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毛主席诗词十九首》的批注〔1〕(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一、
        我的几首歪词,发表以后,注家蜂起,全是好心。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说得不对,我有说明的责任。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在广州,见文物出版社一九五八年九月刊本,天头甚宽,因而写了下面的一些字,谢注家,兼谢读者。鲁迅一九二七年在广州,修改他的《古小说钩沉》,然后说道:于是云海沉沉,星月澄碧,饕蚊遥叹,予在广州。〔2〕从那时到今天,三十一年了,大陆上的饕蚊灭得差不多了,当然,革命尚未全成,同志仍须努力。港台一带,饕蚊尚多,西方世界,饕蚊成阵。安得起全世界各民族千百万愚公,用他们自己的移山办法,把蚊阵一扫而空,岂不伟哉!试仿陆放翁〔3〕曰:人类今娴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无忘告马翁。
        毛泽东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
    二、
        击水:游泳。那时初学,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一群人终于坚持,直到隆冬,犹在江中。当时有一篇诗,都忘记了,只记得两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4〕
    三、
        心潮: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的前夕,心情苍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是那年的春季。夏季,八月七号,党的紧急会议〔5〕,决定武装反击,从此找到了出路。〔6〕
    四、
        踏遍青山人未老:一九三四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这一首《清平乐》,如前面那首《菩萨蛮》一样,表露了同一的心境。〔7〕
    五、
        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以下诸篇,反映了这一种心情。〔8〕
    六、
        水拍:改浪拍。这是一位不相识的朋友建议如此改的。他说不要一篇内有两个浪字,是可以的。
        三军:红军一方面军,二方面军,四方面军。不是海、陆、空三军,也不是古代晋国所作上军、中军、下军的三军。〔9〕
    七、
        苍龙:蒋介石,不是日本人。因为当前全副精神要对付的是蒋不是日〔10〕
    八、
        昆仑: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改一句:一截留中国,改为一截还东国。忘记了日本人是不对的。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别的解释,不合实际。〔11〕
    九、
        雪:反封建主义,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文采、风骚、大雕,只能如是,须知这是写诗啊!难道可以谩骂这一些人们吗?别的解释是错的。末三句,是指无产阶级。〔12〕
    十、
        三十一年:一九一九年离开北京,一九四九年还到北京。旧国之国:都城。不是State,也不是Country.〔13〕
    十一、
        长沙水:民谣: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所谓无沙水,地在长沙城东,有一个有名的“白沙井”。武昌鱼:三国孙权一度从京口(镇江)迁都武昌,官僚、绅士、地主及其他富裕阶层不悦,反对迁都,造作口号云:宁饭扬州水,不食武昌鱼。那时的扬州人心情如此。现在变了,武昌鱼是颇有味道的。〔14〕
    十二、
        上下两韵,不可改,只得仍之。〔15〕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文物出版社一九五八年九月刻印的大字本《毛主席诗词十九首》的书眉上写的批注。
    〔2〕引用的鲁迅的这句话,是毛泽东凭记忆写的。鲁迅一九二七年在广州编校《唐宋传奇集》,作《序例》,文末题记说:“时大夜弥天,璧月澄照,饕蚊遥叹,余在广州。”《唐宋传奇集》上册一九二七年十二月由北新书局出版,次年二月续出下册。
    〔3〕陆放翁,即陆游(一一二五——一二一○),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诗人。陆游有一首七绝《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4〕这是毛泽东对《沁园春·长沙》一词中“击水”的批注。
    〔5〕指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在汉口召开的中共中央紧急会议。见本卷第57页注〔4〕。
    〔6〕这是毛泽东对《菩萨蛮·黄鹤楼》一词中“心潮”的批注。
    〔7〕这是毛泽东对《清平乐·会昌》一词中“踏遍青山人未老”一句的批注。《菩萨蛮》,指《菩萨蛮·黄鹤楼》。
    〔8〕这个批注写在《忆秦娥·娄山关》一词那一页的天头上。以下诸篇,指《十六字令三首》(一九五八年出版的《毛主席诗词十九首》,《忆秦娥·娄山关》排在《十六字令三首》之前)、《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
    〔9〕这是毛泽东对《七律·长征》一诗中“水拍”、“三军”的批注。
    〔10〕这是毛泽东对《清平乐·六盘山》一词中“苍龙”的批注。
    〔11〕这是毛泽东对《念奴娇·昆仑》一词的批注。一九五七年《诗刊》一月号首次发表的这首词和文物出版社一九五八年九月刻印的大字本《毛主席诗词十九首》中,本词下阕的第八句作“一截留中国”,一九六三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诗词》中,照毛泽东的意见,将这一句改为“一截还东国”。
    〔12〕这是毛泽东对《沁园春·雪》一词的批注。末三句,指这首词的最后三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13〕这是毛泽东对《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一诗中“三十一年还旧国”一句的批注。
    〔14〕这是毛泽东对《水调歌头·游泳》一词的批注。其中所说“三国孙权一度从京口(镇江)迁都武昌”一典有误。一九八六年九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选》和一九九六年九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集》中,对“武昌鱼”的注释是:“据《三国志·吴书·陆凯传》记载:吴主孙皓要把都城从建业(故城在今南京市南)迁到武昌,老百姓不愿意,有童谣说:‘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这里化用。武昌鱼,指古武昌(今鄂城)樊口的鳊鱼,称团头鳊或团头鲂。”
    〔15〕这是毛泽东对《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的批注,指“舞、虎、雨”这三个韵脚字跟上文的“柳、九、有、酒、袖”不同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