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识得“阳桥鱼”

 文/王厚明

何谓“阳桥鱼”?这要从宓子贱说起。

宓子贱是孔子的学生,名字叫宓不齐,字子贱,是孔子三千弟子中七十二贤者之一。学成的宓不齐经孔子推荐到鲁哀公为官,不久被派往单父县(地名)任职。

上任之前,宓子贱去向阳昼辞行请教,阳昼说:“我地位低下,不懂得治理之道。但是我有两条钓鱼的经验送给您。”子贱说:“你钓鱼的经验是什么 ?”阳昼说:“钓鱼时,垂下钓丝,放好钓饵,马上迎过来吞食的就是‘阳桥鱼’,但这种鱼肉薄而味不美;还有一种鱼,绕着钓饵游来游去、欲食又止的是鲂鱼,这种鱼才是肉肥味美的鱼。” 宓子贱称谢而去。当宓子贱赴任时,还没到单父地界,单父的大小官员纷纷赶来在半路上迎接他。宓子贱催促手下人说:“车快走,车快走 ! 阳昼所说的‘阳桥鱼’来了。”

正是有着清醒的识人用人之道,宓子贱治单父,选贤任能,礼贤下士,三年后功成名就,单父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也留下了“鸣琴而治”的美谈。而“阳桥鱼” 也由此被喻为值得警惕的阿谀奉迎之徒。

身为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识别“阳桥鱼”尤为重要。古人云:“贿随权集”。由于掌握利益资源、权力人脉, 一些别有用心、投机谋利的人就会想方设法套近乎、拉关系、送钱物进行围猎。要么小恩小惠搞情感投资,要么投其所好常拉拢腐蚀,要么择其亲人、好友、部属等迂回渗透, 要么权权交换互行方便搞利益输送。“阳桥鱼”最喜欢和为官者称兄道弟,甚至甘心当“提款机”,直至清正廉洁、秉公处事的原则被其摧毁,最终堕落成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贪腐共同体。

而若身处炙手可热的要害岗位和权力部门,也不乏拉你下水的“阳桥鱼”在身边游弋。“阳桥鱼”们善于钻营, 不择手段,因人下套,善打感情牌,你为他办事,他为你花钱;你给他方便,他给你好处;你替他站台,他替你买单, 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之机常有“一点心意”,周末假日、来亲送友之时常邀“一起坐坐”。如此“温水煮青蛙”, 必然让意志不坚者防线松动,底线失守,一步步滑向腐化堕落的深渊。

即便是平民百姓,也不免遭遇“阳桥鱼”。当你职务晋升、亲属高就、生意顺达、身怀长技之时,“阳桥鱼” 就会不请自来,他们主动示好多是利有所图,恭维奉承多是事有所求,而当你卸甲离位、亏空落难之日,也是人走茶凉、门前冷落之时。

其实,识别“阳桥鱼”并不难,他们往往是唯利是图、趋炎附势的人,是借权谋私、阴阳两面之人。各种诱惑、算计都冲着你来,各种讨好、捧杀都对着你去,那就是“阳桥鱼”来了。可以说,“阳桥鱼”是人格品行的显示器。人生道路上,“阳桥鱼”时常有,而像宓子贱“车快走!” 的态度则更需常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严格自律,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坚持公正用权、谨慎用权、依法用权,坚持交往有原则、有界限、有规矩。无论是领导干部, 还是普通党员,不妨学一下宓子贱,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 擦亮识别“阳桥鱼”的慧眼,守住为官从政的人格底线, 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坚持公正用权、谨慎用权、依法用权,慎独慎微、慎友慎趣,自觉纯净生活圈、交往圈、娱乐圈,避免被“糖衣炮弹”击垮,修炼好百毒难侵的金刚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