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1918年 二十岁

1月2日 诵读嗣母陈氏生前所写诗作遗墨,然后含泪焚香静坐,以表达对去世十年的嗣母的思念。

  1月8日 接堂弟来信,得知留居淮安的叔父周贻奎在贫病中去世,异常悲伤,立志发愤读书,埋头用功,以考取官费留学生。随后搬到一租金低廉的住处,改包饭为零买,每天废止朝食,以节省开支。

  1月25日、26日 连日在日记中评论前留日学生归国从政一事,认为他们“求学不足还是小事,最大的就是没有真正立身的根本去与这个恶劣社会交战”。并表示来日本求学,“第一样事情就得练铁石心肠、钢硬志气,不为利起,不为势屈”。

  2月4日 旅日以来,留意观察日本社会,除每天用一个多小时阅读日文报纸外,还经常到东京中国青年会阅读报刊杂志,了解各种新思潮,与朋友频繁接触,广为交谈。本日,在日记中写道:求学又何必终日守着课本呢?“事事都可以用求学的眼光看日本人的一举一动、一切的行事”,以便了解他们的国情。并认为古人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实在是谋国的要道”。

  2月6日 在日记中写道:大凡天下真有本事的人,必定是能涵养能虚心,看定一种事情应该去做的,就拼命去做,不计利害;不应该做的,便躲着不出头,或是极力反对。这样的人总是心里有一定主见,轻易不肯改变的。成败固不足论事,然而当他活着的时候,总要想他所办的事成功,不能因为有折磨便灰心,也不能因为有小小的成功便满足。人总要有个志向,平常的人不过是吃饱了,穿足了,便以为了事。有大志向的人,便想去救国,尽力社会。

  2月9日 在日记中写道:人生在世,恋爱是一种事,夫妻又是一种事。恋爱的范围广,夫妻的范围狭,恋爱里可以有夫妻这一义,而夫妻绝不一定包括恋爱的。夫妻由恋爱中生出来的,是真夫妻;若随旁人的撮弄或是动于一时感情的,这个夫妻实在是没有什么大价值。

  2月11日 春节时,在日记中立下本年内应做的方针:“第一,想要想比现在还新的思想;第二,做要做现在最新的事情;第三,学要学离现在最近的学问。思想要自由,做事要实在,学问要真切。”

  2月15日 连日来,将在国内时看过的《新青年》杂志又仔细阅读一遍,对其中所宣传的排孔、独身、文学革命诸主义“极端的赞成”,认为自己在国内所想的“全是大差”,毫无一事可以做标准,到日本后所谓的无生主义,也“不容易实行”。表示要“随着进化的轨道,去做那最新最近于大同理想的事情”。对能领悟到这一点,十分喜悦,在本日的日记中写道:“风雪残留犹未尽,一轮红日已东升。”

  2月19日 在国内曾一度认为要拯救贫弱的中国,非学德意志,实行富国强兵的军国主义和“贤人政治”不可。到日本后,通过对同样实行军国主义的日本的观察,推翻了这一想法。本日,在日记中写道:军国主义的第一个条件是“有强权无公理”,它必定是以扩张领土为最要的事,这在二十世纪是绝对不能存留了。我从前所想的“军国”、“贤人政治”这两种主义可以救中国,现在想想,实在是大错了。在二十世纪的进化潮流中如不实行国家主义、世界主义,那是自取灭亡的。

  3月4日-6日 投考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因日文成绩不好,未被录取。此后,为准备七月投考东京第一高等学校,给自己制定了紧张的学习计划。

  4月3日 致信冯文潜,渴望交流学习心得,“甚盼时有以示我,新思潮尤所切望”。

  4月23日 读新出版的《露西亚研究》杂志,从一篇论述俄国党派情况的文章中,了解到俄国社会民主党分两派,过激派主张“完全的民主,破除资产阶级的制度,实行用武力去解决一切(的)党纲”;温和派主张“民主,如办不到,仍主张君主立宪”。在日记中写道:“按现在情形说,成君主立宪的希望恐怕已没有再生的机会”,而“过激派的宗旨最合劳农两派人的心理,所以势力一天比一天大,资产阶级制度、宗教的约束全都打破了,世界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恐怕要拿俄罗斯作头一个试验场了”。

  5月初 北洋军阀政府和日本政府即将签订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的消息传出后,激起旅日中国留学生的强烈反对,各省各校的留日学生代表共议组织留日学生救国团,号召全体留学生罢学归国,以示抗议。在此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周恩来把主要精力投入这一运动,积极参加各种集会,散发爱国传单,并在日记中逐日记载事态的发展。到五月底,要求归国的学生几达三千人,引起了北洋军阀政府的恐慌。

  5月19日 参加旅日中国留学生的爱国团体——新中学会,并发表入会演说,分析中国衰弱的原因,“全是因为不能图新,又不能保旧,又不能改良”的缘故,而“泰东西的文化比较我们的文化可以说新的太多”,“我们来到外洋求真学问,就应该造成一种泰东西的民族样子去主宰我们自己的民族”。“望诸同志人人心中存着这新字,中国才有望呢!”并向其他会员赠送两句话:“哲学的思想,科学的能力。”

  6月初 重新开始温习功课,全力以赴准备考试。

  7月2日、3日 投考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又因日文成绩不理想,未被录取,心情懊丧。在随后的日记中写道:“这叫做自暴自弃,还救什么国呢?爱什么家呢?不考官立学校,此羞终不可洗。”

  7月20日 参加庆祝新中学会成立一周年纪念会。

  7月28日 离开东京,经朝鲜釜山归国探亲。八月一日,返抵天津。八月七日回母校探望。八月十日至二十六日到北京看望父亲。九月四日返回东京。

  7月下旬-9月中旬 日本发生席卷全国的米骚动。五十七天内,全国有三十三个县发生暴动。

  10月17日 参加东京留日南开同学会庆祝校庆日集会,发表演说,并当选为该会副干事。

  本年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影响传到日本,同时由于阶级矛盾空前尖锐,马克思主义和不同流派的社会主义学说同时涌向日本,得到广泛传播,介绍各种思潮的书籍很多。周恩来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先后阅读了幸德秋水的《社会主义神髓》、约翰·里德的《震动环球的十日》,河上肇的《贫乏物语》以及《新社会》、《解放》、《改造》等杂志,同时也阅读了介绍无政府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日本新村主义的文章。在十月二十日的日记中写道:“二十年华识真理,于今虽晚尚非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