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有可能成为战略转移的枢纽(一九四二年七月九日)

       胡服〔1〕同志:
    (一)六月九日电早已收到,书记处各同志都看了,因在考虑,故迟复。(二)我们很望你来延并参加七大,只因路上很不安全,故不可冒险,仍以在敌后依靠军队为适宜。(三)你的行止,以安全为第一,工作为第二,以此标准来决定顿在山东还是仍回军部。(四)但有一点须与你商酌的,即是山东的重要性问题。国内外局势是很有利的。反希特勒斗争今冬明春就有胜利希望,如此则明年秋冬就有战胜日本希望。苏、英、美三国团结得很好,影响到国共关系亦不会很坏。我们的方针是极力团结国民党,设法改善两党关系,并强调战后仍须合作建国。整个国际局势战后一时期仍是民主派各界合作的统一战线的民主共和国局面,中国更必须经过民主共和国才能进入社会主义。在此国际总局势下,国民党在战后仍有与我党合作的可能。虽然亦有内战的另一种可能,但我们应争取前一种可能变为现实。因此就须估计日本战败从中国撤退时,新四军及黄河以南部队须集中到华北去,甚或整个八路、新四须集中到东三省去,方能取得国共继续合作的条件(此点目前不须对任何人说),如此则山东实为转移的枢纽。同时又须估计那时国民党有乘机解决新四的可能,如蒋〔2〕以重兵出山东切断新四北上道路则新四甚危险,故掌握山东及山东的一切部队(一一五师、山纵、杨苏纵队〔3〕)造成新四向北转移的安全条件,实有预先计及之必要。(五)上述掌握山东任务须请你担负之。至于执行此任务,自以你在山东为便利,但如苏北比山东更安全则在苏北亦可执行,或在山东一时期再返苏北,最后再去山东,请你斟酌情形决定。在你确定行止后,中央即通知华中、山东及北方局付托你以指挥山东、华中全局的权力。(六)日寇正积极准备攻苏,时间有在本月底说,你们须准备应付此种局面。(七)日寇攻我方针之一是寻找我主要指挥机关给以打击。八路总部被袭,左权阵亡〔4〕是一严重教训,今春一一五师师部亦曾遇到危险,请予严重注意,一切主要指导机关及主要指导人总以安全为第一义。(八)学习二十二个文件〔5〕在延安收到绝大效果(延安有一万干部参加学习),在学习中发现各种纷歧错杂的思想并获得纠正,绝大多数干部都说两个月学习比过去三年学习效果还大,请你按照敌后特点注意指导此种学习。掌握思想领导是掌握一切领导的第一位。
        毛泽东
        七月九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胡服,即刘少奇。
    〔2〕蒋,指蒋介石。
    〔3〕山纵,指张经武任指挥、黎玉任政治委员的八路军山东纵队。杨苏纵队,指杨得志任司令员、苏振华任政治委员的八路军第二纵队。
    〔4〕一九四二年五月,日军向太行区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所在地进行“扫荡”。五月二十五日,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麻田指挥突围战斗中牺牲。
    〔5〕 二十二个文件,见本卷第 422页注〔4〕和第 423页注〔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