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网中秋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华魂寻访团:寻访腊子口战役纪念馆

  • 时间:   2018-07-06      
  • 作者:   杨苗、海风等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02

2018年6月13日,从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离开后,我们寻访团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寻访地。经过巍峨险峻的山崖,驶过无数急拐的弯道后,我们终于抵达位于迭部县腊子口乡的腊子口战役纪念馆。

image.png

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始建2005年,2009年在距腊子口战役遗址三公里的朱立沟修建了一座新馆。我们此行参观的就是新馆,占地面积12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657平方米。腊子口战役是军事史上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著名战役,也是红军长征进入甘肃境内最关键的一仗。腊子口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企图阻止红军北上抗日的阴谋,也因此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举世闻名的革命胜迹。展馆共三层,分四个单元。

进入馆内大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排壮观的组雕,从左至右分别是:李富春、聂荣臻、彭德怀、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张闻天和林彪,据讲解员介绍,他们都是腊子口战役的决策者和指挥者,九位红军领导人的塑像,各有姿态,栩栩如生。不同的站姿、动作、表情,把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领袖气度刻画得淋漓尽致。他们深邃的目光和坚定沉着的姿态,使我们看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人不屈不挠,英勇顽强的革命英雄气概。

image.png

左起:胡山、朱宏佑、讲解员稽虹、罗解难、陈海风、刘沛欣、杨苗

image.png

展厅前言

走进纪念馆,驻足观望着一幅幅照片、一件件红军用过的物品,聆听着解说员声情并茂的讲述,当年中央红军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烽火岁月仿佛就在眼前。

展馆的第一单元,利用人物组雕、图片、蜡像、文物、电动沙盘等各种形式,为我们完美展示了红军长征途中的著名战役和重要会议。

image.png

 

1935年9月,中央红军由四川北上,到达迭部县俄界村。中共中央在此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俄界会议”。会议批判了张国焘擅自南下的路线,并分析了其给中央红军造成的被动局面。在中央红军处在安危存亡的关键时刻,腊子口战役成为党史军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聂荣臻曾回忆说,“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将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故红军北上非打下腊子口不可。

第二单元,激战腊子口。我们观看了利用幻影成像、景观模型生动再现当时场景的解说片,聆听了讲解员的介绍,知悉了当年战斗的情景。

1935年9月13日,冒着雨雪交加的严寒,中央红军从俄界出发,继续北上,向甘南腊子口逼近。当时国民党军队已经在前面设置了3道防线,企图凭借腊子口天险地形将红军消灭在这里。为了围堵红军,国民党陆军新编第十四师在此设防,从山口往里,直到岷县,纵深配置重兵。党中央决定以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迅速夺取腊子口。16日下午4时,中央红军开始向腊子口守敌发起进攻。由于敌人火力凶猛,加之我方地形不利,几次冲锋均未成功。经过研究部署,决定采用正面攻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由王开湘率领两个连迂回渡过腊子河,攀登悬崖峭壁袭击东面山顶上的国民党军;正面强攻任务由第二营担任,第六连为主攻连,由团政委杨成武指挥。迂回袭击,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爬上壁立千仞的悬崖。一名16岁的苗族战士毛遂自荐,用一根带铁钩的长杆子从绝壁攀上崖顶、放下绳索,使迂回部队顺着绳索爬上悬崖,犹如神兵天降。霎时间,红军的冲锋号、重机枪和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山谷。17日清晨,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精心布置的防线,胜利夺取腊子口,打通了红军北上抗日的最后一道天险。战斗胜利了,但这名战士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名字,只知道他跟随红军走过了云、贵、川,从此只留下了“云贵川”这个名字。

image.png

红军苗族战士“云贵川”手携带挂铁钩的长杆攀登腊子口侧面悬崖的情景

image.png

参加腊子口战役的指挥人员和部分战斗英雄

攻打腊子口时,毛泽东一次又一次地派人到军团指挥所,问六连突击队的位置,有什么困难,要不要增援。由于口子太窄,敌人用手榴弹控制了木桥前面那段隘路, 50米的路面上铺了厚厚一层手榴弹破片和木柄。这场战实在是打得太艰苦了,六连官兵伤亡了多人。

战后,聂荣臻来到腊子口桥头,面对半尺深的手榴弹破片层,伫立良久,慨然长叹。

攻下腊子口的第二天,新任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的司令员彭德怀经过这里时也非常感叹,他说:“不知道昨天我们红一军团这些英雄,是怎么爬上悬崖峭壁投掷手榴弹的。”

长征中担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部主任(后为红四师政治部主任)、被誉为“党内一支笔”的书法家舒同,曾如此说:“腊子口的险要远胜于娄山关,悬崖绝壁,河流横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形势。”

“腊子口上降神兵,百丈悬崖当云梯。”这是《长征组歌》中的一句歌词,真实地反映了红军将士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

image.png image.png

   腊子口模型               炸毁的腊子口碉堡

展馆第三单元,有红军途经迭部路线图、红军遗留在迭部的各类革命文物、还有藏族群众帮助红军架栈道、开仓放粮、救助流落的伤残病红军等相关资料图片,再现出了藏族人民拥护和支援红军的情景。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到达甘南迭部,藏人卓尼第19代传人杨积庆抗拒了甘肃军阀鲁大昌从后路堵截红军的命令,决定对身处绝境的红军施以援手,密令部属把迭部崔古仓粮仓的粮食偷偷献给粮食特别紧缺的红军,指示守仓官和库兵以躲红军为名,跑进深山回避。这些粮食充分解决了红军粮草不足、人困马乏的燃眉之急,为红军突破腊子口、长征顺利过境北上,作出了巨大贡献。红军经过后,鲁大昌于1937年8月25日,策动“博峪事变”,惨杀了杨积庆土司及其家属共7人。1994年10月,甘肃省人民政府追认杨积庆为烈士。

image.png

19代的土司传人杨积庆

image.png

第四单元则着重反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迭部人民在长征精神的鼓舞下,军民团结共建红色热土,开拓创新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image.png

左起:杨苗、朱宏佑、陈海风、罗解难、胡山、刘沛欣

image.png

左起:朱宏佑、杨苗、罗解难、胡山、刘俊圆、陈海风

我们在纪念馆外的雕塑前合影后,又继续驱车前往腊子口战役旧址。

在距离纪念馆大约三公里左右的地方,我们见到了巍然挺立的一座纪念碑,上面镌刻有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腊子口战役纪念碑”。碑体长2.5米,象征着二万五千里长征;宽2米,象征第二次国内革命;高9.16米,象征攻破天险腊子口的时间是9月16日。

image.png

image.png

我们在纪念碑和纪念碑斜对面的腊子口战役纪念雕塑瞻仰并照相留念后,步行前往当年腊子口战役的碉堡处,

image.png

经过修整的碉堡傲立在崖口、雄踞腊子河。腊子口由东西两座山峰聚拢形成一道石门,藏语之意为“险绝的山道隘口”,当地人称“人过腊子口,像过老虎口”。整个隘口长约30米,宽近8米,两面是斧劈刀削般的悬崖绝壁,水流湍急的腊子河由北向南纵穿隘口。隘口处横架一座1米多宽的小木桥,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被称为甘川古道的“咽喉”。

我们在这里过木桥,穿天险,登高台,实地凭吊战争遗址,遥想当年红军浴血奋战、人喊马嘶枪炮连天的悲壮场面。只有身临其境,才知地势之险要、胜利之艰辛,才能感受到天险变通途所折射的翻天覆地变化,才能体会到继承发扬长征精神的重要意义。

硝烟弥漫、流血牺牲的年代似乎已经远走,但我们都知道,革命胜利来之不易。通过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悼念革命烈士的不朽英灵,我们应该倍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同心同德、齐心合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image.png

我们发现在腊子口还有一块纪念碑,竖立的大石碑上写着“绿色长征发起地”,黑色的大理石底座上镌刻着《绿色长征宣言》。原来是迭部县坚持以“红”带“绿”,推动绿色发展,开启了一场新时代的“绿色长征”。2009年,在“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前,中国生态学学会与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委、州政府共同举办了首届“中国生态文明腊子口论坛”,提出了“绿色长征”计划,发起了“绿色长征”行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正如迭部县领导所说:“时代变了,条件变了,我们共产党人为之奋斗的理想和事业没有变。”“我们下功夫打造‘红色’和‘绿色’两张名片,造福子孙后代。与全国人民一起迈向全面小康,这是我们对长征精神的最好传承!”

 

              杨苗/文  海风、解难、俊圆/图

 

北京《中华魂》网络信息中心在2017年成功组织“八一征程寻访团”和“不倒的红旗寻访团”的基础上,2018年6月再次组织了中华魂寻访团(含“红军长征”、“弹星基地”、“苏联飞鹰”三项寻访任务),以兰州为集结地,13天驱车八千余里,寻访了兰州八办纪念馆、兰州空战纪念亭、兰州烈士陵园、西宁红西路军纪念馆、青海原子城、酒泉东风航天城、甘肃高台红西路军纪念馆、甘肃临泽梨园口战役遗址、哈达铺长征纪念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会宁会师园、静宁界石铺纪念馆等红色景点。相关报道将陆续发出,敬请网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