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他从新四军小战士历练成为抗美援朝空战第一批空中十勇士之一(上)

  • 时间:   2018-04-02      
  • 作者:   吴中直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557

编者按: 长篇纪实文学《听奶奶说》,用探寻的视角、情感的笔触、直抵心灵的文字,热情地讴歌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中华传统节日清明节到来之际,为缅怀为党和人民事业牺牲的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激发人们爱国热情,本网特邀该书作者吴中直,将书中吴奇烈士的英雄事迹浓缩为人物通讯,以告慰为国家独立、领士完整而献身的英烈之灵。分为三个部分、在三天刊登完毕:一、我伟大的父亲1944年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二、恋子心中苦、母子两地书,三、鲜血染红的战机,以此缅怀中国空军飞行员烈士吴奇同志牺牲67周年,请大家留意连载。编辑陈龙狮。


5ac1d348947f323c9def8932


 吴奇烈士遗像,由空军混四旅政委王香雄儿子王平凡提供。吴奇烈士,江苏省高邮人,17岁投笔从戎进入新四军抗大五分校知青队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担任军需助理,抗日战争胜利后随新四军三师北上,在秀水河子战役中只身生擒6名俘虏,在四平解放战、保卫战、四平攻坚战中屡立战功。1947年进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俗称东北老航校)学习,属该校第三批飞行学员。1950年8月8日参加上海空中保卫战。1950年12月4日,随部队进驻安东(丹东)参加抗美援朝实战。根据空一师荣誉馆公开的记录,吴奇烈士先后击落一架美F80、击伤一架美F86敌机。吴奇烈士于1951年10月16在空战中壮烈牺牲,空军于1951年10月25日,在沈阳为其召开了追悼大会。

 

先烈长眠化沃土 千红万紫映人间


清明感怀


人间四月春花绽,

毎到清明泪氿澜。

先烈长眠化沃土,

千红万紫映人间!

                          ——牟广丰题

年年清明祭先烈。今年清明将至,东北老航校研究会《蓝天之魂》编辑委员会特组织后代撰写一组纪念先烈的文章,将陆续发表。今天的第一篇是空军烈士吴奇之子吴中直撰写的《他从新四军小战士历练成为抗美援朝空战第一批空中十勇士之一(上)》

 

一、我伟大的父亲1944年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

 

1927年10月13日,父亲吴奇出生在江苏省里下河吴家牌坊的一个书香门弟之家。爷爷吴葵勋是扬州市的一名资深律师。奶奶徐惟英肄业于金陵女子学校中文系,是一个旧时代的新女性。而我的曾爷爷则是里下河一带德高望重的老中医。

像所有富家子弟一样,家境殷实的父亲读完私塾后考入当时教学质量较好的江都中学。一天中午,结束期中数学考试的吴奇,在前往食堂的路上,远远看到五六个穿着新四军军装的人站在校长室门口,吴奇一眼就认出了曾经教过他数、理、化的私塾先生冯贝叶,见先生正朝自己招手,吴奇飞快地跑了过来过去,一头扑到先生的怀里:“先生,我好想你!”

交谈中,吴奇这才知道原来的私塾先生冯贝叶真名叫冯定,冯贝叶是他做地下工作时用的名字,现担任新四军抗大第九分校副校长,此次来特请江都中学校长及在九分校授过课的老师参加该分校学员毕业典礼。

得知吴奇在江都中学即将毕业,冯定说,我原在的抗大五分校现已恢复招生,你已是高中二年级的人了,去后当教员教数理化也行,用你爷爷的方剂为学员看病也可以,那里正缺有知识的青年。我在五分校当过副校长,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去报名,最好再动员几个同学好伙伴一块去。

吴奇回到家时将见到冯定先生的情景原封不动地向妈妈复述了一遍,吴奇妈妈听后,觉得冯先生这个建议不错,好男儿志在四方。此时,新四军已在长江两岸建立了很好的群众基础,深受老百姓欢迎。但涉及吴奇参加新四军的事,吴奇妈妈虽然同意并支持,但内心仍有些顾虑,毕竟军人是个危险职业,吴家到吴奇这一代都是三代单传。三天前,森泰油坊家的徐朴夫来到家里,说眼下正是青年人报国的大好机会,吴奇早有报国之志,可以与自己一起到南京加入国军,他哥与叶秀峰是亲戚,而叶秀峰现供职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他现在镇江情报站工作,月收入很是可观,当时就被吴奇妈妈拒绝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奶奶知道父亲受冯定思想影响较多,不会去参加国军,此时的苏中、苏北两地虽是新四军的地盘,但日伪、国民党特务仍然猖狂,直接投奔设在盐城的新四军五分校沿途要过无数道关卡,十分凶险。好在冯定先生已暗自派出新四军地下交通人员接应,才将吴奇和他约好的吴济仁、张留良、吴基叶等儿时伙伴接到兴化。在兴化的一间破庙内,吴奇这才意识到所谓的抗大五分校实际是一所流动大学,尽管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按班、排、连编队。但仍穿自己的衣服,天不亮就吹起床号,还要穿戴整齐,迅速奔赴操场,进行各种军事训练。晚上十点钟才能休息。见此,与吴奇一起来的吴济仁、张留良、吴基叶等伙伴觉得抗大的生活与家里的生活差距太大,便在一周后离开了抗大五分校。

时任抗大五分校副校长张兴发问吴奇,你的同伴都走了,为什么你不走呢,我们新四军实行的来者欢迎,去者欢送,你如果想回家,现在就到司务处领取路费。

“我不会回家,我是来参加革命的。等把鬼子赶走的那一天我再回去。”

“不错,不愧是冯定同志的学生。好,过几天我们回盐城校区,回校后你到后勤处先管财务,编入知青队学习,你是高中生文化课没有什么可学的,别的学员边学习边打仗,你就边工作边训练吧。

坐落在省立盐城中学的抗大五分校其教学楼建于1913年,是一座两层砖木结构楼房,由于五分校在苏北地区扩大招生,全校设有九个队,学员1200多人。有来自部队基层的营、连、排、班干部,还有800多名知识青年学员及海外华人学员,朝鲜学员。吴奇因被编入知识青年学员班。日伪“扫荡”期间,分校随军转移,分校先后驻阜宁郭墅、张庄等地。校舍和教室除借住一部分民房外,主要是住在寺庙、停课的学校和其他公共房舍。挂上黑板,就是课堂,背包当板凳,膝头当课桌,铺上稻草打成通铺。冬天,门上挂个草帘,稻草铺得厚一些,大家挤在一起抱团取暖,夏天,一个班,一个排睡在大通铺,既闷热,又有蚊虫咬。在这种环境下,有的学员们有了“革命虫”、的传说。饮食,以杂粮作为主,山芋干,高粱、掺些大米做饭;冬天,能找到破布撕成条打草鞋就是“奢饰品”了。

    既是学员又是校后勤处的会计,吴奇对这两个角色乐此不疲,知青队教导员对他的要求是,只参加军事训练,上政治工作文化课时,吴奇才可以做自己的本职业务。由于人手紧张,分校的财务、给养,军需、军械等也只有三人,虽然分工明确,但一忙起来大家不分你我。与前几期学员不同的是,本期学员全职学习,几乎没有参加过战斗。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全面胜利,学员按时毕业回到所在部队。根据师领导指示精神,两个知识青年队随新四军第三师北上,吴奇被分配到7旅19团后勤处,职务为军需助理。两淮战役后,3师奉命进军东北,吴奇所在的19团在团长张万春、政委魏佑铸率领下,9月28日从淮安出发,徒步北上。于10月11日到达山东临沂。吴奇接到团长指示,到抗大一分校门口集合,陈毅代军长要给7旅的排以上干部作北上动员。听完陈毅代军长讲话后,吴奇这才明白,此次进入东北的部队除新四军第三师3万余人外,还有山东军区直属队一部,第一、第二师、第三师、第六师、第七师、第五师一部、包括鲁中军区、滨海军区、胶东军区和渤海军区的主力,共6万余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第359旅等部万余人的部队。他们共同的目的是为配合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境内作战。收复东北沦陷领土,对日本关东军发起全面进攻。

在山东临沂休息2天筹粮后,新四军3师日夜兼程北上,经蒙阴、莱芜、章丘、到玉田一带。本拟直奔山海关,后得知国民党军已由秦皇岛登陆,山海关已不能守,请示军委,改从冷口于11月19日出关,向锦西、锦州进军。这期间,三师徒步行军,跨越江苏、山东、河北、热河、辽宁五省,行程3000里,历时60天,于1945年11月25日到达锦州附近的江家屯。由于锦州失守,吴奇所在的19团于12月1日到达阜新进驻碳矿病院。吴奇当天被调到旅部后勤部仍负责给养工作。

    据朱文清回忆:1946年2月12日,正是东北严寒季节,林彪在彰武、法库地区,发动了秀水河子战役。秀水河子是一个有100多户人家的小镇,国民党13军89师一个加强团、一个山炮连、一个运输连驻扎在这里。这个加强团远离蒋军主力,林彪选择了敌人这个弱点,一举消灭了这个团,俘虏16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秀水河子战役打得非常惨烈,新四军3师7旅官兵,冒着连枪栓都拉不开的零下30度严寒冲锋陷阵,鲜血染红了白雪覆盖的道路,从黄昏打到第二天上午,没有机动队,也没有预备队,战斗最艰难时,机关人员、炊事班等后勤人员都上战场了。13日黄昏,第7旅2个团从东南及西南、第1师2个团从北及西北方向发起攻击,首先夺取虎皮山、北山等外围阵地,尔后攻入村内,展开激烈巷战。

 


秀水河子歼灭战纪念馆

 

按旅部指示,吴奇等机关人员随阻击部队进至王家窝棚地区阻援,鉴于援敌距秀水河子之敌甚近,在坚守阵地的前提下,七旅旅长彭明治决定集中两个营主动进攻,歼灭对面小荒地之敌一个营,以达到钳制和阻击的目的。吴奇于13日到达伏击地点,作战任务是阻击、歼灭国民党军第52军第2师一部,战斗异常惨烈。凌晨5时,我军发现6个国民党士兵仍在用机枪向我阵地扫射,扔了两棵手榴弹后机枪没有炸着。吴奇见此,就从一受伤战士手中拿起一支美式M3冲锋枪,趁着天还未亮迂回了过去,见吴奇冒着疯狂的敌机枪扫射,19团2营长大喊机关的同志回来,回来。国民党兵谁都没有想到我军会有人冒死绕到他们身后,吴奇用冲锋枪朝敌背后一阵扫射后,敌机枪哑巴了。这时,两个国民党士兵转身将枪口对着吴奇,吴奇大声喊道:“想活命的举手投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6个国民党士兵以为我军已将其团团围住,对抗毫无意义不得不放下武器举手投降。这次战斗吴奇一个人抓了6个俘虏兵,后被音乐话剧《迟来的红五星》说成吴奇生擒10个俘虏,那有点夸大,事实上,他迂回敌后时身上除一支M3冲锋枪外还有一支手枪。我2营阵地加强火力压制,为他的迂回提供了强大的火力掩护。在这次战斗中,吴奇荣立个人二等战功一次。

4月18日,四平保卫战打响,杜聿明向四平增兵达到了10个师。敌主力进抵四平近郊,向我防御阵地展开猛烈进攻。7旅奉命守备三道林子,这是四平侧后之主阵地与制高点,扼四平的咽喉,该阵地的得失,直接关系市区的安危。按七旅首长指示,吴奇作为第二批突击队,配合21团作战。据马益德回忆,我与吴奇到达前沿阵地时,东北民主联军第7师主力奉命由长春开到四平前线,与7旅共同守备三道林子。25日这天,敌军以陆空配合的方式向我三道林子阵地猛攻,首先集中炮火摧毁我工事,然后连续向我发起5次冲锋;我方多部联合反击,将敌击退。27日,7旅移至四平以东哈福车站一带布防,5月15日敌军集结10个师,分左,中,右三个方向我四平街发动全面进攻,16日,敌军以重兵向我第7旅阵地连续猛攻,战斗非常激烈。17日,哈福车站以南部分阵地被敌占领。18日,敌军在空军与强大炮火掩护下,猛攻我第7旅19团坚守的四平以东“3315”高地和塔子山阵地。敌军以几十门炮向我进行密集轰击,敌机擦着山头不断俯冲扫射。山头上没有可隐蔽的工事,战士们就利用石头缝和弹坑进行掩护,与敌反复争夺,一次又一次击退敌人的进攻,有三个连队几乎全部与敌拼光。与此同时,敌军在四平北线集中兵力,在空军配合下,猛攻我第7师20旅三道林子阵地,战斗尤为激烈。我阵地数次失而复得,杀伤敌数百人,最终主要阵地仍控制在我军手中。此时,敌军新6军主力进至赫尔苏,向我侧后之公主岭急进,有完全封闭我四平守军退路之可能。鏖战到5月19日,敌军开始全线出击,攻陷了四平咽喉要地尖子山,部队伤亡严重,吴奇所在的7旅随中长线撤向长春,五常。在战地医院一个伤员专门报告旅部参谋马益徳同志,他说如果不是吴奇在路边发现他并背他回来他可能牺牲在路上了。这次战役总结大会上宣读了立功受奖人员名单,吴奇立二等功一次。

父亲的同乡战友,张国焕对这段历史也非常熟悉,据他回忆: 1946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决定在刚刚解放的哈尔滨市成立汽车团,这也是我军历史上正式成立的第一个汽车团。汽车团编制有团部和三个中队,除团长、参谋长、副官、财务等为正式军人外,其余均为雇佣人员,装备则是缴获的60余台日产“福特”等破旧汽车。随着战争的发展,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汽车兵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仅有的三个中队已远远满足不了战斗保障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决定在汽车团基础上成立培养驾驶员的学校,根据实际情况,从民主联军总后机关、各纵队后勤机关抽调部分干部担任学校领导,分管训练、保障工作。

该校于1947年1月在哈尔滨正式成立,但附近的老百姓仍习惯称呼这支部队为“汽车团”。同年3月,汽车学校迁至佳木斯市。这时学校有700多人,汽车也达130多台。经过6个月的政治学习和技术培训,第一批学员于1947年7月正式毕业。送走第一批学员后,我与吴奇留校,另一部分迁至“东线”朝阳镇(即辉南),恢复汽车团称号。这时,我们留下来继续办学的同志也发展为团级单位,除团部机关外,下面还设有四个运输连和一个修理连、一个警通连,基本达到了正式团的架构。11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俗称东北老航校)来我校招收飞行员,学校要求符合条件的人员报名,我与吴奇都报名、体验了,结果吴奇体检合格,我因左腿中弹后部分肌肉萎缩,外科体检未能检上。吴奇到东北老航校报到时,我校派了一辆缴获的最新汽车将他们送到通辽。


来源:「吴中直」;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