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科学把握共产主义长期性与阶段性的有机统一

文/杨 煌

党的十八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不断强调理想信念的重要性,强调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重要性。在纪念马克思诞200 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又一次强调要“深刻认识实现共产主义是由一个一个阶段性目标逐步达成的历史过程,”“只要人民成为自己的主人、社会的主人、人类社会发展的主人,共产主义理想就一定能够在不断改变现存状况的现实运动中一步一步实现。”这一重要理论观点提供了理解共产主义的新视角,强调了共产主义是理想与现实、长期性和阶段性的统一,从理论上破解了“共产主义渺茫论” 的迷雾,对于我们坚定理想信念,朝着共产主义目标奋斗指明了途径。

 

一、共产党就是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政党

“共产主义”从词源上讲,有“公有”、“共同体” 的含义。共产主义思想早已有之,但其概念源出 19 世纪 30 年代中期的巴黎秘密革命团体。19 世纪 40 年代,随着法国卡贝和德国魏特林共产主义思想的传播,共产主义一词也在欧洲逐渐流行开来,体现着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和批判, 期望实现一个超越资本主义的理想社会。随着《共产党宣言》的发表,马克思主义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无产阶级的支持,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共产主义学说,成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论指导。在《哥达纲领批判》一文中,马克思对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提出两个阶段的划分,即“第一阶段”和“高级阶段”。列宁出于俄国社会落后的现实情况,在论证未来社会时,把马克思界定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正式命名为“社会主义”,而把共产主义作为“高级阶段”的专有名词。不过, 列宁也强调:“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马克思把它称做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既然生产资料已成为公有财产,那么‘共产主义’这个名词在这里也是可以用的, 只要不忘记这还不是完全的共产主义。”这也就告诉我们, 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从根本上来讲,是同一种社会形态, 只不过成熟程度不同而已。

中国共产党理论来源是马列主义,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党。作为我们党根本大法的《党章》开宗明义强调:“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从成立之日起我们党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97 年来,没有任何改变、没有任何动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最终指向都是实现共产主义。中国共产党的成员是“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都要求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但在历史上,由于自身理论准备不足,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缺乏深入研究,加之受苏联共产党的思想影响,在一段时间里对共产主义没有形成正确的认识,曾经对于社会主义的长期性估计不足,犯过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急性病”。在认识到错误之后,我们党勇于纠正,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强调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重大成就的理论基石。但与此同时,有些人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把“长期” 认为是“无期”,认为共产主义可望不可即,甚至是望都望不到、看都看不见,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由此可见,没有对于共产主义清醒的理论认识,在实践上犯这样那样的错误,就在所难免;在社会上有些不正确认识,就难以澄清。

 

二、要把共产主义的“理”直起来

理直,才能气壮;理论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坚定。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一方面,坚持列宁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界定和区分,充分认识到社会主义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另一方面, 坚定不移坚持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和前进方向。同时强调: “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我们必须立足党在现阶段的奋斗目标脚踏实地推进我们的事业。”坚定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必须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理解之上,建立在对历史规律的深刻把握之上。

一方面,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共产主义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不可避免地同狭隘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发生冲突,达到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要求炸毁这个外壳。生产的社会性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固有的基本矛盾,它包含着资本主义社会中一切阶级冲突的萌芽,决定了资本主义的历史命运,决定了资本主义的灭亡、共产主义的实现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必然。

另一方面,只有从多个层次、多个角度出发,才能对共产主义形成科学完整的认识。第一,共产主义是追求人的解放的学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是其诞生的标志,至今已经有170 年的历史。这一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 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揭示了人类社会最终走向共产主义的必然趋势,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的理论基础,始终是共产党人向着共产主义前进的行动指南。第二, 共产主义是一个新的社会形态。人类历史发展是有规律的, 历史进程受内在一般规律支配,是按照历史的逻辑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从马克思主义的“五社会形态”看,人类社会要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是社会历史发展的抽象和一般规律,而不是每个国家具体发展的路径。由此可见,共产主义是超越了资本主义的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今天我们所讲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都属于这同一种社会形态。第三,共产主义是美好的社会理想。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共产主义表达了人们对未来社会的美好构想,是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共产主义理想不是漫无边际的空想,这是马克思主义对人类历史规律揭示,是历史的必然趋势,这一理想是通过实践塑造的,而不是人为对未来的随意描画。第四,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制度。这种制度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共产主义理论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消灭私有制”。因此,作为社会制度,共产主义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制度不是在未来某一天突然降临的“飞来峰”,而是在现实中不断孕育成熟的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就是处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这样的社会制度尽管仍然是“初级的”,甚至是“不合格”的,但从性质上来讲,具有共产主义的性质和因素。第五,共产主义是一种运动。马克思、恩格斯对此有过清楚和完整的表述:“我们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共产主义运动是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指导,以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为理想和目标的实践运动。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理论与当时正在兴起的工人运动相结合,开启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现已遍及世界各大洲和大多数国家,团结和影响着数以亿计的广大群众,汇成了不可阻挡的浩荡世界潮流。中国共产党成立和领导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就开始了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之后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改革,都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继续和深化。今天,我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已经发展到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历史阶段。第六,共产主义也是一种价值观念。主要体现为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勤奋工作、廉洁奉公, 为理想而奋不顾身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乃至生命,争做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由此可见,共产主义是具有客观性的历史必然,也是人类追求美好未来的不懈努力,并不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而是理想与现实、阶段性与长期性的有机统一。

 

三、立足现实,朝着共产主义目标不断奋进

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在对待共产主义崇高理想上,既要坚决反对“一蹴而就论”,也要反对“虚无缥缈论”,必须坚持阶段论和长期性的统一,自觉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忠实实践者。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提出,是我们党的重大理论创新成果,明确了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方位,既坚持了社会主义,又克服了急于求成,急躁冒进的错误。党的十九大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判断,进一步明确了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强调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最大实际。今天,如果忘记了共产主义远大目标,就会模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共产主义”性质,迷失前进的方向,失去精神动力;如果忘记了中国的社会主义还处于不发达的“初级阶段”,就会脱离基本国情,背离党在现阶段的路线、方针、政策。因此,我们要始终牢记共产党人是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坚持共产主义理想不能动摇,同时,要在新时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党现阶段奋斗纲领,把以人民为中心作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联结点,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和战略定力,积极投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之中,不断取得共产主义“接力赛”的优异成绩,向着共产主义远大目标不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