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社保集中认证彰显民生温度

文/张淳艺

近日,一段“九旬老人社保年审,家人抬着爬上三楼” 的视频,引发对退休人员领取养老待遇要进行生存认证的争议。7 月 5 日上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将全面取消领取社保待遇资格集中认证, 构建以信息比对为主,退休人员社会化服务与远程认证服务相结合的认证服务模式。这意味着,退休人员终于不用每年到社保部门报到,“自己证明自己还活着了”。(7月5 日《北京青报》)

一直以来,社会保险待遇资格集中认证类似“年审”, 退休人员每年要亲自到社保部门去“认证”,证明自己还活着, 这样才能领取养老金。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防止老人去世后子女继续冒领养老金,在现实中也确实出现过类似案例,严重危害了社保基金安全。不过, 社保集中认证在客观上也给退休人员带来诸多不便。许多退休人员年事已高,行动不便, 有的还长年卧病在床,到社保部门奔波一趟非常艰难。同时, 不少退休人员并不在参保地生活,而是随子女在外地居住, 每年专程往返一趟办理认证, 费时又费力。今年 4 月 25 日,湖北红安一位 90 岁的老人,由 55 岁的女儿开车带着从武汉赶到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再被抬上三楼进行社保认证,这一事件经报道后再次引发人们对于领取社保待遇资格认证的质疑。

实质正义是公共政策追求的目标,程序正义是公共政策目标实现的手段,二者在公共政策的制定与执行过程都不可偏废。防范冒领风险,保障基金安全固然是必要的,但在具体操作中也要讲求方式方法和人性化。从行政伦理上讲,作为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 有关部门有责任对参保人员的个人信息进行调查核实, 而不应由老人更多承担自我举证的义务。

过去,在缺乏其他认证手段的情况下,参保人在规定时段到指定地点进行集中认证,不失为一种“次优选择”。如今,随着互联网络和即时通讯的发展,我们完全有条件提供“更优选项”。比如,通过远程视频进行人脸识别,让老人省去奔波之苦。同时, 相关部门之间的资源共享,运用大数据技术进行信息比对,更能实现“寓认证于无形”。

从今年 6 月 1 日起,四川全面利用医保数据开展养老保险待遇领取资格认证,凡在四川参加养老保险的离退休人员,其住院就医的有效信息经社保认证系统筛查比对确认后,一律视同已通过当年养老保险待遇领取资格认证。也就是说,老人只要在医院住院,一年内就不需要重复进行社保认证,减少了不必要的麻烦。此外,一些地方建立了社保部门和民政部门的系统对接,民政部门如果录入了某人死亡的信息,社保部门就会第一时间知晓,停止这名参保人员的社保待遇,从而堵塞冒领漏洞。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取消社保集中认证,构建更具人性化的认证服务模式,“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就是养老、孝老、敬老的生动写照,体现了民生温度。当然,在强化便民服务的同时,也要做到“开前门,关后门”,加强风险防控。对于冒领行为一经发现,按照诈骗罪依法追究当事人法律责任,追回非法所得,并将其失信黑名单,从而提高弄虚作假的违法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