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丢书不如上门送书

“地铁丢书”不如“上门送书” 

 文/海纳  

近日,有人在北京、上海、 广州等地,组织了一场“丢书” 活动。他们派出很多的人,包 括一些影视明星,每人抱着一 堆新书,故意丢在地铁、航班 和顺风车里。据主办方称,这 次共丢了1万本书。主要目的, 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鼓励人们 利用通勤时间读会儿书。 这件事,听起来挺好玩的。 进了地铁,上了飞机,正好座 位上有一本新书。于是拿起来 阅读,既消磨时光,又增长知识, 还可以把这本书带回家,放到 自己的书架上。 而实际结果呢?却远没有 想象的那么美丽。据一位在北 京坐地铁的乘客介绍,看到空 座上有一本书,开始他以为是 谁在拿书占座,后来又以为是 哪个乘客把书忘在车里。再说, 地铁上天天挤得水泄不通,哪 有条件和闲心看书。 网友晒出的照片也证实, 那些丢在车厢里的书,要么被乘 客视而不见,要么被保洁阿姨收 走。只有少数被人拿起翻翻,很 快又放回原处。为此有人认为, 这样的活动,更像是“作秀”。 也有人说,丢书的初衷很好,但 却选错了时间、地点和人群。 人的需求是有差别的,有 的人喜欢读书,有的人不喜欢读书;有的人有时间读书,有的 人没时间读书;有的人愿意读这 样的书,有的人愿意读那样的书。 如果是真心鼓励和帮助别人读书, 那就要供其所需,投其所好。 前些日子,我在北京一个距 离地铁口不远的地方,看到一个 中年男人,摆了一个书摊。上百 本书,有新有旧,有薄有厚,全 部1元钱1本。一会工夫,就被 人买走了 30 多本。我问他:“你 的书怎么卖这么便宜?”他说:“家 里书架放不下了,所以要转让一 部分。如果一分钱不要,人家可 能不好意思拿,还可能怀疑我有 毛病。这样1元钱1本,就是要 把书送给需要书和爱读书的人。” 把书送给需要书的人,应该 是每个赠书者的愿望和目标。前 年我出了一套“幸福人生系列丛 书”,一共三本,分别是《成功 之道》、《幸福之门》和《城市 印象》。其中的大部,我都采取 定向赠送的方式,送给了想读书 和爱读书的人。一是送给本县中 小学校的学生,二是送给《唐山 晚报》读者俱乐部的读者,三是 送给家乡的亲友和村民,四是送 给周围的几家图书馆。为此,我 收到了很多的反馈。每当有人说 读过我的书后有什么感受时,我 就感到一份甘甜在心头。 人生的读书,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 属于“灌输性”读书。不管你 愿意不愿意,有兴趣没兴趣, 都必须坐在教室里,老老实实 地听老师讲课。不但要听,听 完了还要写作业,还要参加各 种各样的考试,以检测你的学 习成果。如果你不好好学习, 不仅要挨老师和家长的批评, 还会直接影响今后的前程。然 而,也正是在这种“强制性” 和“灌输性”的读书中,我们 获得了大量人生所必须掌握的 基础知识。 走出校门之后,人们的读 书,就变成了“自觉性”和“需 求性”。根据自己的事业需要和 兴趣爱好,有选择的读书。因为 对每个人来说,时间都非常宝贵。 所以必须读“急需”和“有用” 之书。只有闲来无事的时候,才 可以读一点消遣书。 很显然,“地铁丢书”是 一种商业行为。人家之所以把 花钱买来的书“丢”到公共场所, 就是为了提高自己企业的知名 度。虽然效果不甚理想,但“以 书做媒”的创意,应该给予肯定。 受此启发,我们希望更多写书、 编书、出书和热心公益者,组 成一支“丢书”大军,把更多 的好书,送给需要书和爱读书 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