钱私利扯落不 清,就会无孔不入并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在房产价位屡 涨不跌的形势下,贪官借助“优惠购房”牟取暴利,也就 成为“隐贪”的必然选择。如想卖个官,办不成会有人告发; 如指使承包个工程,一旦玩不“秀秘”,就会有失标者 投诉。这种极低价位购买房产或当个“指挥长”弄套钥匙, 都是“打枪的不要,悄悄的成交”。再瞅个机会以他人 的名义一出手,大把的钱财就可以洗白而轻易收入囊中。 看看那些跌倒在房产上的贪官,哪个不是奔着发财而趋 之若鹜的! 低价购买或白白弄套房产,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 着的。有些贪官是靠协调关系、协调工程、协调项目乃 至协调官位做到的,有些则是依仗手中管水管电管暖乃 至管批“容积率”实现的,更有些握有重权的重要官员 只需使个眼色或透个口风就有人投其所好送上的……其 他没权没势的干部(包括此类领导干部)想买个低价房 绝对没门,能够托个熟人舍着脸皮求开发商给点可怜的 优惠就已经够“赏脸”了。一句话,还是贪官手中的权 力换取了超低房价或获赠房产。或说,先是屈身给开发 商当了牟取暴利的狗,人家才会阴笑着扔给一根骨头。 固然隐贪房产既隐蔽又发财,但也绝不是法无管辖 的“安全空间”。且不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揭 露或曝光不过是迟早的事,就是这种超低价购买和获赠 房产本身就已触犯了刑律。2007 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 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 的意见》,就交易形式收受贿赂的问题规定:受贿数额 按照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计算。 受贿罪是板上钉钉的事。 “伸手必被捉”,是千古不易的铁律。随着全面从 严治党管党的全覆盖,官员包括“关键少数”的个人事项 报告抽查制度将会日臻严格落实。虽然肯定会有一些官 员对房产隐贪或七姑八姨顶名购买的“优惠房”隐匿不报, 抑或偷偷出售房产变现,但须明白一条教训:隐贪购房产, 迟早枷锁扛。 这绝不会是危言耸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