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也要重视消除“反面榜样”

文/郑桂灵

近日,贵州省毕节市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原出纳王红梅涉嫌贪污、挪用公款 1500 余万元一案开庭审理,王红梅被判处有期徒刑 12 年。去年是王红梅进入该局工作的第三年,如果不是巡察组到来, 财政局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个 1990 年出生的小姑娘已经“捅出了大娄子”。“我犯错误有反面榜样。” 王红梅口中的“反面榜样”正是经开区财政局原局长谭建珐。(2018 12 6 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面对“90 后”、入职 3 年、贪污挪用公款 1500 余万元、获刑 12 年的一组数字,人们不能不为这个犯案时年仅 25 岁的年轻小姑娘深感惋惜与痛恨。但透过新闻对王红梅“捅出大娄子”的案件原委的报道,人们更为其背后由其所在单位主要领导直接导演出的“反面榜样”而倍感不齿。正是这个罔顾党纪国法、惯于弄虚作假、疏于财务管理的经开区财政局原局长谭建珐,以其悖逆法纪原则的负面“言传身教”,让王红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样学样地一步步滑向了腐败邪路。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梁不正下梁歪”。作为刚刚入职工作并且接手财务管理岗位的年轻干部,王红梅本应先在用人单位学些职业道德、岗位须知、管理制度及操作程序等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与行为规范,岂知却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位压根就不想做守法人、行磊落事、走正确道,却偏偏善于弄虚作假、坑蒙拐骗的单位“一把手”, 是他通过口授秘法和行为引领,教会她如何瞒天过海、虚开票据;教会她私刻公章、铤而走险。

“一把手”漠视法纪、行为不端,很难想像他治下的单位管理会遵章守规、井然有序。也正是由于该财政局制度虚设、程序空转、监管缺失的管理混乱,才为私欲难控、胆大妄为且手段低劣的王红梅,洞开了贪污挪用巨额公款的方便之门。比如,通过扫描、抠图技术可以伪造出银行对账单、分 50 次成功将单位公款划转 1500 余万元入自己的私人账户等,甚至于在其丑事败露后,仍可通过偷配钥匙潜入领导室内,以修改过的虚假银行流水换回真实的银行流水。单位管理的松弛杂乱可见一斑。

常言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反腐实践一再告诫人们,只有“一把手”恪守清正廉洁、公道正派,才有望保障所在单位的风清气正和生态清朗, 也只有在负有领导之责的“关键少数”遵规守矩、以身作则的严格教育和示范引领下,才会有下属职员的敬畏制度和洁身自爱。察看一下王红梅一步步滑向邪路的贪腐轨迹,局长的误导和环境的混乱无疑是重要推手。

当然,围观“90 后”女职员身陷囹圄的悲剧, 仅将此怪罪于领导的“反面榜样”远远不够,自身人生观、价值观、利益观的扭曲,才是最根本、最致命的关键内因。换句话说,领导的误导言行和单位的管理混乱,只是迎合和膨胀了王红梅急于发财和爱慕虚荣的心理欲望。由是观之,规避年轻干部贪腐,抵御领导“反面榜样”误导,就当练好内功、保持定力、心存敬畏,尤其要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迈好走实入职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