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秦岭违建别墅”说起

文/李秋生

近年来的大要案中,“秦岭违建别墅”要算是引人注目的一起了。说“秦岭违建别墅”案是大要案,大在何处?大在中央高层领导近年来六次对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指示,但当地领导胆大妄为,置若罔闻, 我行我素,虚与委蛇,根本没有采取任何及时有力的整治措施。大在这不仅是普通违建问题,而且涉及到生态环境保护国策问题。秦岭自古以来是风景名胜之地,违建使大片自然风景区遭破坏,更重要的是,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是滋养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态屏障, 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大在此案涉及众多官员被查处和追责。曾任西安市委书记、后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魏民洲落马,3 名厅局级干部被立案查处,137 名县处级及其他干部被追责。2018 年 9 月 29 日,多辆大型挖掘机、降尘车开进秦岭违建别墅群,2005 年动工、2008 年建成的占地 9409.05 平方米的最大一幢违建别墅在轰鸣声中轰然倒塌,前后共有 1194 幢违建别墅被彻底清理。

存在 10 年的“秦岭违建别墅”在地平线上消失了, 但我并不因此感到欢欣鼓舞,因为我觉得,不能就此认为天下太平了。应该说,看不见的“秦岭违建别墅”依然存在。

你能保证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没有大量隐形的“秦岭违建别墅”?虽然,它们未必叫秦岭别墅,可能叫什么某某花园、某某豪庭、某某公寓,但其背景其蓝图其性质是一模一样的,同出一辙,没有多少区别的。

“秦岭违建别墅” 表现的或许不是一片房屋,而是一种决策。比如用人决策。虽然不再搞“一言堂”而搞“群言堂”了,但一班人“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 对提拔使用某一个人,大家事前形成了“共识”,集体讨论时异口同声走过场,没有任何杂音,这种集体票决还有实际意义吗?众所周知,用人是决策高地,倘若在这片高地上发生了“违建”,其后果无疑远甚于秦岭上千套违建别墅!把贪腐分子用上台,只能使贪腐愈演愈烈;把平庸之辈用上台,只能使百姓叫苦连天;把好色之人用上台,只能使西门庆二世祸害乡里妇女。男性如此,女性也不会例外。徐州市委组织部原部长陆正芳据传就与近百位有姿色的女干部有染,她们都是通过他的“床上考察”上位的。这些通过情色渠道走上领导岗位的女干部能作风正派精于工作吗?

“秦岭违建别墅”还可以表现为一种风气。比如吃喝风顽疾。在一些地方,宾馆、酒楼、饭庄的明显公款吃喝不存在了,但变相的、私下的、小范围的公款吃喝并没有完全停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的进单位食堂了,有的跑到企业去了,有的干脆溶化到小区家宴”中了,然而万变不离其宗,都不是个人掏钱, 用的还是公款,只是公款消费的渠道和方式有所变通罢了。这难道不是“秦岭违建别墅”的又一变种吗?

腐败是一种历史现象,它不会在短期内消失,它会以各种方式顽固地侵蚀我们的肌体,破坏我们的事业, 动摇我们的信仰。对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无论是哪一种“秦岭违建别墅”,核心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来警惕与防范。

遏制腐败源头至关重要。要从选人用人制度改革抓起。选拔领导干部要继续推行公开选拔,公推公选, 坚持德才兼备选人,五湖四海选人。组织必要的考试, 不仅考领导水平管理能力,而且要考信仰、考道德、考廉洁。实绩考察要广泛听取民意,加大民主测评分值的权重。通过优化选人用人制度,把一些“野心家”、“淘金家”、“饕餮家”拒之门外。

纪律检查监督环环扣紧。重大决策要监督,选人用人要监督,重点工程要监督,八小时以外要监督,实现监督全覆盖。除此以外,上级巡视组要随时“空降”, 垂直打击地方高层次、深层次腐败。对出现的腐败问题和不良风气要“零容忍”,不搞“将功补过”、“以观后效”、“下不为例”。

干部管理制度科学创新。针对腐败新动向,建立现代科学干部评价机制,有德有才是好干部,有才无德、有德无才、无德无才都不是好干部。干部的培训、考核、晋升、轮换、淘汰等都要有一套科学可行的现代管理办法。使有心兴建“秦岭违建别墅”的官员无机可乘,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