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柏林声明〔1〕(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六日)

        柏林发言人已于十月十二日正式发表声明。该声明说:“德军已由攻势转入守势。”该声明又说:“此不应被视为吾人未来的作战计划,亦非谓三国公约中的任何一国业已决定或被迫将主动地位给予敌方,此不过表示德国及其盟友在作战三年以后业已赢得一个不易被攻的地位,而以镇静态度及必胜信心以观变化。”
        这后一段话是说谎的。但这个说谎对于目前法西斯的地位极其必要,这是因为今年希特勒的由攻势转入守势,和去年他的由攻势转入守势大不相同的原故。
        在去年,因为德国尚有余力,可以准备在今年再取一个攻势;因为日本法西斯和希特勒约好了不久就要爆发太平洋战争,而这就被认为是一则足以麻醉人民,二则足以牵制美国、削弱英国,而不致有第二条战线;此外还因为日本法西斯答应希特勒,在某种条件下(例如德国第二个夏季攻势达到了战略目的等)它可以进攻西伯利亚,和德国合力打击苏联:这三个条件,在那时都是存在的,或是可能的,所以希特勒在进攻莫斯科失败转入守势之时,他就不需要说出如像现时这类可怜的谎言,他就可以拿撤销前线总司令勃鲁齐区给他的军民人等看,说战争是由勃鲁齐区弄坏的,他自己当了总司令就自然有办法。
        果然,太平洋战争爆发了,英、美受了很大损失,日本闹得声势煊赫,这件事立即在德国及欧洲人民中起了麻醉作用,希特勒所遭受的夏季攻势失败与冬季红军反攻两个创伤,就被这副麻醉剂把他的痛楚减轻了许多。今年希特勒实施夏季攻势时,又果然没有发生第二条战线。
        在去年,希特勒一面应付红军的冬季攻势,一面还补充了旧部队的兵力,重新装备了新的兵力,又从意、罗、匈等国拉来了几十师军队,所有这些,是被希特勒及其一切法西斯伙伴们认为是自己还有前途的最主要的基础,他们感觉自己还有实力。在此基础上,希特勒果然举行了今年的攻势,虽然不如去年那样煊赫,但在七、八、九三个月间也颇迷惑了一时,使得人们似乎觉得希特勒还有很大气力似的。
        只有第三个条件至今没有动静。要说还有可能的话,那末,似乎只有一种时机,就是说,当英、美实行对德进攻或接近这种进攻时,法西斯们为了死里逃生起见,或者日本军阀们还会干一下。但是拿这个条件来配合希特勒今年攻势的预定计划是破产了。
        在去年至今年,三个条件实现了两个,这就是德国法西斯们一年结账时他们还可以自鸣得意的一面。
        但是还有另一面,就是说,三个条件一齐破产了。第一个,今年的攻势完全破产了。去年还有这个法宝,可以安慰自己,安慰人民,今年没有了。所谓“守势不应被看作将来的作战计划”,似乎还有第三个攻势的希望似的,但这只是完全的谎言。希特勒的旧军队是疲敝不堪了,精锐部分已经耗完。他的人力资源与军备资源即使再搜括,也不能组成一个像样的攻势了。过去所借以维系人心与借以延续法西斯生命的基础条件——德国的进攻实力,现在转到了它的反面,这个条件是基本上破坏了。就在这种时候,法西斯们需要以完全的撒谎来维系人心,但是世界上没有不拿实力而拿撒谎可以维系人心的。斯大林谦虚地说:“苏联力量不说较大,也不小于法西斯”,在希特勒攻势破产后,红军的力量是强大于法西斯的。在这种情况下,法西斯内部将发生分裂的危机,过去那样的团结不可能了。法西斯与人民间的矛盾一定要扩大,民心军心都很难维系了。德国与意、罗、匈、芬以至日本间的关系有大闹别扭的趋势,意大利甚至有倒戈的危险。欧洲几个中立国的态度也将起变化,某些国家或有加入同盟国之可能。
        讲到第二个条件,今年也是去年的反面。日本的胜利促起了美国的整军,美国以一年时间不但补偿了夏威夷一役的损失,而且正在积极准备进攻。和柏林宣布守势的同一天,罗斯福〔2〕说道:“关于开辟第二战场,吾人对于战略已有若干重大决定。其中之一,为吾人所共表同意者,即须要向德、日发动新攻势,以分散苏联与中国境内的一部敌人至其他战场。”日本是畏美如虎的。八月二十八日,日本海军情报部发言人说道:“自英国威尔斯太子号沉没后,美国即追加空军预算四十万万元,将战舰改造为航空母舰或改变其设计者共十四艘,又改造商船二十艘及设计中之商船七十艘,均改为航空母舰,这说明美国多么重视航空母舰。我国不能坐视美国建舰,要在美国建舰未成前采先发制人办法击灭之。”九月二十六日,东条〔3〕说道:“英国逐渐整备了战略路线,美国反攻企图日益明显,两国依靠其丰富资源,急速增强其战斗力,待时进行总反攻,大东亚战争的正规发展还在今后。”总之,日本在美国面前,吓得全身发抖了。德国呢?也是一样,十月十二日柏林发言人也说到:“美国业已开始大规模的军备计划。但无论其如何强大,若欲谋收复欧洲、非洲及亚洲,则非其力之所能及。”这后一句也是撒谎。实际上,法西斯们清楚地觉到,第二战场的魔影已一天一天地接近了他们的后门。八月二十八日,法西斯党卫军首领希姆莱的机关报,竟至于借了红军的威风去恐吓英、美,鼓舞军心。这个报纸说:“曾在东线举行空前剧烈战争的人员与武器,将予英国以最后的清算。我们应该问一问在东线战争严格考验后调至西方应付第二条战线的德国武装人员,他们之中每一人都迫切希望向英国,或者还可说向美国这两个敌人,试验他们在东线‘无限壮大’的力量。当英国一九三九年宣战时,他就不知道战争是什么,而我们更好地知道战争是什么,而现在我们完全知道战争是什么。”这就是向英、美说,我们是红军的学生,你们敢来吗!这就是向德国士兵说,我们是和红军交过手的,还怕第二条战线吗!法西斯们知道战争是什么呢?他们知道战争就是失败。十月四日,戈林〔4〕恐吓人民说:“如果我们在这次战争中失败,则德国的命运将是悲惨的,德国人民将被国际犹太人的毒牙咬断,并被消灭,德国将在地图上被抹掉。”总之,法西斯们现在是专靠撒谎与恐吓吃饭,而不能靠实力吃饭了。他们的进攻实力已经完结,他们的生命也就完结了。
        日本的情况稍有不同,他的实力还可以举行一个进攻,这是因为过去的战争还没有动用他的主力的原故。故日本是否还要向北或向南举行一个大的冒险,此时还不能作断定。但有一件事是确定了的,日本面前摆着一个美国反攻的大危险。拿日本现存实力和这个将来危险作比较,那简直是不能设想的。日本军部对于美国飞机、军舰的生产,表示那样彻骨的惊慌,就是从这件事实发生的。日本目前是站在这样的分歧点面前:还是照德国今年攻势那样来一个一定失败的冒险进攻呢?还是以德国作殷鉴保存这点力量以期在防御战中侥幸取胜呢?假定日本法西斯采取第一条路,那在德国说来,其意义是为了援助德国防御而使用日本的进攻,就是说,为了牵制美国与苏联在欧洲的攻势而使用日本的进攻,这和今年为了援助德国的进攻而使用日本的太平洋战争及希望日本进攻西伯利亚,大不相同。假定日本采取第二条路,那对日本当然有利些,但对德国就完全不利,也许在这个问题上东西两个法西斯国家要闹起别扭来。德国在今天以前利用了日本的进攻英、美,但没有能够利用日本进攻苏联。今后呢?德、日情况都有了很大不同,日本究竟采取什么政策,还要等一下才能看清楚。
        但是不论怎么样,世界形势已起了根本的变化,一切法西斯国家实际上都已丧失了主动地位,不管德国或日本,都是如此,也不管日本采取这样或那样的政策,都是如此。
    法西斯的命运是决定了,只有十分怯懦的人们还在害怕法西斯。
        根据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六日《解放日报》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解放日报》写的社论。
    〔2〕罗斯福,当时任美国总统。
    〔3〕东条,即东条英机。当时任日本内阁首相。
    〔4〕戈林(一八九三——一九四六),德国元帅。一九三九年被希特勒立为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