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教训(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这是一个有益的报告〔1〕,是云南省委写的,见《宣教动态》一四五期。云南省委犯了一个错误,如他们在报告中所说的那样,没有及时觉察一部分地方发生的肿病问题。报告对问题作了恰当的分析,处理也是正确的。云南工作可能因为肿病这件事,取得教训,得到免疫力,他们再也不犯同类错误了。坏事变好事,祸兮福所倚〔2〕。别的省份,则可能有一些地方要犯云南那样的错误。因为他们还没有犯过云南所犯的那样一种错误,没有取得深刻的教训,没有取得免疫力。因而,如果他们不善于教育干部(主要是县级,云南这个错误就是主要出于县级干部),不善于分析情况,不善于及时用鼻子嗅出干部中群众中关于人民生活方面的不良空气的话,那他们就一定要犯别人犯过的同类错误。在我们对于人民生活这样一个重大问题缺少关心,注意不足,照顾不周(这在现时几乎普遍存在)的时候,不能专门责怪别人,同我们对于工作任务提得太重,密切有关。千钧重担压下去,县、乡干部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干,少干一点就被叫做“右倾”,把人们的心思引到片面性上去了,顾了生产,忘了生活。解决办法:(一)任务不要提得太重,不要超过群众精力负担的可能性,要为群众留点余地;(二)生产、生活同时抓,两条腿走路,不要片面性。
        毛泽东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指中共云南省委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关于肿病死人情况向毛泽东并中央的检查报告。报告说,今年春夏之间,云南省因肿病、痢疾、小儿麻疹等发生了严重的死人情况。造成这一痛心事件的主要原因是:领导作风不深入,对于今年紧张持续的苦战中需要特别关心群众的生活注意不够,对一些干部强迫命令、违法乱纪的严重情况估计不足等。目前,省委正在召开地、市委第一书记会议,根据毛主席在成都会议上的讲话精神,集中检查省委和地、市委两级的领导作风,接受经验教训,并准备采取以下措施:地、市委书记会议后,立即在党内和干部中进行一次整风,批判强迫命令和不关心群众生活的倾向;组织专门小组对肿病死人事件进行认真的检查,严肃处理死人事件中的违法乱纪和失职问题;立即执行郑州会议关于作息时间的规定,检查和改善矿山、水利工地等各个战线上民工的衣、食、住和劳动安全问题,从各方面调节群众的劳逸和生活,等等。
    〔2〕见《老子·五十八章》。原文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