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生掉进裸贷陷阱说开去

从女生掉进“裸贷”陷阱说开去 

 文/丘生  

《齐鲁晚报》载:去年 9 月26日是女大学生张雅最后 的借款宽限期,债主声明, 如果到期仍不还钱,那两段 自拍的裸体视频和多张裸照, 连带她的家庭、大学信息,将被无情公布于学校校吧和相关 QQ 群,让她赤裸裸地在大庭广 众下曝光。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寒假开 始前,张雅通过借贷宝平台拿到 了5000元借款,双方约定利息为每月20%,期限为一个月。 在债主要求下,她拍摄了自己 的裸照和一段长达 5 分钟的不 雅视频,视频里她把身份证放 在胸前及身体其他部位不断摆 拍,拍完后交给了对方。这便是网上盛行的“裸贷”。 这种“裸贷”是“断崖 式贷款”,“死胡同式贷款”, 很可怕,一旦还不上钱,除在 校吧、相关QQ群公布个人 裸照、个人信息外,甚至父母 还会收到催债短信或者孩子 的裸照。更严重的是,无钱 还贷还要受债主摆布,出卖 自己的身体。四川女孩小玉 几个月前一次创业失败让她 背上3万多元债务,她只好“裸 贷” 应急。因为到期还不了钱, 目前债主正在四处“推销”她。 这个1996年出生的川妹子, 每个月的“包养费”标价为 7000元,还可以随男方去外 地任何一个地方,与“性奴” 无异。 事实上除了不幸的张雅、 小玉,目前已有相当数量的 女孩子掉入了“裸贷”陷阱。 据不完全统计,济南、东营、 烟台、青岛等地至少有百名 女孩卷入“裸贷”其中,年 龄多在 22 岁以下。 又有消息说,广东一帮 骗子冒充中国中医科学院等 单位的调查专员和专家,用 假医假药诈骗近300万元, 受害者多数是老年人。 还有媒体报道,广州市 民小菁(化名)和济南市民 小庚(化名)在近期发现自 己被冒名在济南注册了公司 或个体户。他们在济南的工商部门查询注册信息后发现,注 册人使用的是他们曾经丢失的身 份证。 是不是有人出售这些身份 证?记者在 QQ 手机端搜索“二 代证”,搜到一些头像为“出售 身份证、银行卡、淘宝到付”或 昵称为“二代证”的 QQ 号。记 者随意添加了几个卖家,以开公 司需要买身份证为由咨询,便有 卖家透露,二代身份证最低350 元一张。 阅读到这些文字,真有鲁迅 先生所形容的“毛骨耸然,汗不 敢出”之感。虽然听说网上乱, 但没想到乱到这种程度。这些乱 象尽管五花八门,但可以归结为 两个字:“诈骗”。冒充中国中 医科学院等单位的调查专员和专 家欺骗老年人是直接诈骗,“裸 贷”是打着贷款名义的变相诈骗, 网上出售身份证则是间接诈骗。 二代身份证的市场很大,用来办 不负责任的公司是一大用途,还 可以用来酒店开房,买火车票, 办手机卡,一旦被犯罪分子利用, 其后果不可想象。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飞 跃,现代人客观上已经生活在两 个空间,一个是现实社会生活之 中,一个是网络虚拟世界,而且 网络虚拟世界占据了更大比重。 想一想,从居家、上班路上到办 公场所,电视、手机、电脑与人 们如影随行。在这种情况之下, 当下犯罪分子犯罪往往不是破门而入,而是利用鼠标点击轻 松“潜入”。网络虚拟世界 的混乱直接伤害了公民的权 益甚至生命,无形破坏了社 会的和谐稳定,波及影响了 社会主义国度的形象。对此, 我们岂可等闲视之! 令人欣喜的是,《中华 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已 经出台,定于 2017 年 6 月 1 日正式实施。但现实告诉我 们,法律是人制定的,再好 的法律也还需要人来贯彻执 行。对出台的网络安全法, 必须采取有力的跟进措施, 才能发挥强大的法律威力。 我觉得,以下几点必须注意: 首先,要大张旗鼓地宣 传网络安全法,使之家喻户 晓,深入人心,成为人们自 卫的武器。 其次,要大力加强网络 电子警察队伍建设,让他们 的“千里眼”、“顺风耳” 遍布网络的各个角落。 还有,要充分发动群众, 发挥群众的作用。网络犯罪 受害者要第一时间向网警求 助,网络犯罪发现者要及时 检举网络犯罪行为,司法部 门对举报者要给予精神和物 质奖励。 无论人类怎样发展,平安 幸福始终是生活的主旋律。只要 我们高度重视,全民动手,一定 能还网络一个清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