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局和我们的方针〔1〕(一九五○年九月五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朝鲜战争持久化的可能性正在逐渐增大。过去,我们对于朝鲜战局的估计有速决和持久两种可能性。所谓速决,就是朝鲜人民军乘胜追击,把美军和李承晚〔2〕的残余伪军赶到海里去。现在美国在朝鲜已经增加了它的军队,因而战争持久的可能性也就随之增加了。朝鲜人民是可能坚持这个持久的战局的,他们动员的人力已超过一百万,朝鲜人民军队现在有十几万人,今后还能继续补充。朝鲜人民斗争很勇敢,美国飞机一面炸桥,朝鲜人民就一面修桥。开始时是白天炸黑夜修,后来则是随时炸随时修,飞机来了,朝鲜人民只在旁边躲一躲,然后还是照旧去修桥。战争开始时,美帝国主义原以为用空军一炸,朝鲜人民就会害怕,结果却碰了一个钉子。这一点也可以说明,朝鲜人民在日本长期统治和压榨之下,一旦站立了起来,就绝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再来侵略他们。朝鲜人民在日本长期的奴役之下,已经变得非常坚决了。东方其他民族在帝国主义的压迫之下,也锻炼得非常坚决了。中华民族就是这样一个坚决战斗的民族。虽然在我们的斗争过程中,有时曾遇到一些困难,但是我们不是靠观音菩萨来救命,而是靠自己的双手去克服困难。在今天,朝鲜战争持久化的可能性虽然增加了,但是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朝鲜人民的,因为全世界爱好和平民主的人民对于朝鲜人民的同情已经和正在不断地增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帝国主义帮助蒋介石发动中国内战时,世界的同情就在中国人民方面,越到后来,这种同情就越到中国人民方面来。中国革命是带有世界性质的。中国革命在东方第一次教育了世界人民,朝鲜战争是第二次教育了世界人民。全世界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朝鲜战争虽然持久不如速决的好,但持久了更可以教育朝鲜人民和世界人民。
        美帝国主义在今天是有许多困难的,内部争吵,外部也不一致。它在军事上只有一个长处,就是铁多,另外却有三个弱点,合起来是一长三短。三个弱点是:第一,战线太长,从德国柏林到朝鲜;第二,运输路线太远,隔着两个大洋,大西洋和太平洋;第三,战斗力太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希特勒〔3〕的战线是从波罗的海到黑海,日本东条〔4〕的战线是从中国东北到南洋,都比美国从柏林到朝鲜的战线短。在运输路线上,希特勒从柏林到莫斯科,也比隔着两个大洋要短。在战斗力上,美军不如德、日的军队,这一点不仅郑洞国〔5〕知道,就是我们八路军也是早就知道的。敌人是不可怕的,它的装腔作势和气势汹汹是吓唬人的。但是,美帝国主义也可能在今天要乱来,它是什么都可能干出来的。假如它要那样干,我们没有准备就不好了,我们准备了就好对付它。所谓那样干,无非是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打原子弹,长期地打,要比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长。我们中国人民是打惯了仗的,我们的愿望是不要打仗,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让你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对战争打起来的时候,不是小打而是大打,不是短打而是长打,不是普通的打而是打原子弹,我们要有充分准备。你如果一定要那样干,我们就跟上来。
        我们要随时准备对付美帝国主义来侵略。我们所进行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建设事业,都要考虑到敌人就在面前这个情况来讨论和决定。一九五一年的国家概算,也应当这样来制定。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讲话记录稿
        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的讲话。
    〔2〕李承晚(一八七五——一九六五),当时任南朝鲜即韩国总统。
    〔3〕希特勒(一八八九——一九四五),德国法西斯首领,纳粹党党魁。一九三三年在德国垄断资产阶级支持下出任总理,次年总统兴登堡死后,自称国家元首,实行法西斯统治。一九三九年九月派德军入侵波兰,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九四一年六月大举进攻苏联。一九四五年四月在苏军解放柏林时自杀。
    〔4〕东条,即东条英机(一八八四——一九四八),日本战犯。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四年担任内阁首相期间,发动太平洋战争,把侵略战争的范围从中国扩大到太平洋和东南亚地区。日本投降后被捕,一九四八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5〕郑洞国(一九○三——一九九一),湖南石门人。抗日战争后期曾任驻印度的中国远征军副总指挥兼新一军军长。解放战争后期任国民党军东北“剿总”副总司令,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九日率部在长春放下武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国防委员会委员、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