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东北老航校与抗日军政大学血脉相承

  • 时间:   2017-11-10      
  • 作者:   蓝天之魂编委会      
  • 来源:   蓝天之魂编委会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363



——记东北老航校的历史沿革和发展 

东北老航校研究会《蓝天之魂》编辑委员会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一直在为创建自己的人民空军做着不懈的努力。

抗日军政大学成立后,我党一方面积极利用当时苏联的条件已培养、积蓄的航空人才,一方面在国内极其艰苦的环境里自力更生,坚持创办培育航空人才的相关教学机构;并在短期内培养出一批创建东北老航校的骨干力量为人民空军的创建和发展,为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建立和迅速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培养特殊(军)兵种“种子”的抗大三分校

1939710,抗大总校从延安转移至晋东南太行区,在延安留下部分师生组成了第三分校。

抗大一共有12所分校,三分校在延安,总校和其余11所分校均分布在各个抗日根据地。三分校是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着重培养特殊(军)兵种干部的军事学校包括炮兵、空军和军事工程等兵种。尽管这些兵种当时对于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来说还是空白,但对干部和技术人才的培养工作却早已展开。

三分校为培养(中)高级军事、政治、技术干部,先后设有军事队、政工队、东北干部训练队、炮兵队、工兵队、参谋训练队、步兵队,以及俄文队和工程队。党中央要特别培养和储备这些干部,为更长远的目标做着精心的准备。

194010月,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为适应抗战形势的发展和部队建设的需要,为向苏联专家学习特殊兵种技术并培养俄文军事翻译,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抗大三分校酝酿筹建俄文队。

19413月,三分校的俄文队在延安正式成立。

起初,从三分校毕业生及干部中抽调一部分人到俄文队学习。以后,陆续又从中央和军委直属机关、陕甘宁边区政府各部门、八路军后方留守兵团,以及各根据地前方部队和地方党政机关陆续调进一大批学生,分别编为俄文一队、二队。

194199日的“中央军委关于抗大总校和分校领导关系及任务分工的通知”中,明确指示“延安三分校培养特种干部。现有俄文一大队,炮兵一大队,工程一大队(内分爆破与摩托),参谋一大队在训练中。”

这时的三分校,俄文一大队只有俄文一队和二队;工程大队也只有爆破和摩托。

 

二、工程学校、俄文三队与俄文大队

(一)在安塞成立工程学校

几乎与三分校俄文一队的成立同时,19411月,根据王弼、常乾坤的建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第18集团军工程学校,以培养航空机械人才。随后在王家坪八路军总部设立了航空学校筹备处,开始了筹建航校的工作。筹建工作由王弼和常乾坤负责。

他们在丘陵沟壑中四处奔波,实地勘察、选择校址。经过多方考察,最终选定在延安北面的安塞县城西杏子河畔,一个非常隐蔽的小山村——侯家沟门村,以一排窑洞作为航校的校址。接着,他们又选定靠近延安至安塞之间一块称为“小扁沟”的平地作为机场。

他们准备了教材,亲自翻译并编写教学大纲;编写的教材有《空气动力学》、《飞行原理》、《领航学》、《射击学》、《轰炸学》,等等。

与此同时,开始选调学员。学员需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具有3年以上军龄,中共党员,政治表现好;二是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三是身体健康。

最终招收的学员包括:曾在共产党新疆八路军办事处航空班(1938年,共产党首次独立自主开办的航空学习班)学习过的吴元任;从中央党校选调的曾在国民党航校学过航空的熊焰;在国民党航校学习过航空,后又投奔到延安的欧阳翼、谢廷扬;从延安各学校、单位挑选的龙定燎、郦少安,等等;特意从冀南等根据地的部队招收的基层干部马杰三、刘玉堤等;还有山西敢死队罗俊才等;...。

 36日,中央军委任命王弼为工程学校校长,丁秋生为政治委员,常乾坤为教务主任。与王弼、常乾坤同时期从苏联学习航空回来的刘风、王连,担任教员。10日,在偏远的安塞县大山深处,一所为了“保密”而对外称作“工程学校”的神秘学校,在陕北安塞县的“侯沟门村”悄然成立了。

 “自己独立创办航空学校”——中国共产党20年来的梦想,终于迈出蹒跚的第一步。

学员们入校后,首先要自己挖窑洞,搬运床板,上山砍柴,烧炭,下地开荒,种菜。

46日,这所肩负重任的秘密学校开课。学员分成大班和小班。大班学员文化程度相对稍高一些,有的还学过一些航空基本知识,甚至接触过航空工作,如吴元任、熊焰等。大班设有航空理论课、空气动力学、俄语课等课程,由王弼、常乾坤亲自任教。小班一般是小学文化程度,有刘玉堤,马杰三等,主要补习语文、数学、物理等课程,也要学习俄文和航空理论。大班的学员同时又是小班的教员,在自己学习的同时,还要担任小班的数学、物理课教员。

在学习理论的同时,学员们都要到军械厂实习,在铁皮厂、木材厂等工厂学习做白铁工、电焊工、钳工、木工等;学校还要定期考试,考查学员们的动手能力。


 


照片1 曾经用于教学的大窑洞

同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由苏联提供飞机和技术的援助计划被迫取消。此时,由于日军疯狂实行的“三光政策”,使根据地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困难。为了贯彻中共中央精兵简政的要求,工程学校于10月合并到抗大三分校,改名工程队

 

(二)在延安成立俄文三队和俄文大队

此时,三分校已成立俄文一队、二队。工程队除继续补习文化课,进行航空教学外,仍需学习俄语,故称俄文三队。

俄文一、二、三队组成俄文大队,共有300余人。俄文大队大队长常乾坤常乾坤、王弼、同时还兼任教员

此时的俄文三队(工程队)负责人王弼。

俄文教员:王弼(兼)、王连(兼)、刘风;数学教员:吴元任;物理教员:熊焰。

该队教职员和学生中,有些人后来直接参加老航校的筹备、建设,并担任该校领导和骨干,其中包括:

校长常乾坤;政委王弼;一大队大队长,飞行教员刘风;学校修理厂厂长熊焰;机械厂厂长郦少安;翻译路夫;政治指导员张凤岐;校办秘书龙定燎。

在此之前,俄文二队已于19414月,从前方和部队、机关已陆续调进一批学生组建,开始学习。该队学员中,后来参加老航校的筹备、建设,并担任骨干的有:机械科科长张开帙;飞机场场长王诚;机械队队长欧阳翼;校政治指导员、翻译麦林(女)。


三、三分校曾一度改为延安军事学院

因三分校主要培养高、中军事干部和技术兵种,曾一度直属军委参谋部。194112月,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抗大三分校改为延安军事学院。在1217日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延安干部学校的决定》中指出:“军事学院为培养团级以上具有相当独立工作能力的军事工作干部的高级与中级学校。” “军事学院直属军委参谋部。”“军事学院下设高干队和特科队。特科队有炮兵科、工程科、俄文科和参谋科训练队。”俄文科就是由抗大三分校的俄文大队的一、二队组成的。

1943年,军事学院又与抗大总校合并。 

 

四、抢占东北,创办航空学校

1945年日本投降。

830日,在日本宣布投降仅半个月,党中央就向早已储备在延安的航空骨干传达了尽快赶到东北,筹建我们自己的航空学校的决定。

为了抢时间,第三天,92日,第一批建校人员王弼、刘风、蔡云翔、田杰、陈明秋、顾青等6人,即乘延安仅有的一架820号飞机(蔡云翔等人驾机起义飞到延安的)出发了。

102日,由魏坚带领的第二批人员林征、张开帙、许景煌、王琏、张成中、沙莱、吴恺、李素芳、熊焰、陈然、顾光旭、欧阳翼、谢挺扬、马杰三、龙定燎、麦林、李成服、路夫等人也赶赴东北。

紧接着,15日,常乾坤带领第三批建校人员吴元任、油江、刘玉堤、李汉、于飞、张华等20余人也出发了。

9月下旬,当第一批建校人员从延安到达东北后,立即开始调查飞机场,“抢”飞机,“抢”各种航空器材。

10月上旬,我军部队在凤凰城意外地发现,并且立即包围了一支300多人的、成建制的日本航空队(包括飞行和机务人员等)。经过谈判,10月下旬,“东总”开始对该大队进行收编。“东总”委派专程由延安赶赴东北的第一批筹建航校人员刘风、蔡云翔等,并从延安赴东北干部团选派黄乃一、张凤岐等,共8人,负责接收日本航空队,并将其正式改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航空队”。这8个接收人员中,刘、黄、张,均为抗大干部。

这时,先后从延安出发的,筹建航校的第二、三批人员,正风尘仆仆地向东北赶过来,并沿路不断搜集着宝贵的航材。

11月之后,东北局从赴东北干部队又选派20多名干部赶到辽阳、本溪和通化;为筹建航校做先期准备。

招收航校学员的工作,也同时在各部队中紧张地展开。此时,抗大一分校从山东渡海,一路辗转,12月下旬抵达通化1000多名学员中,按照政治、文化、身体等项标准进行审查,最终挑选出104人进入航空队。

1225日,东北人民自治军的炮兵学校校长朱瑞,与其后勤司令部政治委员吴溉之,联名向人民自治军领导“汇报”:“彭、罗、萧:(一)已从教导团抽出航空学生一百零四人,均为党员,身体均经过航空学校总队与卫生部门联合检查合格。...”

194611日,由延安派出的第一批建校干部、东北局选派的干部,与改编后的“东北人民自治军航空队”(由收编的日本航空队,和挑选出的抗大一分校学员等人组成),共同组建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在吉林通化中学操场成立。朱瑞和吴溉之,作为东北人民自治军的领导,分别兼任航空总队的总队长和政委。

扩编后的航空总队,下设民航队、教导队、学生队、机务队、修理厂等机构,共有500多人。

2月,常乾坤等从延安出发的航空干部,陆续带着沿途搜集的大量航材来到通化。他们的到达,大大加强了航空总队的领导力量,成立航校的条件日益成熟。



文件W4-1 朱瑞、吴溉之关于抽调航校学员致彭真、罗荣桓、萧劲光电。(19451225日)


文件 W4-2  1946210日 中国共产党东北中央局通化省委会的通知

这时,东北局通化省委发出的通知指出:即将成立的航空学校,隶属东北民主联军军政大学。“关于学校建设方面,原抗大总校改为东北民主联军军政大学,林彪同志兼校长、彭真同志兼政治委员、何长工同志任第一副校长、朱瑞同志任第二副校长、吴溉之同志兼任副政治委员、徐文烈同志任政治部主任。军政大学下设炮兵学校、工兵学校、航空学校(原航空队改为航空学校)。”


照片 4-2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政委吴溉之


照片 4-1、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总队长朱瑞


194631日,完全由中国共产党自己独立创办、领导的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简称“东北老航校”或“老航校”)正式成立了。航校主要领导有:校长常乾坤,政委吴溉之,副校长白起,副政委黄乃一、顾磊,政治部主任白平,教育长蔡云翔,副教育长蒋天然,训练处处长何健生,学生大队队长刘风、大队政委陈乃康。此外,收编的日本航空队队长林弥一郎担任校参议兼主任飞行教官。航校主要领导干部中69 %的成员来自于抗大。

航空学校成立后继续秉持抗大的办学精神,坚持三八作风,仍以抗大校歌作为自己的校歌。     

在艰苦动荡的战争环境中,航校经历了四次大搬迁,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航校大多数只有高小文化程度的学员们,短期内攻克文化理论难关;航校采用酒精代替航油;进行单座战斗机改装双座教练机;等等。最著名的是直接采用“九九”高教机做教学实践——老航校创造了世界航空教学史的奇迹!

在短短三年九个月的办学期间,老航校为人民解放军培养出大批航空人才;摸索,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并逐步形成了“团结奋斗,艰苦创业,勇于献身,开拓新路”的自身精神。

 

五、奔赴东北,入选东北老航校的抗大学员

19458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根据党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大批军队和干部纷纷从陆地、从海上火速进军东北,创建革命根据地。

初创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中,首批学员绝大多数就来自抗大的各分校。

其中,参加创办老航校的延安三分校抗大学员就有:吴元任、张凤岐、李熙川、刘耀西、龙定燎、刘玉堤、马杰三等7人。其中:吴元任,曾任三分校数学教员;张凤岐兼任“老航校”学生队副政治指导员。

此外,东北局选派参加创办老航校的还有姚俊等抗大二分校学员。

而从抗大一分校奔赴东北的1000多名学员,更是老航校的最主要的学生来源。经政治、文化和身体的审核后,入选老航校的学员有:徐登昆、吉世堂、李国治、韩明阳、高月明、陈继发、臧文亮、王恩泽、张宪志、董献真、林虎、孟进、牟敦康、张积慧、翟满绪、张建华等104人。

老航校成立后,在“飞行一期甲班”的首批12名飞行学员中,已经查明全部,100 %全部来自抗大各分校。


照片5-1  一期甲班12名学员全部来自抗日军政大学各分校,他们是:姚俊、孟进、刘耀西、张建华、翟满绪、吴元任、李熙川、张凤岐、阮济舟、于希和、吉世堂、龙定燎。

六、东北老航校的传人——空军航空大学

新中国成立后,老航校 “一分为七”——相继在各地扩建为7所航校。这些航校不断完善、发展,内部分工、分级也越来越细,逐渐形成了宝塔式的结构。

东北老航校第三大队19484在黑龙江省东安(今密山)成立,19494月随航校迁至长春后,97日改称混合大队1215改编为空军长春入生大队1950523日扩编为空军航空学员预科总队,标志基地正式诞生。

“空军航空大学飞行基础训练基地” 成立于1950523 19545月更名为空军第一航空预备学校”;19866月更名为空军第一飞行基础学校”;19928月更名为空军长春飞行学院”。

20046月空军航空大学成立空军长春飞行学院转隶航空大学并更名为飞行基础训练基地”。

飞行基础训练基地”,是空军航空大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老航校的薪火,代代相传。 “东北老航校的传人”传到了空军航空大学。

空军航空大学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最高学府,为我军培养出了大批优秀的飞行人才,被誉为中国空军“飞行员的摇篮”、“英模的摇篮”、“将军的摇篮”和“航天员的摇篮”。

 

结束语

 

抗大,在中国共产党人的这条曲折、漫长的飞天路上,起到了不可低估的承前启后的桥梁作用。

正是这些曾经在抗大工作过、学习过,并经受过抗大洗礼的航空干部和学员们,在初创的航空学校,继承了抗大精神,并继续发扬光大。他们以抗大校歌作为老航校的校歌,在全体教职员工和师生们的共同努力下,书写出了一篇篇感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创业篇章!

正如彭真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老航校建校40周年”的题词中所说:老航校是“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

 

抗大精神,是老航校师生的精神支柱,鼓舞着老航校人勇往直前!

 

如今中国的航空、航天事业蒸蒸日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大飞机已翱翔在祖国的天空!我们英勇的飞行员保卫着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卫星正在环视着我们的地球。

正是抗大,对这些航空种子的基础培育,使得老航校这个摇篮里的种子得以健康发芽、成长;抗大精神,已深深融入老航校人的血液中。在解放战争的艰苦环境下,航空种子茁壮成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经受战火的考验,让空中强盗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在和平年代,不忘初心,强军强国,彰显军威国威,捍卫着祖国的尊严!

 

摘自:

 《北京外国语学校简史》1941——1985  P1;北京外国语学院校史编辑委员会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北京外国语学校简史》1941——1985  P2;同前

 《追梦起航》(201512月) P75;空军政治部

 《北京外国语学校简史》1941——1985  P3;同前

 《追梦起航》(201512月) P75;空军政治部

 

注释:

  “空军航空学员预科总队”——新中国诞生了第一所飞行基础学校。(摘自《通天之路》:“硝烟中诞生”)

 20046月,空军航空大学在空军实施战略转型建设的关键阶段应运而生,基地成为航空大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标志着飞行基础教育在空军战斗力培养过程中的战略地位更加突出。(摘自《通天之路》:“转型中飞跃”)(注:该书出版于2010年,所述基地和学校的演变仅限于在此之前)

 

 记:

2016年,正值东北老航校成立70周年之际,为深入、系统地挖掘老航校的历史,弘扬老航校精神,空军航空大学成立了“东北老航校研究室”;老航校的前辈和后代们在老航校的摇篮——黑龙江省密山市,也成立了“东北老航校研究会”(简称“老航校研究会”)。

2016年,活动中,航空大学的学生们和老航校后代激动地共唱同一首歌——“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抗日军政大学、东北老航校、空军航空大学,三个不同时期的学校,传承着同一首 “抗日军政大学校歌”。这既是老航校的校歌,也是空军大学的最经常唱的歌。激昂的歌声,唱出了几代航空人共同的心声——我们要做“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