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德不配位,一钱丢官

文/梁 岩

《清史稿》中记载了一个故事:康熙年间,京城有一位姓吴的秀才,经过多年苦读,终于考中进士,放任江苏常熟担任知县。

拿到任命文书以后,这位吴生春风得意地到江苏巡抚衙门报到。不料一连十天,巡抚汤斌都拒而不见。吴生不解其故,遂问书办。书办说:“因为你有贪钱之过,已被巡抚大人写入弹章,免去你的官职。”吴生听了发怒:“我还没有上任,怎么会去贪钱?”

这时,巡抚汤斌从大堂里走出,问吴生:“你还认识我吗?”吴生摇头。汤大人接着说:“一个月之前,你可去过京城延寿寺书店?”吴生想了想回答:“去过。”汤大人又问:“那天,有个小孩到店里买书,掉在地上一文钱,被你用脚踩住。等小孩走后,你把这文钱捡起来,装进了自己口袋,可有这事?”吴生立即面红耳赤。汤大人说:“那天在旁边问你姓名的老者,就是我。像你这样的品德,有资格当官吗?”吴生无地自容,只得沮丧地走了。

这个故事,有很多的巧合。如果那次汤斌没有来京,没有去那个书店,没有发现吴生拿钱,没有那么较真,或者吴生没有被派到江苏,这个故事可能就不会发生。当然,连小孩子的一文钱都不放过的吴生,做官之后,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大的贪官。

image.png

还有一个故事与此相似。宋朝时,有个叫张乖崖的人,在湖北崇阳县担任县令。有一天,他在衙门周围巡行时,看到一个小吏慌慌张张地从钱库里走出来。张乖崖把这个库吏喊住,问他慌张什么,并让他解开衣服,摘下头巾。结果,在库吏的头巾里发现一枚铜钱。经追问,库吏承认这枚铜钱是从库中所拿。但又狡辩:“不就是一枚铜钱吗?即便我拿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把我杀了不成?”

张乖崖看他如此嚣张,十分愤怒,马上开庭宣判这个库吏死刑,并在判词中写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意思是说,一天偷一枚铜钱,一千天就偷一千枚铜钱。用绳子不停地锯,木头就会被锯断;凭水滴不停地滴,石头也能被滴穿。这个故事,也是成语“绳锯木断”和“水滴石穿”的来历。

每个大贪官,都是由小贪官成长起来的。这种成长,一般需要三个条件。一是其内心深处,埋藏着自私和贪婪的种子;二是他们经过投机钻营,得到了贪占的权力和机会;三是屡贪屡得,虽然贪婪成性,却一直没有被发现,或者有人发现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些人可能觉得,仅凭一钱之失,就剥夺一个人的前程,甚至砍掉一个人的脑袋,有点上纲上线,矫枉过正。但纵观古今,所有的贪腐之盛,都失之于宽;所有的清廉之兴,都来源于严。只有严查严办,防微杜渐,才能遏制贪风,斩断贪念。

《朱子治家格言》中讲:“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德就是善,德就是公,德就是遵从和顺应自然规律。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承认自己的德,配不上自己的位。而实际上,德不配位的人有很多。如果利用权力为自己和家人谋取更大的利益,那就是非常严重的德不配位。

江苏巡抚汤斌和崇阳知县张乖崖之所以名垂青史,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及时发现,并果断地把那些德不配位的人逐出官吏队伍。让一个人“一钱丢官”,就可以教育和挽救成千上万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