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共产党领导人的谈话(一九五九年三月三日)

        中国刚刚开辟了建设的道路。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如拉丁美洲一些国家那样高。我们人口那么多,只有那么一点钢铁。我们在工业化中刚走了第一步。我国人民还很穷,需要继续努力,要有许多年时间才能发展起来。我们每年都有一些进步。你们要监督我们,看到我们不好的地方要说,看到我们进步得慢也要说。你们要监督我们向前进步。中国人民同社会主义阵营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也是世界劳动人民的一部分。中国的事业是国际共产主义事业的一部分。我们要团结成一体,全世界人民要大团结。你们的事业也是我们共同事业的一部分,你们每有一个胜利,我们就高兴。我们很高兴看到拉丁美洲的斗争在不断发展。
        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大部分。这三个洲的国家是西方世界的后方。这个后方现在已经不稳固了,它的空气比较稀薄,比较容易冲破帝国主义的统治。当然,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现在还在统治这些地方,好像过去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统治中国一样。为什么说它的空气比较稀薄呢?因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经济落后,资本主义不发达,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统治占主要地位。过去俄国就是这样,它的空气也比较稀薄。在这些地区,无产阶级有广大的同盟军,社会民主党〔1〕的影响不如在西方国家那么厉害,工人阶级受资产阶级的影响不那么深。因此,这些地区的革命斗争特别旺盛。现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蓬勃地开展起反帝斗争了。非洲人口有两亿多,他们处在反帝斗争的前线。拉丁美洲也是处在反帝斗争的前线。
        帝国主义已经为这三个洲的国家造就了强大的无产阶级,帝国主义也在这些国家造就了知识分子队伍。帝国主义为了它自己的目的,造就了工人阶级,造就了知识分子,结果将是由它造就出来的人把它自己推翻。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旧社会总是会创造新社会的因素的。
        你们知道去年的金门事件〔2〕吗?那个岛只有八万人口,现在已是世界有名。美国的方针是把金门、马祖两个岛交给我们,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让它继续占领台湾。这生意不好做。我们要留蒋介石在这两个岛上,要不我们就把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岛全部拿回来。
        美国在全世界钉了许多桩子,把它自己的腿也钉在桩子上了。我们面前有台湾、南朝鲜、日本、菲律宾、南越、泰国,美国在这些国家和地区都钉住了它自己的腿。这是西太平洋地区的情况。在美国看来,好像西太平洋不是我们这些居住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人的,而是美国人的,你们讲讲这公道吗?这是你们的邻居干的事。我们西太平洋地区的人民帮了你们一些忙。我们在西太平洋地区牵住了美国不少的力量,分散了它的力量。美国的主要力量还在西欧,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牵住了它的力量,西德、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工人阶级也牵住了它的力量。中东、北非地区也牵住了美国的力量,分散了它的力量。它在地中海有一个舰队,就是第六舰队,比它在西太平洋的舰队更强大。
        此外,它又不能不顾到拉丁美洲这个后方。这是你们对我们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帮的忙。古巴革命〔3〕就发生在美国的旁边,那里有六百多万人口,美国投资有十亿美元。美国眼看着古巴革命,望洋兴叹,一个手指也不敢动它。有些人说,美国厉害得很,有原子弹呀、氢弹呀,但是去年五月尼克松去看你们,你们却对他不客气,赶走他,他也没有办法〔4〕。人家一个副总统来看你们,你们不好好招待他,还用石头、烂鸡蛋、唾沫招待客人,使他那样难堪,对客人那样不讲礼貌啊!
        我们对美国不妥协。它不承认我们,我们也不承认它;它承认我们,我们也不那么高兴。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联合国好不好,我们也考虑过,要他们驱逐了台湾的代表,请我们进,我们才考虑进。我看,我们同美国现在这样的状态,对于我们和你们国家的人民都有利。
        我们国家没有美国的外交代表,我们很舒服。大概是因为我们破破烂烂,客人不想来。他们要等我们建设好了才来。比如说,美国现在年产一亿多吨钢,大概要等到我们年产两亿吨钢的时候才来。那时,我就要跟各位商量商量中国的外交政策问题。我看,在十年到十五年内,不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互派外交代表是要更好一些。过了十年十五年,我们的房子打扫得更干净了,可以迎接客人,也可以建造大房子,因为有了更多的钢铁。这个方针,也许你们不赞成。
        现在美国不怕中国,它主要怕苏联。它知道中国只有几块破铜烂铁,而苏联是强大的国家。西方国家不承认我们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因此,我们也就可以“无法无天”,不受约束。
        去年,我们学了杜勒斯的“战争边缘政策”〔5〕,杜勒斯当了我们的先生。他的“战争边缘政策”是对着我们的,我们也用“战争边缘政策”对付他们。国民党同我们打了几十年仗,我们还在继续打国民党。国民党没有饭吃,美国给他们吃。美国的军舰距离在我们炮弹射程之内的海岛只有三海里。他们在战争的边缘,我们也在战争的边缘。我们以“战争的边缘”来对付“战争的边缘”,结果他们不敢前进,只到战争的边缘为止。我们不打他们,他们也不敢动,他们看我们,我们看他们,看了两个多月。我们帮了美国民主党的忙,十一月,民主党在选举中胜利了。我们的帮忙是无代价的,是义务劳动。帮了民主党,整了杜勒斯。
        我算了一笔账,从去年五月起有六件事情整了美国,使杜勒斯处于被动地位。把委内瑞拉推翻希门尼斯〔6〕算在内,就有七件。加上非洲一件事,就有八件。如把伊拉克革命〔7〕和黎巴嫩事件〔8〕分开算进去,就有十件。我说的是最显著的大事。十件事中有三件发生在拉丁美洲。一月份委内瑞拉人民赶走了美国的走狗希门尼斯。五月你们用烂鸡蛋欢迎尼克松,这件事有世界意义。七月发生了伊拉克的革命,使美国大吃一惊,这件事也有世界意义。几天以后发生了黎巴嫩事件,美军登陆,闹得全世界都反对美国。这是第四件。接着就是金门事件。我们不想叫美国休息,在联合国通过美国军队撤出黎巴嫩决议的第二天,我们就向金门岛开炮,闹得全世界摸不到我们的底。杜勒斯也忙得很,从东太平洋调动兵力,兵力不够,又从地中海调。杜勒斯自己讲,这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次海、空军的集中,美国把它仅有的十二艘航空母舰中的六艘开来了。这是第五件。第六件是十一月美国举行了选举,民主党胜利,共和党失败。第七件是北大西洋集团的四分五裂〔9〕。形式上他们有所谓的团结,实际上他们保持不了团结,你要吃我,我要吃你。第八件是赫鲁晓夫丢出了一颗柏林事件〔10〕的炸弹。他也不想让美国休息。美国现在忙得很,柏林事件不好解决。第九件就是你们搞的一件好事,搞古巴革命。古巴革命是在美国身边放炸弹。不能把它看作只是古巴的事件或只是拉丁美洲的事件,这也是世界性的事件。第十件是今年二月间以刚果为代表的非洲人民爆发了反帝斗争〔11〕。也不能把它只看作是反对比利时殖民主义的斗争,反对的主要锋芒是针对美国的。刚果的外国资本中美国占很大数字。苏伊士运河事件〔12〕不算,这是前年的事了。我只从去年一月算起。
        现在美国的调子一天比一天低了,大规模的报复不太讲了。
        制造国际紧张是美国的一个手段,国际紧张到底对谁利益大,对美、英利益大或者对我们全世界无产阶级利益大,这还是一个问题。美国逐步看到国际紧张对它不利了。因为紧张的局势可以使全世界人民想一想,可以动员全世界人民,动员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能多增加几个共产党人。
        由于历史和社会习惯的影响,人民中间迷信的人还很多,要做艰苦的说服工作来破除迷信。在我们这里,过去亲美、崇美、恐美的人很多,特别是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也有许多劳动群众,他们不喜欢美国人,但是怕美国人。要做艰苦细致的工作,帮助他们逐渐消除这种恐惧心理。
        崇拜美国的人说美国科学和工业都很发达,了不起,什么都好,甚至有人说美国的月亮也比中国的好。后来经过慢慢说服,他们知道美国的月亮不一定好,也许中国的月亮还好一点。
        在你们那里可能存在同样的问题。是北美的月亮好呢,还是中南美的月亮好?有人迷信美国的月亮,说美国人文明,说我们比他们野蛮。文明国家把军舰开到西太平洋来,这能算文明吗?美国还把军舰开到中南美去,你们国家派了军队到美国去吗?这样看来,谁文明一些呢?我们要文明一些,因为我们没有派军队到美国去。
        要翻过来,也许他们野蛮一些,我们文明一些。西方世界是野蛮人统治。当然西方国家的人民不野蛮,他们只是受了欺骗和蒙蔽,不觉悟,共产党和有觉悟的人不算在内。西方世界的统治者是野蛮一些,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要文明一些,这也要除掉帝国主义的走狗,例如中国的蒋介石,美洲的希门尼斯和巴蒂斯塔,他们是美国的走狗,野蛮人的代理人。
        他们说我们野蛮、不文明,这要翻过来。我的证据是我们没有侵略美国,是美国人侵略我们;非洲没有侵略美国、英国、比利时、法国、荷兰、西班牙,而是这些国家侵略非洲。到底谁文明,谁野蛮?谁有礼貌,谁没有礼貌?在文明与野蛮的问题上存在着极大的迷信。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了同志们很高兴,很亲近。我们这些国家所处的地位相同,同受帝国主义的压迫,经济发展水平也差不多,同是所谓不发达的国家。我看到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朋友就高兴。你们接触过非洲人没有?我最近会见了非洲一些国家的青年代表,有肯尼亚、喀麦隆、几内亚、马达加斯加的代表。马达加斯加入的肤色和我们比较接近,介于黑种人和黄种人之间。我从前一个也不认识,但是见了面觉得很亲热。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这些国家在世界上处在同样的地位。
        你们不要以为中国解放了,和你们不同。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记忆里,我们和你们是一样的。除了解放一事外,我们大体和你们相同,经济、文化的发展水平,受帝国主义的欺负等方面,都差不多。
        我同你们相处感到一种平等的气氛,我相信你们也是以平等的态度来对待我们的。西方国家就不同了,除了一部分进步人士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外,那边的人看不起我们,说我们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身体脏,月亮没有他们的好。没有办法,谈不来。他们不以平等的态度待我们,轻视我们。拉丁美洲的人,除了帝国主义的走狗外,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吧!
        工人阶级要取得胜利,要和两个阶级结成同盟。一个是小资产阶级,包括农民和城市的小资产阶级,他们的社会地位相同。农民不剥削别人。城市的小资产阶级也不剥削别人,他们是手工业者或小市民,或者只有轻微的剥削。另一个是剥削阶级,即民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有两面性,有反对帝国主义的要求,又剥削人,还恐惧共产党。我们和民族资产阶级有共同之点,就是反对帝国主义,因此可以建立统一战线。第一个联盟是工农联盟,是我们的基础。工人受人剥削。农民不剥削别人,其中贫雇农受人剥削,中农基本上不剥削别人。第二个联盟是同民族资产阶级的联盟。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也有民族资产阶级,这是一个剥削阶级,但有反帝要求。共产党如果搞得好,可以而且应当与他们结成同盟。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社会民主党,也称“社会民主工党”或“社会党”、“工党”等。大多成立于巴黎公社失败后到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相对和平发展时期。一八八九年各国社会民主党联合组成了第二国际。第二国际早期曾对工人运动起过积极的作用,以后由于内部的机会主义迅速滋长,除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以外,大多数社会民主党都被机会主义者掌握了领导权,它们公开维护资本主义,反对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2〕一九五八年七月,台湾国民党当局在美国的支持下叫嚷“反攻大陆”,并不断炮击福建沿海村镇。为严惩国民党军,反对美国侵犯中国主权,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于八月二十三日开始对国民党军金门防卫部和炮兵阵地等军事目标进行炮击,封锁了金门岛,中断国民党军的补给。九月初,美国向台湾海峡地区大量增兵,派军舰、飞机直接为国民党军运输舰护航,公然入侵中国领海。为打击美国的侵略行径,人民解放军前线部队又于九月八日对金门国民党军和海上舰艇进行全面炮击。至一九五九年一月七日,共进行七次大规模炮击,十三次空战,三次海战,击落击伤国民党军飞机三十六架,击沉击伤军舰十七艘,毙伤国民党军七千余人。
    〔3〕一九五九年一月一日,古巴卡斯特罗领导的起义军推翻了巴蒂斯塔任总统的独裁政权,建立了革命政府。
    〔4〕一九五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十四日,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先后对乌拉圭、阿根廷、巴拉圭、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等八个拉丁美洲国家进行访问。访问期间,这些国家相继发生了反对美国的拉丁美洲政策的激烈的抗议行动。尼克松到委内瑞拉时被迫提前结束访问回国。
    〔5〕杜勒斯(一八八八——一九五九),美国共和党人,一九五三年一月至一九五九年四月任美国国务卿。一九五六年一月,杜勒斯提出美国“不怕走到战争边缘,但要学会走到战争边缘,又不卷入战争的必要艺术”。这种主张被称为“战争边缘政策”。
    〔6〕希门尼斯,一九一四年生,一九四八年任委内瑞拉总统。执政期间,对内实行独裁统治,对外采取亲美政策。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其政权被人民起义推翻。
    〔7〕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伊拉克费萨尔王朝一直执行依附帝国主义的政策,残酷镇压人民的反抗运动。一九五八年七月十四日,以卡塞姆将军为首的爱国军人,在伊拉克人民的支持下发动武装革命,推翻了费萨尔王朝的统治,宣布成立伊拉克共和国。
    〔8〕一九五八年五月,黎巴嫩各地发生了反对政府执行违反民族利益的政策的起义。七月十五日,美国违反联合国宪章,在“保护美国侨民”和“保卫黎巴嫩主权”的借口下,派遣武装部队在黎巴嫩登陆,武装干涉黎巴嫩内政。在黎巴嫩人民、中东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下,美国侵略军于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迫撤出黎巴嫩。
    〔9〕一九四九年四月,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挪威、葡萄牙、意大利、丹麦、冰岛和加拿大在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同年八月二十四日公约生效,北大西洋公约军事集团建立。希腊和土耳其于一九五二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于一九五五年正式加入该组织。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六日至十八日,该组织在巴黎召开理事会会议,在军事集团的领导权、美国要求在各盟国建立中程导弹基地以及贸易等一系列问题上,成员国之间发生争执和纠纷。
    〔10〕指苏联同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在处理柏林问题上发生的纠纷,又称“第二次柏林危机”。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日,赫鲁晓夫在欢迎波兰政府代表团的群众大会上,提出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美、英、法四国共同占领柏林的现状。十一月二十七日,苏联政府正式照会美、英、法及其他有关国家政府,要求在六个月内各国撤走驻军,把西柏林变为非军事化的自由城市;并提出如果六个月内不能达成协议,苏联将单独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签订和约。三十日,美、英、法三国外长会议拒绝苏联的要求,表示要不惜用武力保卫西柏林。一九五九年一月,苏联作出让步,向美国表示六个月期限并不构成最后通牒。九月,赫鲁晓夫访美,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戴维营举行会谈。会谈联合公报宣布苏联撤销限定六个月达成柏林问题协议的声明,美国同意就柏林问题和德国统一问题召开四大国首脑会议讨论。一九六一年六月,赫鲁晓夫同美国总统肯尼迪在维也纳会谈,赫鲁晓夫再次要求西方有关国家在六个月内缔结对德和约,纠纷又起。直到一九六一年十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二大宣布取消缔结对德和约的期限,美苏紧张对峙的局面才得以缓和,第二次柏林危机结束。
    〔11〕一九○八年刚果正式沦为比利时的殖民地。一九五八年十二月第一届全非人民大会召开以后,刚果民族运动党领导人卢蒙巴明确提出实现独立是刚果人民的基本权利的口号。一九五九年一月四日,卢蒙巴在利奥波德维尔人民集会上又提出刚果独立的口号,比利时军警对集会进行镇压,造成多人死伤。此后形成全国民族独立运动高涨的局面。一九六○年六月,刚果获得独立。非洲其他一些国家的人民也兴起了反对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
    〔12〕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的东北部,是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国际通航运河。它处于欧、亚、非三洲交界地带的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一八六九年正式通航后,英、法两国垄断了苏伊士运河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每年从中获得巨额利润,英国还在运河地区建立了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埃及人民为收回苏伊士运河的主权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埃及政府宣布将苏伊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中国政府及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发表声明,支持埃及的正义行动。同年十月,英、法和以色列发动侵略埃及的战争,妄图重新夺取运河,结果遭到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