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驰骋陕甘宁边区

  驰骋陕甘宁边区

日本帝国主义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东北三省,并导演成立了“伪满洲国”,蒋介石提出“攘外必先安内”,采取不抵抗政策,把东北拱手让给日本,助长了日本的侵略气焰,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华北五省,山西军阀阎锡山与日本侵略者签定了“共同防共”的密约,将山西和绥远出卖给日本帝国主义,并计划趁黄河水冰冻期大举进攻陕北苏区。


东征战役宋支队战斗在吕梁

1936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发出《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红1军团编为右翼队,东渡黄河,创立新的根据地,与陕甘根据地连接,解决红军给养和扩大问题。父亲宋时轮协助红15军团首长指挥投入东征战役。阎锡山紧急调整部署,准备实施反击。1936年3月,彭德怀和毛泽东果断决定:以红15军团作战科长宋时轮指挥两个主力营编成宋(时轮)支队,保卫已占领地区,归方面军叶剑英参谋长指挥的中路军编制内,钳制晋绥军主力,配合红军主力作战。宋支队进占吕梁山区石口、水头、关上等地,依托有利地形,展开游击战。在地方武装和广大群众的大力支援下,积极吸引钳制和打击晋绥军,仅以两个营的兵力使阎锡山晋绥军11个旅每天只能行进2至3公里,达七、八天之久,有力地支援红军主力北上,南下作战和扩军筹款工作,并使吕梁山区始终控制在红军手中。彭德怀、毛泽东将宋支队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取得的胜利,通报全军。4月,完成任务后,宋支队回归红15军团。


红30军军长和政委的情谊

为了避免大规模内战的爆发,争取和团结一切抗日爱国力量,扩大统一战线,积蓄抗日力量,中共中央先后派遣周恩来、李克农前往洛川和延安,与东北军张学良将军秘密会谈,达成了东北军、西北军与红军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协议。同时又利用蒋介石与阎锡山的矛盾,通过多种渠道,对阎锡山作了大量统战工作。中共中央于4月13日至15日召开军事会议,做出了“逼蒋抗日,回师西援”的战略决策。
  4月22日,父亲调任红30军军长,让原30军军长阎红彦任政委。毛泽东对阎红彦说:“宋时轮是很会打一下子的,你们合作一段时间,就了解了。”并招待两人吃了一顿饭,边吃边聊,谈笑风生,十分亲密。
  为保障红军主力回师西渡黄河,彭德怀、毛泽东决定红30军担任后卫,掩护主力渡河。掩护任务完成后,红30军却陷入敌人重围,军部电台受干扰无法同主力部队取得联系,前有黄河,后有追兵,空中有敌机轰炸,形势十分危急,父亲和阎红彦沉着冷静,机智地指挥部队进入高山密林,先向南再折向西,与敌人周旋了一个多星期。5月13日晚,部队在晋吉县平头关渡口,找到9只木船,准备迅速渡过黄河脱离险境,却被敌人发觉,先派飞机轰炸扫射,继以步兵紧追而来,在这紧急关头,父亲说:“阎政委,你带着司令部、政治部和部队先撤,我掩护!”阎红彦组织部队抢渡,父亲率少数兵力掩护。当父亲完成掩护任务撤回黄河边时,见阎政委还站在河边,就大声说:“哎呀!阎政委,你怎么还呆在这里?”“我不放心,在等你们。”两人同坐一条船过河,最终胜利回到陕北。父亲和阎红彦在短暂的20多天时间里,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东征中,父亲二次单独执行任务,并出色完成任务。东征结束后,红15军团领导曾几次向方面军提出,要宋时轮回军团工作,因父亲已担任红30军军长,成为独当一面的军事指挥员,就没有再回红15军团。


接替刘志丹,横扫陕边500里

东征战役中,红28军军长刘志丹在4月14日围攻三交镇时不幸中弹牺牲。刘志丹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是西北根据地和西北红军的主要创始人,深受群众爱戴,父亲也敬佩他。刘志丹牺牲时,年仅33岁,他英年早逝,是中国革命的重大损失。毛泽东为他题词:“群众领袖,民族英雄”。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5月中旬,父亲继任红28军军长,宋任穷任政委。
 
  

  

刘志丹
  
  

宋任穷


 5月19日,中央军委决定开始西征战役,彭德怀为西方野战军司令兼政委。根据毛泽东、周恩来电示,6月10日彭德怀下达命令:红28军、红81师和骑兵团组成中路军(又称北路军)由红28军军长宋时轮、政委宋任穷统一指挥,任务是:夺取安边、定边两城及小桥畔、城川寨、堆子梁等要点,在南起薛壕口、小河畔,北至蒙古地界,西至定边、盐池,东至横山500里广大区域内创建苏区,并控制有力之一部,准备消灭敌之增援部队。面临如此艰巨的任务,父亲和宋任穷深感责任重大,于是精心筹划、积极行动,指挥部队迅速打下定边、盐池等城镇。并严格执行民族政策,发动、组织和武装当地回民群众,消灭反动地主的武装民团和土匪。到7月底,俘虏马鸿宾、马鸿逵2000多人,缴获战马5000余匹。父亲指挥若定,北路军驰骋陕边500里,为开辟、扩大陕甘宁抗日根据地,打击宁夏和陕北敌军,保障西方野战军主力的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受到毛泽东、彭德怀的电文表扬。
  西征战役中红军英勇善战,声震中外,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一致称誉红军是“世界上最能战斗的陆军”。 


冲在山城堡阻击战前沿


 1936年10月9日,红一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不仅标志着红军长征彻底胜利,同时将红军的军事重点和革命大本营由以江西为中心转移到以陕甘宁为中心。红军会师后,军队得到休整、补充,军事力量增强。蒋介石寝食难安,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调集国民党近20个师分4路向红军进攻。
  11月19日,彭德怀发现山城堡地区川塬交错、沟壑纵横、地形复杂,便于大部队伏击作战,于是决定集中红军主力,伏击胡宗南的敌军第78师于山城堡。红28军的任务是钳制敌左路军,即胡宗南第1师,第1旅及跟进的第97师。红28军立即进入红井子地区,积极动员群众坚壁清野、封锁消息,使敌人进入战区,不得粮水,渴饿之极,不得消息,变成盲人瞎马。20日总攻战斗打响后,彭德怀急电父亲、宋任穷,由他们统一指挥红28军、红29军和骑兵团,以各种积极手段钳制敌左路军,保障红军主要方向的作战。毛泽东又以万万火急电令父亲宋时轮、宋任穷不仅要钳制敌左路军,还要控制定边、盐池于我军手中,以利尔后作战。胡宗南为占领战略要地,派飞机不断轰炸,拼命轮番猛攻,敌军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地向我阵地涌来,并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突破红军部分前沿阵地,在这万分危急关头,父亲不顾个人安危,亲自组织敢死队进行反击。当时敌人炮火很猛,同志们说太危险,要他赶快离开,父亲却说:“打仗还能不危险吗?”,依然坚持在前沿阵地指挥战斗。我红军浴血奋战,高喊着:“人与阵地同在!”,前仆后继,坚守阵地。结果敌人被死死地钳制在红井子地区,定边、盐池牢牢控制在红军手中,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改变了红军的被动挨打的局面。在中央军委的正确决策和三大主力红军的团结战斗下,巩固了陕甘宁抗日根据地,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


正确看待“西安事变”

1936年12月12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国民党东北军张学良和西北军杨虎城在西安扣押蒋介石,要求他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并邀请共产党到西安共同解决此事。当时很多人认为该杀了这个罪恶滔天的蒋介石,我父亲却看到了逼蒋抗日的可能,召集军机关科以上干部开了统一思想的会,他说:今年10月26日,中央领导和红军各部队的指挥员包括我40多人联名致电蒋介石及西北国民党各将领书的目的,就在于动摇、分化国民党内部,逼蒋、联蒋共同抗日,不能把整个国民党和蒋介石所有的部队都看成日本帝国主义的同盟军,事实也不是这个样子的。“西安事变”是大事,捉了蒋介石大家都高兴,但如何处理蒋介石,一定要听党中央的话,听毛主席的话,一定会有好的办法。果然毛主席派周恩来、叶剑英等人去西安谈判逼蒋抗日成功,使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等6项条件。
  事变和平解决,指战员们反应强烈,认为这是放虎归山。父亲和宋任穷立即组织机关人员深入部队进行教育和解释工作,父亲教育部队说:“我们是共产党的武装,一定要听党的话。蒋介石同意停止内战,联共抗日,对国家和人民都有好处。如果杀了他,让亲日派夺取了权力,对日本妥协、投降,国家就会灭亡,人民就会遭殃。”组织大家讨论,谈看法、放怨气,最后统一了思想认识,衷心拥护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决策。遵照上级指示,积极开展对友军的工作,父亲派人去驻扎在固原县的东北军第87师及时做联络工作,争取他们和我军紧密协同抗日,受到第87师的欢迎和支持。


    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

右三为宋时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