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日寇英名载史册

  打日寇英名载史册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以演习为名,借口一名士兵失踪,突然进攻北平西南宛平县(今卢沟桥镇),中国驻军奋起抵抗,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七·七”卢沟桥事变。7月15日中共中央向国民党发出《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提出了具体措施。8月13日,日寇进攻上海,扬言3个月灭亡中国,由于国民党统治的中心直接受到威协,蒋介石集团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得不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同意国共合作抗日。
  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辖第115师、第120师、第129师和总部特务团,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红28军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第358旅第716团,父亲任该团团长。无论职位高低,他总是一心一意带领好部队,坚决完成党和上级交给的任务。10月,中央军委又将在南方13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任叶挺为军长,项英为副军长,张云逸为参谋长,开赴华中抗日前线。

挺进雁北抗日

1937年9月,大同、雁北、浑源、灵丘失陷,阎锡山命令国民党放弃恒山山脉,日军逼近长城各要隘,晋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9月28日,120师师长贺龙在山西省神池县义井镇召开军政委员紧急会议,决定358旅旅长张宗逊率716团主力随师部到五寨地区;李井泉政委率715团及骑兵连到神池以西、五寨以北地区打击日寇;父亲以716团第2营的骨干,组成约900多人的独立大队到敌占区朔县以北、同蒲线以西打游击,迟滞日军向神池、宁武的进攻,为120师主力在晋西北活动创造条件。会后第二天父亲就率队北上,出雁门关到雁北地区。
  雁北地区位于晋北,是陕甘宁边区的门户,也是晋绥蒙交通要道,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父亲率部北上,遇到败退南撤的国民党骑兵第2军,国民党官兵见他们人数这么少,装备又简陋说:“我们骑兵还跑不及,你们这些人上去顶什么事,还不是送死,军长何柱国也劝父亲和他们一同南撤。面对国民党官兵的“恐日病”,父亲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我们的根本任务是解除人民群众的疾苦,现在雁北父老姐妹正在遭受日本鬼子的屠杀、蹂躏,我们难道能置若罔闻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尽管我军目前还处于劣势,但我坚信只要紧紧依靠和团结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开展山地游击战争,任何强大的敌人都是可以战胜的。”于是,在国民党官兵敬佩的目光中,父亲率队继续昂然北进,扑向硝烟弥漫的雁北抗日战场。
  10月1日夜,父亲采用突袭制胜的战法,把支队的几个司号员全部集中起来,一声令下,一起吹冲锋号,各分队立即发起攻击,井坪镇(今平鲁县)睡梦中的敌人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当了俘虏。首战告捷,消灭日军200余人,击毁和缴获日军汽车、坦克、装甲车多辆,有力驳斥了“皇军不可战胜”的错误论调,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抗战热情。随后支队分为两路,一路袭击马邑安荣桥;另一路进攻岱岳镇,重创敌人后,宋支队折而向西,于10月4日收复平鲁县城。中共雁北地委由偏关移至平鲁县城,领导人民展开各方面的抗日斗争,积极配合宋支队。

破袭战,宋支队威名扬雁北

父亲指挥支队在同蒲铁路、同太公路展开了破袭战,破坏敌军依赖的交通线。父亲率队袭击了位于同蒲铁路上的山阴县岱岳镇、榆林村、马邑,并破坏桥梁数座,积极活跃在大同、岱岳、怀仁一带,使敌人顾此失彼。日军为准备忻口会战,日夜不停地运送武器、弹药和其他给养物资。父亲看到南辛庄的公路有一座木桥,桥北有二、三十米高的土坎,可以打伏击战。于是10月10日,宋支队进入预伏阵地,傍晚,由大同来的满载武器的日军运输汽车朝大桥开来,第一辆汽车见桥板被拆停下来,后面的汽车一辆接一辆停在伏击圈内,父亲一声令下,密集的手榴弹雨居高临下地泻向公路上的汽车,车上的弹药爆炸,火光冲天、烟雾滚滚,击毁汽车10多辆,日本兵被打得乱做一团,击毙日本鬼子100余人。23日,宋支队埋伏在周庄,伏击来犯日军,歼敌100余人,击毁汽车18辆。26日利用夜幕掩护,袭击了大同西南的口泉村,歼敌一部,震撼了同蒲铁路北端。宋支队的威名开始响彻大同、雁北地区,宋支队多次伏击日军运输队,割断敌军的电话线,切断了大同经雁门关到忻口的交通,有力配合了国民党军的忻口战役。
  1937年冬天,一支国民党骑兵部队指挥官赵承绥派人来邀请父亲到他的指挥部商讨协同抗日事宜,许多同志不相信他们的诚意,怕去后发生意外,都不赞同他去,但父亲为了共同抗日的大局,不顾个人安危,仅带3人前往会谈。国民党赵指挥官见父亲只带几个人到他的指挥部来,深表钦佩。父亲再三强调:大敌当前,国共两党、两军应捐弃前嫌,共同抗日。他谈古论今,风趣诙谐,充分显示出博学多才和坦荡乐观。经过会谈达成两军互通情报协同作战等多项协议,并加深双方了解,建立了极为友好的关系。以后父亲请他们送一部分雁北军事地图,对方守信用,给了地图,对今后对日军作战起了很大的作用。
  1938年1月,八路军120师整训中,雁北游击队编入宋支队,宋支队改名为雁北支队。日军惊恐不安,为了巩固后方,确保交通运输的安全,1938年初组织了三次大规模“围剿”雁北支队的行动。父亲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指挥主力在大同附近袭击车站、仓库,破坏道路,打得敌人晕头转向,都以失败而告终,不得不撤回各路“围剿”日军。

创建雁北抗日根据地

为开创抗日根据地,雁北支队挺进洪涛山区。由于日军的“三光”政策和土匪、伪军的抢劫骚扰,当地群众见部队来就立即外出躲避,对雁北支队也是一样,村村十室九空,见不到粮食。雁北支队不得不忍受了11天内每天只吃一餐,而且餐餐没有油盐的痛苦,坚决做到对群众秋毫无犯。父亲率领支队积极打击日寇汉奸,肃清土匪,向群众宣传抗日,帮助老乡担水、扫院、收秋,用实际行动感动人民群众,远近相传,百姓纷纷回家,送粮、送菜给雁北支队,群众把这支队伍看成是自己的子弟兵,亲切地称之宋支队。父亲指挥各武装工作团(队)深入各村、县、煤窑,发动群众建立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等自卫队,锄奸队等群众团体组织,展开站岗放哨、传送情报、锄奸反特、筹集粮款、救护伤员等活动,并大力发展党员和建立党政基层组织。山阴、左云两县的第一个党员,即口前村的李端、羊圈沟村的左才,均是父亲亲自谈话发展的。党组织的扎根,对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壮大和巩固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些工作团(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宣传队、工作队,工作成绩突出。雁北支队短短几个月,发展成两千多人的抗日队伍,并组建、培训了地方游击队,收编了杂牌部队。“雁北抗日游击队”是当地富户子弟李树恒、祝如云召集本乡镇青年六、七百人组成的,纪律松懈、祸害百姓、战斗力差,不收编可能成抗日的绊脚石,因此,父亲以开会为名,召李树恒、祝如云等头目来雁北支队驻地朱家窝村,严肃告诫他们,如果拒绝收编,就立即解除他们的武装,结果没费一枪一弹,收编了这支武装队伍,巩固了洪涛山区抗日根据地,又壮大了雁北支队,受到120师师长贺龙的高度赞扬。
  为了广泛联系和团结各阶层人士共同抗日,在左云、右玉、凉城等地区,中共晋绥边工委和雁北支队的武装工作队支持下,迅速成立行使政权职能的抗日救国委员会等政权组织。按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精神,工作队上门去做富户、大户家的工作,让他们为抗日出钱、出粮、出力。父亲亲自主持召开富户、乡绅座谈会,山阴县西山水头村富户孟祥一次捐粮50石,土布20余匹,很快带动了各村富户,形成了捐赠热潮。不少富户子弟参军、参政,直接加入抗日斗争行列。
  雁北支队初到雁北岱岳地区的时候,山阴县国民党警察署非常害怕,主动打开库房让雁北支队接受他们的枪支。父亲说:“枪让他们自己留着,但需要讲清的问题是,只要不与共产党、八路军为敌,不伤害老百姓,把枪口对准日本侵略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们就欢迎。”结果使警察署的人十分感动,以后曾多次帮助雁北支队筹款、筹粮。数百平方公里的洪涛山区变成生机勃勃、坚不可摧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1937年10月至1938年5月雁北支队同日军进行大小战斗百余次,歼灭日军2000余人,击毁日军汽车390多辆,缴获各种武器1000余支(挺)等军用物资,补充了本身。雁北支队在朔县、平鲁、左云、右玉、大同、岱岳等地区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引起了日本强盗和汉奸卖国分子的极端恐慌和仇视,因此多次组织扫荡围剿根据地,雁北支队在当地党组织和广大民众的支援下,坚决粉碎了日伪军对根据地的多次“围剿”扫荡。过后,雁北支队留下了一批干部和一支部队在那里继续坚持斗争,使雁北抗日根据地的红旗始终高高飘扬。

组成第4纵队


冀东是东北通经华北的咽喉要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在平西杜家庄的宋邓支队司令部。
   

 宋邓支队挺进平西西斋堂


  1938年5月,八路军总部决定120师的雁北支队和晋察冀军区的邓华支队会合,组成纵队,挺进冀东、热南、察东北,以雾灵山区为中心,开辟并创建根据地。于是5月25日,父亲率领雁北支队2000多人,来到宛平县杜家庄、西斋堂(现门头沟区),与邓华支队约2000多人合编为八路军的第4纵队。父亲为司令员,邓华为政委,李钟奇为参谋长,受聂荣臻指挥。

  

宋时轮


  我到门头沟区去寻访了父亲的革命足迹。在杜家庄,宋、邓支队会师司令部的房子修葺一新;在西斋堂,第4纵队司令部的大门粉刷了一下,标明是以前第4纵队的司令部,房里住有人家。不过西斋堂有个纪念馆,展示了门头沟区过去的革命斗争史,我拍了些照片。
  父亲善于利用战斗间隙对部队训练,尤其重视“三大技术”(投弹、刺杀、射击)和对干部的培训。他一向以治军严格著称,无论对干部或战士都一律严格要求,没有丝毫的放松。出操时,他总是先于部队起床,提前来到操场,如果哪个干部动作慢了或无故缺操,他决不讲情面,都要当众批评。为使干部先于战士了解和学会训练内容,提高干部的军政素质,他领导成立教导队,对在职干部进行轮训。对刚成立不久的骑兵大队也很重视,亲自为他们规定战术技术训练内容,亲自讲授、示范。同志们看他太累了,劝他休息,他说:“训练场就是战场,累也要练,如果我们不按战时要求练好作战本领,就消灭不了敌人,还会被敌人消灭。”在他的严格要求和严格训练下,部队的战斗力提高很快。
 

  

第四纵队骑兵大队向平北挺进。
  

 1938年6月,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平北、冀东,开展游击战争。
  6月8日第4纵队集中于西斋堂,誓师东征,全场响起了气壮山河的抗日战歌:
  战火连天响,战号频吹,决战在今朝。
  我们抗日的先锋军,英勇的武装上前线,
  用我们的刺刀、枪炮、头颅和热血,
  嗨!用我们的刺刀、枪炮、头颅和热血,
  坚决与敌人决死战。


参加冀东暴动

第4纵队随即兵分两路向冀东挺进。父亲率34大队,骑兵大队和独立营等部沿途连续作战,攻克南口、居庸关、昌平、密云,军锋向东;邓华率31、33大队经过战斗连破永宁、四海、沙峪等据点,攻入热河的兴隆县城。平北是平西和冀东的纽带,所以第4纵队决定把刘国亮的工作组和36大队,骑兵大队留平北地区打游击。第4纵队15天行程500里,挺进冀热边境后,与冀东党组织取得联系,屡战屡捷。
  平谷县城戒备森严,护城河夏季水深近6米,形成天然屏障,易守难攻。父亲仔细察看地形,机敏地组织精干小分队通过下水道隐蔽进入城内,悄悄打开城门,部队入城后,仅用3颗手榴弹便消灭了中心碉堡的敌人,解决了战斗,俘日伪军200多人。“神兵天降”的奇迹至今仍为当地群众所传颂。第4纵队收复了昌平、平谷、蓟县、迁安等日伪占领的县城和许多重要集镇。
  此时,正值盛夏,阴雨连绵,部队持续行军,趟水过河,指战员们整天衣服不干,不少同志腿脚都泡烂了,加上一些敌占区统治严密,开始群众不敢接近八路军,部队食宿异常困难。父亲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以身作则和同志们一起饿了吃一把自带的炒米,渴了喝一碗路边的雨水,指战员互相帮助,不掉队,不叫苦,进村夜宿街头,下雨就在屋檐下避雨,对群众秋毫不犯,许多群众感动得流泪,说:“天下哪有你们这么好的军队啊!”此后不少群众主动要求为部队带路,尽力掩护、照顾伤员、通报敌情。驻承德侵华日军宪兵大队长向上级报告时说:“共产军侵入后,在各部落分配宿营,部落民众供应共产军粮秣需要,该部全支付其代价。”由于他们“对居民不加任何伤害。使用驻当地居民侦探敌情之事是困难的,想利用他们做侦探者,都被共产军所运用。不得已,让士兵穿上便衣去侦探敌情,这也由于当地居民的告密有被绑架之虞。可见他们主义宣传的巧妙。”反映敌人的惊惧和哀叹。
  7月上旬,中共冀热边特委李运昌、胡锡奎发动了20余县和开滦煤矿,约20多万人参加的冀东武装暴动。暴动风起云涌,气势磅礴,约10万人的抗日联军和第4纵队相配合,驰骋于冀东原野,破坏敌人交通,摧毁日伪政权,仅三个月,除了铁路沿线的一部分县城之外,抗日武装控制了20个县和广大农村村镇,京山铁路停运半个月之久。冀东暴动胜利,震惊中外。开创了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
   1938年6月,八路军第四纵队参加冀东武装起义的部分战士。


平原作战受阻,回平西

由于没有在平原长期打游击的经验,青纱帐倒了,大部队老远都看的见,怎么办?北部都山、兴隆山,人烟稀少,日寇修了环山路,封锁很严,父亲带部队开进去很难站住脚又出来。而暴动武装数量庞大,缺乏统一领导,秩序混乱,纪律性差,需要整训,纵队伤亡大,缺弹药,冬装无着落,自身也需要休整。所以9月中旬,纵队党委开会研究,决定部分干部和游击队留冀东坚持斗争,纵队带走部分抗日联军及干部到平西整训,明年春天再回冀东。此方案上报晋察冀军区,父亲率领部队在蓟县、平谷一带活动,等待上级批示。10月9日河北省委、第4纵队、冀热边特委和抗日联军的主要成员负责人在丰涧县九间房村召开联席会议决定:第4纵队主力和抗日联军全部西进平西整训,留下三支精干游击队,分别活动在腰带山、洪山口、鱼子山等地区,坚持冀东游击战。不久,第4纵队在猪圈子再次遭到日军袭击,父亲受伤,电台也被打坏,队伍转移到潮白河以西。由于抗日联军组织不健全,人心涣散,部队西撤时,队伍无法掌握,大批自行离队,冀东的群众武装和军队损失很大。约4000人回到平西,受到中央军委和中共北方局的严厉批评。父亲和邓华没有完成任务,请求处分。第4纵队在延庆东北,昌平以北等地休整,并恢复平西抗日根据地。不过中央军委曾肯定地指出:“宋、邓支队深入冀东苦战数月,配合并促成地方党所领导的冀东起义,恢复冀东的中国政权,发动了群众,建立了冀东的游击区,扩大了我军在敌深远后方的政治影响,给敌人以打击,一般说来是获得了成绩的。”
  1939年2月7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以八路军第4纵队为基础,在平西组成冀热察挺进军,萧克任司令员兼政委,同时成立冀热察军政委员会,肖克为书记,马辉之、伍晋南、宋时轮、邓华为委员,与中共冀热察区党委书记马辉之一起领导平西、平北、冀东的军事、政治斗争,确定中心任务是巩固平西,发展平北,坚持冀东,创建冀热察抗日根据地。


   北京门头沟斋堂镇马栏村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