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赝品来受贿是自作聪明

文/肖华 

2007 年,陈某和温州商人张某想在临安谋求萤石矿 的采矿权,找原临安市委书记邵毅帮忙。没过多久,邵 毅便以买房缺钱为由,请陈某帮忙出手藏品,陈某建议 他出手黑釉观音瓶,并报出了 80 万元的价格。然而,这 个黑釉观音瓶正是几年前由陈某花 4000 元买下送给邵毅 的。为了让交易看起来更真实,陈某通过自己的拍卖公 司对这个所谓元代黑釉观音瓶进行了一次假拍卖(自拍 自买)。随后的一年里,邵毅又以相同的方式,通过陈 某出售人寿山石印章一对和玉马头一个(均为陈某之前 所送),分别收受陈某 52 万元和 60 万元。(2016 年 8 月 1 日《中国网》) 近些年来,通过买卖赝品来受贿越来越成为贪官的 喜爱。如广东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省公安厅原党委副 书记蔡广辽通过卖假古董等方式受贿人民币328万余元、 港币160万元、美元0.7万元、澳元1.4万元。方法也是 如出一辙。蔡广辽曾把 3 个瓷瓶以每个 10 万元的价格卖 给了一行贿人。但经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广东省发改委 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这3个瓷瓶都是现代工艺品,每个 的价格为 300 元。庭审透露,这批瓷瓶是蔡广辽及其妻子 在江西井冈山购买的。 这几年来,一些腐败干部被查处后,发现他们手中 的赝品并不少。如去年 5 月 3 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淘 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因受贿而被判刑的盐城市政协原 副主席徐超一幅“雅贿品”《诸君一笑图》,这幅作品 的落款为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但经专家鉴定,该作品为 赝品。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腐败分子手中的赝品越来越多,这当然不是他们不识货,也不是他们真的热爱这些假的艺 术品、古董,恐怕不能不说是想借此赝品来行贿受贿,从 而为将来逃脱惩罚或减轻惩罚铺垫理由。 贪官这么做看起来很聪明,在外人看来,这是公平 交易,从而以“从事营利性质的买卖行为”来逃脱惩罚。 即使发现是赝品,也会说自己不懂艺术品,分不清真假, 购买的人也是不懂艺术品。其实谁都知道,最为有求于他 的人,之所以会向他购买这些物品,还不是看中他手中的 权力。正如原临安市委书记邵毅所说:“知道陈某这样做 是因为有事请托于自己,但直接送钱,自己不会接受,于 是以这种所谓的交易方式进行。” 任何人不要在腐败上耍小聪明,这样的通过买卖赝 品来受贿,看起来没有破绽,实际上漏洞百出。首先, 一个赝品能以几十倍、上百倍的价格出售,这样的情况 只会给人留下线索。有的贪官还通过拍卖这样的大动作 企图掩人耳目,其实是欲盖弥彰,这非但不是穿上了隐 身衣,反而是向社会亮出了自己的底牌。现在制度的笼 子扎得越来越密,领导干部都要进行有关事项报告,当 初以大价钱购买真品应该要申报,可是在申报记录中却 没有,而后突然冒出以高价卖出“艺术品”,这前后之 事能瞒得过去吗? 最后在惩处这样的腐败上,法律也不会留情。这些 贪官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赝品而逃脱惩罚。法院在认定受贿 上,并没有以赝品的实际价格来认定,而是以不当获利来 认定。这么认定可以说是打破了这些贪官的美梦。因为贪 官在出售赝品时,明知赝品,但购买人还以是真品甚至比 真品还要高的价格购买,贪官当然也会以等同于购买价格 的贿赂为行贿者谋取利益,因而此时虽然打着买卖赝品的 幌子,但实质上与行贿受贿的社会危害性相同。 在腐败上,任何想逃脱惩罚之举,都是徒劳的,都 是把自己推向深渊。只有老老实实守住廉洁,才是正确的 聪明之举。让人高兴的是,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一点,十八 大以来,很多古玩市场普遍出现经营惨淡情况,希望借赝 品来受贿真的能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