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3376位地下党员暗战北平

  • 时间:   2018-05-15      
  • 作者:   老衲秘史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02

本文原载于2011年6月29日《北京日报》,作者不详,原题《3376位地下党员暗战北平》。


1.webp.jpg

根据地在接收电报

2.webp.jpg

原国会街北京大学四院礼堂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潜伏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地下党员终于可以走出黑暗,亮出身份。


从地下到地上、从秘密到公开,长期潜伏从事秘密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从此以城市管理者的身份开始新的工作、生活。


“原来是你呀”


1949年2月4日,热烈隆重的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入城仪式的第二天,中共北平地下党员在位于国会街(今宣武门内西大街)的北京大学四院礼堂举行会师大会。


北平城地下党员3376人中的2000多人出席了这次大会。2000多地下党员在会场外,按各自的单位整队集合。在这天前,很多地下党员虽然同在一个单位彼此认识,为同一场战斗共同奋斗,但是他们却不“相知”,今天终于知道原来身边的“他、她”就是自己的同志。惊讶、喜悦种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彼此的心头。


当时出席会师大会的有林彪、聂荣臻、薄一波、叶剑英、彭真等。林彪是第一个讲话的,他的第一句话就说,北平地下党从今天开始从地下转到地上了。此话一出,会场里群情激动。


当时担任北平高等工业学校地下党总支部书记的王大明对这次会议记忆犹新。


参加这次会师大会的地下党员们,很多人还保持着秘密工作时的习惯,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遮掩着自己的相貌。有的戴着帽子,有的甚至还戴着口罩。“大家把帽子都扔上了天,摘掉大口罩,彼此相认,互相指着对方‘原来是你呀!’那个激动、那个兴奋,真是!多少年了,到现在都忘不了”。


薄一波在会上说,过去三十年几次进北平都是不自由的,今天不同了,我们完全自由了,可以开这样的会!他还幽默地说:“在秘密工作时期,找一个十人的会场,开半天会都是很困难的,现在我们要开到天亮都可以。如果天气不十分冷,那到天安门开也成!”


彭真和李葆华把刘仁从后排请起来,彭真对大家说:“这就是多年来领导你们坚持地下斗争、富于白区工作经验的刘仁同志!”


“啊!”台下骚动起来。在城工部,大家亲切地称刘仁为“老头儿”,而绝大多数地下党员与这位“熟悉”的领导人素未谋面。


干训班上党群相认


会师大会上还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即党的工厂、学校、机关支部全部向群众公开。然而会后并不是所有的共产党员都马上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这是为什么呢?


在北京市档案馆馆藏《市委组织部工厂支部公开党的初步总结》中有这样的记录,即便是在已经获得解放的北平,地下党组织和党员的公开还是存在风险的。刚刚解放的北平社会秩序尚未完全稳定,国民党特务大部分潜伏起来,散兵游勇刚刚开始收容,同时,北平党的组织与上海等地的地下党组织还有许多联系,因此各工厂、学校党的组织一时还无法公开。稍有差池,很可能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但是,地下党组织和党员公开身份,是顺应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势所趋,这些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突出贡献的秘密工作者,也必然要转变自己的身份。北京市委对地下党员公开身份的方式和时间做了充分的准备。


4月初,市委进一步布置,“党员应从事公开活动,在生产、工作、学习中,虽不公开宣称自己是党员,但也不故意隐藏自己的面目”。


在3月中旬至6月中旬举办的两期市委干训班上,按照市委的安排,部分工厂中的党员和群众被抽调在一起学习,党员的身份随即向群众公开了。党员和群众这才真正的互相认识了。


事实证明这种公开的方式是成功的,不仅密切了党群关系,也奠定了回到工厂中公开党的基础,为接下来的全部公开取得了初步经验。


党的队伍迅速扩大


6月18日,中共北京市委正式宣布了公开党的决定,即在“七一”前公开所有的党组织。


而此时,一些工厂学校中的党员却对公开有些心存顾虑,担心暴露秘密,也有人在从事秘密工作时,为掩护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做一些“坏事”,现在说自己是中国共产党员,怕群众说自己差,怕群众看不起,给党组织抹黑等等。为此,传达会上做了动员和解释的工作,以消除党员在思想上存在的顾虑。22、26两日,市委组织部又分别召集各工厂、大学及各区中学党支部书记会议,专门讨论了支部的公开问题。


市委的决定下达后,全市各单位的支部经过酝酿和筹备,陆续开始公开的工作。据档案记载,北京大学医学院请群众参加公开后的支部大会,尽管天下着雨,仍有四五十位群众参加。邮政管理局支部党员公开,有的职工从南苑等很远的地方赶来参加。28日上午10时贴出了支部党员名单,直到下午7时多,看名单的人群就没有断过。成安玉是解放军的一名军官,而他在邮政管理局地下党组织的一个小组中只是一个普通党员。工人们看后“很觉诧异”,还说:“要是国民党时,这一定非是头不行。”


公开过程中,各支部都召开了党员大会,工人或学生群众可以自由参加,有的则是支部发出邀请。党的组织和党的会议迅速和群众见了面,将党“毫无顾忌地、坚决地、勇敢地放在太阳下,即千千万万群众监督之下了”。


党组织的公开大大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同时在公开的过程中,广泛向党外进行党的宣传教育,工人、学生等群众对党的认识提高了。有些群众打听入党的条件,要求入党,或向党推荐候补党员。


在北平解放后的一年中,至1949年底,共发展了新党员5860人。加上原地下党与新调来的党员,到1949年底,全市(不含中央和军委系统)党员总数增加到15228人。党组织公开后,党的队伍迅速发展壮大,从而为建设新北京奠定了可靠基础。


~~~参考阅读~~~

中央情报网


1941年9月,中央情报部成立,作为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统一的军政战略情报机关。


中央情报工作以日伪、国民党、欧美三方面为主要对象,将全国分为几个地区:陕甘宁地区,晋察冀地区,香港、上海地区,华中地区,重庆地区,西安地区。各地区建立情报电台、情报交通站、交通线等联络指挥系统。设点、连线、结网,情报工作形成覆盖全国的网络。


中央确定的地下工作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北平地下情报网


城工部系统


城工部面对学生、工人、普通市民等发展党的地下组织。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时,城工部发展的地下党员达3000多人,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也是城工部的一员。


社会部系统


社会部的工作对象是社会名流与敌上层人员,平西情报站就是社会部的一个重要站点。社会部系统也分为中央社会部、晋察冀边区北方分局社会部、平西地委社会部等,各自有情报人员在活动。


敌工部系统


敌工部的工作对象主要是敌方军事力量,主要任务是策反以及获取军事情报。



来源:「老衲秘史」;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