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华北作战的战略意见(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朱、彭、任、周(1)并告林彪(2):
        战略意见:
    甲、依据现时敌攻保定、代州(3)并向石家庄、太原,对灵、涞、广、蔚(4)四县似乎没有多兵据守的情况,依据蒋、阎(5)谈决在保定取决战方针,在晋北取固守方针的情况,为阻敌南占太原、石家庄,支持华北的持久战起见,拟建议蒋、阎派何柱国(6)骑兵军全部,另派桂军或中央军有力步兵一万五千至二万人,与我林师全部配合,受朱、彭指挥,在蔚、涞之敌向保定前进,灵、广之敌向代州前进确已深入之际,从灵、涞之间向北突击(反攻性质的中央突破),恢复灵、涞、广、蔚四县,然后向着大同、张家口、北平线,大同、太原线,北平、石家庄线,举行大规模的侧后袭击战,在灵、涞、广、蔚建立群众的及堡垒的根据地。如此着成功,还可用相当一部进出热河(7)方向,如此或能造成华北战争的新局面,支持相当时期的持久战。请你们考虑之后向蒋、阎建议。
        乙、不管蒋、阎协助与否,目前红军不宜过早暴露,尤不宜过早派遣战术支队,应候蔚、涞之敌脱离蔚、涞攻至满城附近,灵、广之敌脱离灵、广攻至繁峙附近,上述四县兵力极少之际(此时,涿州之敌当攻至徐水附近,大同之敌当攻至雁门关附近),然后使用我林师全部向北突出,依情况再分成无数小支或分成二三个集团,向着恒山山脉以东以西以北广大地区敌之空虚侧后,举行广泛的袭击战。若在敌之主力尚未集中于其主要的攻击点、敌之后方尚未十分空虚之时,暴露红军目标,引起敌人注意,那是不利的。若仅派遣战术支队,那是无益的。
        丙、如同意上述意见,就请暂时把我军兵力一概隐蔽并养精蓄锐,待必要条件具备时实行,那时应以王震(8)部位于策应前方、保持后路之地区。贺师(9)在晋西北之使用同此原则。
        丁、如出至敌后,须采取没收大地主政策,广泛发动群众,红军便不孤立。
        戊、蒋、阎保定决战、晋北固守的方针(见蒋十九日部署电),完全是处在被动的挨打的姿势下,如无上述一支奇兵袭入敌后,决难持久,只有实行上述计划才能变被动为主动。现在仅仅剩下此一着活棋,应向蒋、阎极力建议(暂不说红军单独行动,只要求派兵协助)。
        己、如能实现上述计划,即使保定、代州失守,也是不怕的。没有某些地方失守之代价,不能取得敌后活动的便利。
        庚、实行上述计划,须在灵、涞、广、蔚敌军甚少之条件下,须有敌后方敌兵不易活动而我步兵易于活动之地形条件。辛、以上作为一种提议,请考虑电复。
        毛泽东
        二十五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抄件刊印。
    注释:
    〔1〕朱,指朱德。彭,指彭德怀,当时任八路军副总司令。任,指任弼时,当时任八路军政治部主任。周,指周恩来。
    〔2〕林彪,当时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长。
    〔3〕代州,今代县。
    〔4〕指山西的灵丘、广灵和河北的涞源、蔚县。
    〔5〕蒋,指蒋介石。阎,指阎锡山,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
    〔6〕何柱国(一八九七——一九八五),广西容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骑兵第二军军长。
    〔7〕热河,指热河省,见本卷第5页注(5)。
    〔8〕王震,当时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九旅副旅长。
    〔9〕贺师,指贺龙任师长的八路军第一二○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