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取远距离包围迂回方法追歼白崇禧部〔1〕(一九四九年七月十六日、十七日)

  林邓萧〔2〕,并告刘张李〔3〕:
    十四日二十时电〔4〕悉。
    (一)广东只有残破不全之敌军四万余人,而我则有超过四万人之游击部队,只需要两个军加上曾生〔5〕两个小师即够解决广东问题,至多派三个军加曾生部即完全够用,不需要派出更多兵力。
    (二)判断白崇禧〔6〕准备和我作战之地点,不外湘南、广西、云南三地,而以广西的可能性为最大。但你们第一步应准备在湘南即衡州〔7〕以南和他作战,第二步准备在广西作战,第三步在云南作战。白部退至湘南以后便只有十万人左右了,宋希濂、程潜〔8〕两部是退湘西、鄂西,不会往湘南。
    (三)和白部作战方法,无论在茶陵、在衡州以南什么地方,在全州、桂林等地或在他处,均不要采取近距离包围迂回方法,而应采远距离包围迂回方法,方能掌握主动,即完全不理白部的临时部署,而远远地超过他,占领他的后方,迫其最后不得不和我作战〔9〕。因为白匪本钱小,极机灵,非万不得已决不会和我作战。因此,你们应准备把白匪的十万人引至广西桂林、南宁、柳州等处而歼灭之,甚至还要准备追至昆明歼灭之。
    (四)歼灭白匪应规定我军的确实兵力,我们提议为八个军,以陈赓〔10〕部三个军、四野五个军组成之。此八个军须以深入广西、云南全歼白匪为目的,不和其他兵力相混。陈赓之另一个军在湘南境内可以参加作战,但不入广西,准备由郴州直出贵阳,以占领贵州为目标。陈赓之三个军则于完成广西作战后出昆明,以占领并经营云南为目标,此点已和邓小平同志面谈决定(刘邓〔11〕共五十万人,除陈赓现率之四个军外,其主力决于九月取道湘西、鄂西、黔北入川,十一月可到,十二月可占重庆一带。另由贺龙〔12〕率十万人左右入成都,由刘、邓、贺等同志组成西南局,经营川、滇、黔、康〔13〕四省。你们经营之范围确定为豫、鄂、湘、赣、粤、桂六省,但你们的五十军须准备去云南,如白匪主力退云南,则还须考虑加派一部入滇助战)。
    (五)陈赓四个军到达郴州之道路,请考虑全部走遂川、上犹、崇义,分数路前进,未知该区有几条汽车路否?如有适当道路,似以这样走为好。
    (六)专门担任经营江西的两个军,不应担任其他任务。专门担任经营广东之两个军,应取道江西、大庾岭前进,而不走湘南,因湘南敌我屯兵太多,粮食必感困难。
    (七)准备深入广西寻歼桂系之八个军(四野五个军,陈赓三个军),进到郴州地区后,如能利用湘桂铁路运粮接济,最好全部取道全州,直下桂林、南宁,以期迅速。否则四野五个军取道广州、肇庆西进,迂回广西南部,陈赓三个军则经全州南进。或者以陈赓三个军协同四野专任经营广东之两个军共五个军,走大庾岭出广州,但陈赓不担任广州工作,只经过一下即出广西南部,而以四野五个军(其中包括五十军)由全州出桂林。
    (八)曾生部应即速出动,走江西入广东。
    (九)以上是否适宜,请你们考虑提出意见。
    军委
    午铣
    二
    林邓萧,并告刘张李,陈饶粟〔14〕:
    午铣电〔15〕谅达,兹补充数点,请你们连同午铣电一并考虑电复。
    (一)基于白匪本钱小,极机灵,非至万不得已决不会和我决战之判断;基于四野之总任务在于经营华中及华南六个省,二野之任务在于经营西南四个省,以及进军之粮食、道路等项情况,我们认为你们各部应作如下之处置。
    (二)陈赓四个军即在安福地区停止待命,不再西进,待十五兵团到达袁州〔16〕后,由十五兵团之一个军为先头军向赣州开进。这个军即确定其任务为占领赣州及经营赣南十余县。陈赓三个军、十五兵团两个军统由陈赓率领,经赣州、南雄、始兴南进,准备以三个月时间占领广州,然后十五兵团两个军协同华南分局所部武装力量及曾生纵队负责经营广东全省。陈赓率四兵团三个军担任深入广西寻歼桂系之南路军,由广州经肇庆向广西南部前进,协同由郴州、永州入桂之北路军,寻歼桂系于广西境内。然后,陈赓率自己的三个军入云南。在此项部署下,陈赓四兵团以外之另一个军即由安福地区入湖南,受十二兵团指挥,暂时担任湖南境内之作战,尔后交还刘邓指挥,由湖南出贵州。曾生两个小师应即提早结束整训,遵陈赓道路或仍走粤汉路速去广州。
    (三)四野主力除留置河南的一个军,留置湖北的重炮部队,留置赣北的一个军,留置湘西、湘北、湘中的三个军以外,以五个军组成深入广西寻歼白匪的北路军,利用湘桂铁路南进,协同陈赓歼灭桂系于广西境内。
    (四)上述这种部署是不为白匪的临时伪装布阵(例如过去在赣北,现在在茶陵,将来在郴州、全州等处)所欺骗,采取完全主动的部署,使白匪完全处于被动地位。不管他愿意同我们打也好,不愿意同我们打也好,近撤也好,远撤也好,总之,他是处于被动,我则完全处于主动,最后迫使他不得不和我们在广西境内作战。估计桂系是不肯轻易放弃广西逃入云南的,因为云南卢汉〔17〕拒其入境,云南还有我们的强大游击部队,至少桂系要留下一部在广西,而以另一部逃入云南,那时我则以陈赓三个军配以你们的曾泽生军〔18〕,就可以在云南境内歼灭之。到十一月间,我二野主力六个军已入黔、川,他想逃入黔、川也不可能。西北胡宗南〔19〕部主力已于午文〔20〕在眉县、扶风地区被我一野歼灭,其残部仅剩七万人逃往汉中一带。我一野决以九个军西入甘、宁、青寻歼马〔21〕匪,而准备于今冬或明春抽三个军出川北,协同二野经营西南,使西南残匪获得全歼。你们意见如何,望告。
    军委
    午篠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就追歼国民党军白崇禧部的作战方针问题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给第四野战军领导人并告第二、第三野战军领导人的两封电报。
    〔2〕林邓,指林彪、邓子恢,当时分别任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司令员和第二政治委员。萧,指萧克,一九○八年生,湖南嘉禾人,当时任第四野战军第一参谋长。
    〔3〕刘张李,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当时分别任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和参谋长。
    〔4〕指林彪、邓子恢、萧克一九四九年七月十四日二十时关于对南撤之敌的作战计划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
    〔5〕曾生(一九一○——一九九五),广东惠阳坪山镇(今属深圳市)人。当时任第四野战军两广纵队司令员。
    〔6〕白崇禧,当时任国民党军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
    〔7〕衡州,即湖南衡阳。〔8〕宋希濂,当时任国民党军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程潜(一八八二——一九六八),湖南醴陵人,当时任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国民党军长沙绥靖公署主任。
    〔9〕关于歼灭白崇禧集团的作战方针,毛泽东在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二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给邓小平、张际春、李达并告林彪、邓子恢、谭政的电报中再次强调:“总之,我对白崇禧及西南各敌均取大迂回动作,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再回打之方针。”
    〔10〕陈赓,当时任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1〕指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治委员的第二野战军。
    〔12〕贺龙,当时任西北军区司令员。
    〔13〕康,指西康省,见本书第300页注〔4〕。
    〔14〕陈饶粟,指陈毅、饶漱石、粟裕,当时分别任第三野战军兼华东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副司令员。
    〔15〕午铣电,即本篇一。
    〔16〕袁州,即江西宜春。
    〔17〕卢汉(一八九五——一九七四),云南昭通人。当时任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国民党军云南绥靖公署主任。
    〔18〕曾泽生军,指曾泽生任军长的第四野战军第五十军。
    〔19〕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
    〔20〕午文,即七月十二日。
    〔21〕马,指马步芳、马鸿逵,当时分别任国民党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和副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