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逻辑理路

  • 时间:   2017-06-15      
  • 作者:   欧健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58

编者按: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理论创新成果概括为“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这一创新成果的形成有其自身的逻辑理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继承与发展是其形成的理论逻辑,对“怎样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历史课题不断探索是其形成的历史逻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发展新要求的科学回应是其形成的实践逻辑,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是其形成的内生逻辑。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改革发展稳定、内政 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体现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理论和实践创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尽管学术界有部分学者如何毅亭、严书翰、韩庆祥等已从学术研究的层面使用“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概念来表述这一创新成果,但官方的正式表述一直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直到党的十八届五中全才第一次正式提出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用“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来概括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创新成果,是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进一步提升,这一表述更科学、更规范,更具涵盖性和包容性。

       事实上,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习近平系列讲话精神或者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研究一直是理论界 研究的热点问题,但侧重点大多偏向于研究习近平系列讲话精神的精神实质以及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内容体系和逻辑结构,对这一思想形成的自身逻辑的研究成果尚不多见。基于此,本文以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实践逻辑、内生逻辑为视角,梳理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以下简称“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形成的逻辑理路。

       一、理论逻辑: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继承与发展

       研究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形成发展的逻辑理路,首先必须厘清这一思想形成的理论逻辑,这样才能讲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在学理意义上,理论逻辑反映的是事物的内在联系,不仅表现出相关事物之间的逻辑继承、逻辑脉络和逻辑发展,还表现出相关事物之间所呈现出的复杂的逻辑关系。它解决的是事物发展中的“源” 与“流”的关系。依此而论,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立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方法和原则,开拓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

       (一)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全面研读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可以看出,习近平将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灵活运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国理政实践,使得这一创新成果闪耀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光芒。关于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来解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同步发展问题,习近平指出:“我们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适应我国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变化来推进社会发展”。关于坚持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主体思想,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贯穿始终的基本思想。习近平当选为总书记之后的首次亮相就向人民作出这样的承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问题上,习近平提出中国梦是人民幸福梦,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中国力量,中国力量就是人民的力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问题上,习近平提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要在补齐短板上多用力”,其中一个重要的“短板”就是解决好贫困人口脱贫的问题,让最大多数的人民群众都能更好享受改革发展成果。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在社会主义事业中居于核心地位的思想,是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政权建设经验基础上提出的无产阶级政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当然,前提条件是无产阶级政党自身没有任何特殊利益且具有严格的组织纪律。“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不同的利益。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始终坚持这一原则。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习近平提出一个重要论断:“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这一论断将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无产阶级政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上升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高度,是对社会主义本质认识的深化和发展。十八大以来,在推动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实践中,习近平一直强调共产党员决不能有任何特殊的利益,要始终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坚持群众路线。他指出:“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靠什么 ? 最重要的就是靠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管党治党原则的坚持。此外,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把握基本国情和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坚持整体与部分的思维方法安排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推进改革开放和各项建设、以辩证的思维方法对待经济发展与生态建设的关系,等等,都是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在新一届党中央治国理政实践中的具体运用。

      (二)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鲜明主题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新一届党中央“开局”之初就旗帜鲜明地强调的。习近平在建党 95 周年讲话中提出“不忘初心”,就是强调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坚持。理论界对于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主要内容有不同的概括,有学者概括为“九论”,即目标论、道路论、方略论、理念论、治理论、依据论、保障论、本质论、认识论;有学者将概括为“八论”,即民族复兴论、主题主线论、“四个全面”论、发展理念论、“五位一体”论、国防建设论、合作共赢论、思想方法论,等等,这些概括都能涵盖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基本内容。从其内容看,每一“论”都是对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继承与发展。试举几例加以说明:其一,关于“两个一百年,伟大中国梦”的奋斗目标,是对邓小平 20 世纪 80 年代提出的“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现代化”战略思想的整合与提升。其二,关于“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是对毛泽东党建“伟大工程”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建思想的深化与发展。从思想发展脉络看,前几代领导集体强调了治党要“从严”,以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建设和执政能力建设为主线,全面加强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反腐倡廉和制度建设。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既是对上述思想的继承,同时又将全面从严治党置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的大战略之中,是对党建理论的提升。其三,“五大发展理念” 是对科学发展观的升华。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旨在推动发展方式转型。五大发展理念丰富了“以人为本”的内涵,创新、绿色、共享理念分别从发展动力、发展方式、发展目标方面与“以人为本”进行对接,使“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原则得到具体体现。同时,五大发展理念更加深化了“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内容。因此,理论界一般认为五大发展理念是科学发展观的“升级版”。五大发展理念是我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所取得的最新理论成果,是对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其四,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的论断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发展。党的十三大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总依据。十八大继续强调,“推进任何方面的改革发展都要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长期过程,其间会呈现出若干阶段的不同特征。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提出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的判断,就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继承与创新,是现阶段治国理政的根本依据。

        二、历史逻辑:对“怎样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历史课题探索的必然产物

       回顾近代以来的历史可以看出,中国人民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追求是一部渐次展开的气势恢宏的历史画卷,与之相伴随的是中国共产党对治国理政科学化和现代化的追求。因此,研究当下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思想,必须运用历史的方法。恩格斯指出:“逻辑的方式是唯一适用的方式……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这是指导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方法,依此方法更能清晰地认识到历史发展的必然性。

       (一) “怎样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在实践领域的探索及失误

       自社会主义进入实践领域之后,共产党人对如何更好地治国理政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其间既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也有过严重的失误。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领导的俄共(布)在实践中对建立在生产力和文化建设落后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何治国理政进行过有益探索,其间,俄国社会主义经历了由“战时共产主义政策” 到“新经济政策”的发展过程,在实践中列宁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一是必须坚持既要党的“总领导” 又要实行党政分工原则;二是必须锻造一批素质优良的干部队伍,要让那些信仰坚定、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道德品质优良、业务水平高的人才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管理;三是必须坚持人民主体性,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让人民参与国家的治理和监督;四是必须倚重法律和制度,用法制规范社会的权力运行;五是必须注重文化建设,大力发展无产阶级先进文化,列宁认为:“要使整个苏维埃建设获得成功,就必须使文化和技术教育进一步上升到更高的阶段”。列宁对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治国理政的实践探索及其成功经验,对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列宁去世后,斯大林及其之后的苏联领导人在社会主义实践探索层面终止了“新经济政策”,教条式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的认识局限于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按需)分配;在发展目标方面追求高速度,尽快向共产主义过渡;在发展动力方面过分强调阶级斗争的作用;在对外关系方面强调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对立。因此,尽管在社会主义国家社会治理这个问题上也取得了一些实践经验,但传统社会主义治国理政不可避免地出现严重失误,这样的失误在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方面也同样发生过。基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习近平指出:“实际上,怎样治理社会主义社会这样全新的社会,在以往的世界社会主义中没有解决得很好”。

      (二)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国理政的新起点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历程,同时也是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国理政的新起点。改革开放以来,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终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路线,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坚持以“四项基本原则”作为治国理政的政治保障,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作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动力,对当今时代主题和中国社会主义所处的发展阶段的科学判断和准确定位,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奠定了实践基础;坚持以“三个有利于”作为党治国理政的评价标准;坚持以小康水平和基本实现现代化作为党治国理政的奋斗目标。邓小平之所以被认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因为他绘就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总体蓝图,在科学治理社会主义新社会方面做出突出的贡献。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在科学判断党的历史方位和当代世界新发展与当代中国新变化对党治国理政新要求的基础上,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丰富了新世纪党治国理政的理论基础。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紧紧抓住发展这个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同步发展;遵循“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治国理政理念,最大限度地实现好、维护好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紧紧抓住从严治党这一治国理政的关键,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针对改革开放以来部分党员干部在思想、作风、能力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强调“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治党坚强有力,治国必会正确有效";坚持“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的治国方略,运用法律和制度规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推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通过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和道德建设来抵御西方文化和价值观带来的冲击。通过改革,尽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释放出巨大的发展活力,我国的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都有较大程度的提高,但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矛盾和问题也很突出。发展不平衡、结构不合理、收入差距大、资源支撑力和环境容量下降、腐败多发、文化软实力弱、西方国家西化分化等不利因素制约中国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如何破解发展难题,怎样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是以胡锦涛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必须解决好的历史课题。十六大以后,党中央在治国理政方面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统领各项工作,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创新型国家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科学判断国际国内形势,提出 21 世纪头 20 年对于中国来讲是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的判断;对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实施互利共赢开放战略;在党所处历史方位和执政条件发生重大变化的条件下,继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全面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和制度建设,巩固党的社会主义事业领导核心地位。

       实践永远在不停地向前发展,它所提出的新问题促使人们不断地进行思考和回答。对中国社会主义者而言,对“怎样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这一历史课题的探索也会不断地延续。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必然产物。

       三、实践逻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发展新要求的科学回应

       任何理论的形成都有其历史逻辑,更有其实践逻辑。马克思指出:“一切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实践是理论形成和发展的唯一源泉,实践需要理论的滋养和关怀,实践过程中产生了新问题,理论要做出回应,新的理论也由此产生。所以,对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发展提出的新问题、新要求的科学回应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形成的实践逻辑。

      (一)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是对人民群众现实利益的关切与回应

       群众史观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根本方法,它贯穿于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形成发展的全过程,是这一思想体系的灵魂。习近平在2015年新年贺词中提出:“始终做到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方向,以民之所恶为整治对象,把人民的期待变成我们的行动,把人民的希望变成生活的现实”。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战略目标、战略布局和战略措施,都立足于实现和维护人民群众的现实利益。中国梦是习近平上任伊始提出的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未来发展的战略目标,中国梦是国家梦、民族梦和人民梦的统一,反映出人民群众 对未来发展愿景的向往,是人民生活水平达到小康之后全体中国百姓对未来的热切期盼。中国梦内涵中的人民梦是具体的、现实的,习近平指出:“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这就是人民群众现实利益的反映。“四个全面”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核心。“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渐次形成,是对人民群众现实利益的关切与回应的结果。其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实现人民群众现实利益的根本要求,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人民群众现实利益的根本动力,全面依法治国是实现人民群众现实利益根本途径,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人民群众现实利益根本保障。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体系中的重要战略措施如“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对外关系理念,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创新社会治理,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等等,这些战略措施的制定和实施无一不是人民利益的现实体现。

      (二)对“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以及怎样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 这一时代性课题的系统解答

       对于一个政治发展具有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大国而言,每一代领导集体皆有其要解决的时代课题。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经过28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地解决了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历史课题。新中国成立后,经历6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尤其是通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面貌大为改观,初步解决了让中国人民富起来的历史课题。时至今日,摆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面前的时代课题是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以及怎样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事实上,传统社会走向现代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走什么样的现代化之路却有着不同选择。20 世纪中期以来,西方现代化模式在许多国家遭受挫折。与之不同的是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探索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发展之路,在现代化的具体目标方面,在继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四个现代化”以及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新四化”之后,又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要求。并且,我们党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涵也不同于西方,它是基于中国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基础上的一种新现代化,旨在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和定型。同样,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是近代以来中国人的不懈追求,从林则徐、魏源提出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到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都是对民族复兴的追求。习近平从历史视角指出:“经过鸦片战争以来 170 多年的持续奋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光明的前景”。当代中国要实现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是要简单地回复到历史上哪一个中华民族强盛时期,更不是每一项发展指标都位列世界第一,而是意味着总体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居于世界前列,人民生活质量、国民素质、社会的整体现代化程度也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即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从而使古老的中华民族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历史的发展将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时代课题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对这一课题的解答构成了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主要内容,形成了一个具有内在逻辑关系的体统理论。具体而言,主要有 :(1)所要完成的阶段性任务: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和定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2)所围绕的根本主线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3)所处发展阶段的新特征:发展起来时期的整体转型升级,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国家权力运作方式、社会发展整体水平等都处在转型升级阶段;(4)根本保证:坚持党的领导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保证,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5)基本思路:破解难题、建构秩序、唱响中国;(6)战略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7)战略理念: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8)发展宗旨:人民利益至上,更好满足人民的需求和期待;(9)价值支撑: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文化强国;(10)发展环境:坚持和平发展愿景与合作共赢理念,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拓展全球治理新渠道。

      (三)对世情国情党情新变化的科学回应

       明确的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鲜明特征。改革之初,中国发展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生产力落后,基础设施不完善、体制瓶颈等问题。改革 30 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处于“发展起来的整体转型升级”阶段。这一阶段的国情出现一些新变化,一方面,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实力显著提高、综合国力增强,人民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消费需求旺盛,经济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宏观调控体系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日益显现;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当前所面临的矛盾和问题要比发展起来之前更多更复杂。邓小平晚年曾有过这方面的担忧,他说:“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对于发展起来之后面临的新问题,习近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有一个概括:“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科技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不合理,发展方式依然粗放,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社会矛盾明显增多,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医疗、住房、生态环境、食品药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治安、执法司法等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较多,部分群众生活困难,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问题突出,一些领域消极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等等”。上述概括主要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所面临的国情方面的矛盾和问题。从世情看,一方面,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在加深,合作、共赢成为时代潮流,全球治理的趋势更加突出,国际格局持续调整、组合,发展中国家力量不断增强,国际力量对比逐步趋于平衡,中国距离世界舞台的中心越来越近;另一方面,中国的日益发展引起西方国家的恐慌,不停地制造各种障碍来围堵中国。从党情看,一方面,党员干部队伍在不断扩大,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依然面临“四大危险”和“四大挑战”。

       在2015年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要根据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加强理论总结和理论创新,为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作出努力”。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正是对当前世情国情党情新变化的科学回应,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

       面对世情新变化,习近平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坚持“合作共赢” 基本思路,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广交朋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实施“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推动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秉持“亲诚惠容”理念,搞好周边外交,积极履行国际义务,承担国际责任,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打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面对国情新变化,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找准短板,精准发力,勇于创新,形成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主要有:一是要主动认识新常态、把握 新常态、积极引领新常态;二是要以“敢啃硬骨头”的精神全面深化改革,解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三是实施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战略,形成对外开放新体制;四是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破解发展难题;五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和定型;六是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多元治理主体;七是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法治社会、法治政府;八是发挥协商民主优势,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九是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话语权,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十是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同环境保护的关系,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

       面对党情的新变化,党中央直面党所面临的“四大危险”和“四大挑战”,做出积极应对,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在思想建设方面,强调补足共产党人精神之“钙”;在组织建设方面,突出从严治吏,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作风建设方面,落实“八项规定”,坚决反对“四风”,净化党的政治生态;在反腐倡廉建设方面,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以零容忍的态度惩治腐败;在制度建设方面,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四、内生逻辑: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

      “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梳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战略目标、战略布局和战略措施,可以清晰地看出,新一届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资源的挖掘和传承,并将其作为治国理政的重要思想资源。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丰富的、优良的治国理政思想资源。可以说,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小康思想、大同理想、和谐思想、爱国情怀、民本理念、修身思想、选贤任能思想、为政以德方略、法治传统、公平正义理念等的继承与发展,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内生逻辑。

       (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小康、大同思想

从辞源考证看,小康一词最早出自《诗经·大雅》“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的词句。意思是老百姓终日辛劳,最大的愿望就是过上安康的日子,小康在这里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一种生活状态。《礼记·礼运》篇对大同理想社会的描述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为大同”。当代中国共产党人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是对传统社会老百姓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传承,不同的是,对古人而言,小康与大同只是美好的愿望,对当代中国老百姓而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指日可待。

      (二)民本思想与人民至上价值取向

       民本思想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思想,最早出自《尚书·五子之歌》中“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古老政治律令。其后,从西周到春秋战国再到唐宋明清各个时期,民本思想一直是传统社会治国理政的核心政治理念,也是当代中国“以人为本”思想的源泉。习近平在治国理政实践中,一直秉持人民至上价值取向,就是 对中国传统民本思想的继承与发展。统计显示,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系列讲话中,“人民”和“群众”两个词出现的频次是最高的,在《习近平用典》中,关于民本思想、人民至上思想的引用是最多的。比如引用《老子》 “以百姓心为心”、《管子·牧民》“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淮南子·论训》“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孟子·梁惠王下》“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于谦《咏煤炭》“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等等。

      (三)中国传统文化中“爱国”、“和谐”、“友善”、“公正”等思想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华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这是古代核心价值观的集中体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存在着很大程度的价值契合,诸如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岳阳楼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顾炎武《日知录·正始》)、 “和而不同”(《论语·子路》)、“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礼记·学记》)、“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孟子·离娄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等等。这些中国传统价值观千百年来一直被传承下来,今天我们党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对优秀传统价值观的弘扬和升华。

       2014年9月,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概述了中国传统价值观的当代价值,他说:“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比如,关于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关于以民为本、安民富民乐民的思想,……,关于为政以德、政者正也的思想,……,关于清廉从政、勤勉奉公的思想,……,关于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乱、居安思危的思想,等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等,可以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启迪,可以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政治智慧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自国家出现以来,国家治理就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国家治理 居于核心地位。几千年来,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一直以“治国之道”作为其研究对象,即研究如何建立稳定的政治体系来管理国家与社会,使之保持有序运行,从而达到长治久安的状态。因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国家治理的思想理念是比较丰富的,这为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习近平指出:“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治理体系,是由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也就是说,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制度、体制和模式,是由我国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所以,在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政治实践中,高度重视汲取中华传统文化的政治智慧,他引用老子《道德经》中的“治大国若烹小鲜”语句,注重把握治国理政的规律,强调治理国家和社会,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这样才能把事情办好;借鉴诸葛亮《便宜十六策·治乱》“治国者,圆不失规,方不失矩,本不失末,为政不失其道,万事可成,其功可保”、《淮南子·汜论训》“法与时变,礼与俗化”、《韩非子·有度》“法不阿贵,绳不绕曲”、商 鞅《商君书》“刑无等级”、王符《潜夫论·述赦》“法令行则国治,法令弛则国乱”的思想,来强调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性。此外,我国传统治国理政的其他成功经验如重视治国安民、广开言路、择善而从,恪守尚俭戒奢,推崇公平正直,注重以史为鉴等等,也都为习近平治国理政提供很好的借鉴。

      (五)中国传统廉政思想与全面从严治党

      “廉政”一词出自传统文化典籍《晏子春秋·问下四》中“廉政而长久,其行何也”。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廉洁从政的思想非常丰富,可以说是几千年来历代的政治家和思想家的共同政治主张。比如儒家思想主张“以廉为本,廉政必先廉吏”治理理念;《管子》中将“礼仪廉耻”上升到“国之四维”的高度,认为“廉”是维系国家治理的重要支柱。关于如何维持廉洁政治,不同的思想学派有不同的主张,儒家思想强调“克己修身”,“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礼记·大学》),修身首先是指个人的道德品行修养;墨家提倡官员要“节用”以减轻百姓负担;法家则强调用法制约束官员行为,防止贪腐。

       “打铁还需自身硬”。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中国传统廉洁政 治文化中充分汲取思想资源,站在执政党生死存亡的高度,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推进党的思想、作风、组织、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高压反腐,从严治吏,着力打造“具有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干部队伍,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


(作者:欧健,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硕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