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蔡和森(1)的信(一九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和森兄:
        来信⑵于年底始由子升⑶转到。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这是事实,不像唯理观之不能证实而容易被人摇动。我固无研究,但我现在不承认无政府的原理是可以证实的原理,有很强固的理由。一个工厂的政治组织(工厂生产、分配、管理等),与一个国的政治组织,与世界的政治组织,只有大小不同,没有性质不同。工团主义以国的政治组织与工厂的政治组织异性,谓为另一回事而举以属之另一种人,不是故为曲说以冀苟且偷安,就是愚陋不明事理之正。况乎尚有非得政权则不能发动革命,不能保护革命,不能完成革命,在手段上又有十分必要的理由呢。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党一层,陈仲甫⑷先生等已在进行组织。出版物一层,上海出的《共产党》⑸,你处谅可得到,颇不愧“旗帜鲜明”四字(宣言即仲甫所为)。详情后报。
        弟泽东
        十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城南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蔡和森(一八九五——一九三一),湖南湘乡永丰镇(今属双峰县)人。新民学会发起人之一,当时在法国勤工俭学。
    〔2〕指蔡和森托萧子升从法国带回的一九二○年九月十六日给毛泽东的信,信中进一步阐述他对组织共产党等问题的意见。
    〔3〕子升,即萧子升(一八九四——一九七六),湖南湘乡人。新民学会发起人之一。一九一九年赴法国勤工俭学。一九二○年冬由巴黎回到北京,当时毛泽东已回长沙。
    〔4〕陈仲甫,即陈独秀,见本卷第2页注⑵。
    〔5〕《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于一九二○年十一月创办的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