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话总在落马后

真话总在落马后? 

 文/李秋生  

去年10月中旬,央视播放了中纪委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拍摄了10余名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的 省部级以上官员,让他们面对镜头现身说法,警示社会。 片中落马高官与在台上时判若两人,无不痛心疾 首地解剖自己。河北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周本顺说:“从小我们吃过很多苦,是从贫寒之家出来 的,从小就痛恨贪官,到最后自己成了贪官,我感觉这 是一个莫大的悲哀。”曾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 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说起他腐败的 动因,特别提到商人“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子, 个人还买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 想就变了。”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在片中说,“我 现在想,真的有一点点的放松,放纵,最后真的就是万 丈深渊。” 这一句句解剖,应该是他们发自肺腑的真话。遗憾 的是,他们的真话说得太迟了。难道真的是其“政治生 命结束,其言也善”? 他们这些人在位时基本不说真话,尽说大话、空话、 假话,在丧失政治生命后才说出几句真话,虽然也是真 话,但显然是过了“保质期”,成了“马后炮”。其说 过的大量的大话、空话、假话对党和人民,对个人造成 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位高权重的官员为什么过去不 说真话,如果过去他们就说真话,办实事,又怎会一落 千丈,落得今天如此惨况? 我觉得,这些官员过去从不说真话,有着多方面的 原因。 首先是有些官员不是不会说真话,而是因为走上领 导岗位,好大喜功,一心向上爬,不愿说真话。他们往 往通过夸大其词,文过饰非,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胆量, 有气魄,顺应潮流,适应市场,与众不同,敢闯敢干的 创新型领导人才。 其次是一段时期,我们有些领导者和领导部门喜欢听下级说“好听的话”,觉得这些话听起来顺耳、舒心、 愉快、长精神,所以盛行报喜得喜,报忧得忧,助长了 官场上说假话的风气和恶习。 再者是在领导干部考察中,流行注重看“政绩”, 单纯看 GDP 增长,热衷于看城市发展,而对领导干部人 品怎样,德行如何,是不是说真话很少去想,更谈不上 有什么考察。更有甚者,干脆是“伯乐”点名,考察就 是一道程序,一种形式,一个过场。不少好说假话的人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步一步,一层一层地攀上了高 层领导岗位。 毛主席说过,“治国就是治吏”,“政治路线确定之后, 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对一个政党,一个国家来说, 这些论断不会过时,永远如同黄钟大吕。当我们分析了 有关原因之后,就应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大力改进工作, 切实加强领导干部的选拔与考察工作。 一方面,要把敢说真话,善说真话列为考察选拔领 导干部的重要内容,视为重中之重。领导者是国家栋梁, 他们是否说真话事关重大。他们的政治品德直接关系到 对党和对人民的忠诚,关系到民族的振兴。无论是谁, 不管他们的能力有多强,政绩有多突出,一旦发现他们 有不说真话的劣迹,立即打入另册。因为他们的品德问 题会对我们的事业造成潜在的莫大的危机。 一方面,加强考察责任追究。领导干部的地位、权力、 作用决定了对他们的考察应是“非常考察”,不能等同 于一般干部的考察,要实行极其严格的考察责任追究, 谁考察谁负责。 再一方面,实行领导干部真话跟踪监督。周本顺的 自我解剖很值得研究,“从小就痛恨贪官,到最后自己 成了贪官”,这说明人是可变的,领导干部也具有可变 性,由于他们身居高位,这种“变数”更大。对他们实 行真话跟踪监督是十分必要的,你今天说真话了,就肯 定你,你明天说假话了,那就弹劾你,这没有半点讨价 还价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