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远山创作的长篇小说《铁血巴山》拟将搬上银幕

来源: 中华魂网

1.png


       由远山创作的长篇小说《铁血巴山》即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并与中润海天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搬上银幕,谨以此片深切缅怀红四方面军巴山游击队的全体英烈们!该作旨在隆重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入川暨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八十五周年。以下是该片部分剧本场景台词:

       序幕

硝烟蔽日,杀声震耳。

红军独立师与国民党胡宗南主力在此血战,双方死伤惨重。

红军战士惨死在敌人的机枪下;

红军女战士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敌人猛烈的炮火在我阵地上炸响,红军战士不断有人被炸飞到天空……

土道上,敌人仗恃着人多,成群结队涌来。

红军战士抡圆膀子,将拉着火线的手榴弹一起投向敌军;

手榴弹在敌军中间开花,强烈的爆炸声震得山谷嗡嗡作响。

土道上,石裂土蹦,硝烟弥漫,敌人遭遇伏击,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刘子才指挥红军战士,势如猛虎般扑向土道。

山坡上的树林里忽然枪声大作,一串串火舌和手榴弹密如织雨般袭向红军战士,事发突然,红军战士成排扑倒。

刘子才隐藏在一块巨石后,一颗手榴弹在身边不远处爆炸,立刻有四五名红军战士被炸上天空。

敌军的重机枪火力极猛,压得红军战士抬不起头,又有四五名红军战士栽倒在地上。刘子才双目血红,吼叫着指挥队伍应战。

树林里负责打掩护的红军独立师副师长李光荣看见师长刘子才中计,慌忙指挥战士集中火力,对着敌人的重机枪开火。

敌人的重机枪手猝不及防,机枪顿时哑了,刘子才迅速组织战士向李光荣靠拢撤退,土道上人吼马嘶,尽是黑压压的敌人,机枪在片刻的停顿之后,便又开始吼叫起来。

李光荣率领红军战士不得不重新寻找隐蔽点,猛烈还击。刘子才指挥战士冲下山坡,与李光荣合兵一处,以便集中火力对抗敌军。


字幕:一九三六年,陕南芦坝


画外音:一九三五年四月,红四方面军退出川陕边区革命根据地,配合中央红军北上抗日。总部留下刘子才同志等三百余人枪留在大巴山上打游击后发展到千余人,扩充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师,在川北、陕南一带坚持斗争,狠狠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还乡团的嚣张气焰。由于连连取得胜利,从而助长了刘子才同志的骄傲轻敌情绪,错误地把独立师拉到陕南与国民党胡宗南的主力部队打硬仗,最终导致了芦坝战役的惨败。


1、陕南芦坝战场(日)

 枪声暂时停了下来,四野静悄悄。

红军独立师师长刘子才已打红了双眼,见山下如蚁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向山上爬来,大声对蹲在身边的副师长李光荣说:“敌人来势汹汹,看来只有拿命一搏了。将所有的子弹收集起来,待敌人近了,再集中火力,将他们压回去。”

山下的敌人,听不到红军的枪声,国民党陕南特遣司令陈兰亭挥着手枪,大声对南郑喜神坝民团头子朱南轩的队伍吆喝道:“刘子才他们没有子弹了,抓活的,抓一个赏大洋五十,打死一个赏十块。”

朱南轩民团的人一听到赏钱,立即便成了一伙忘命之徒,争先恐后的向山上爬来。

刘子才借着土坎做掩体,距离二十米时,喊声打,几挺机关枪和各种长短枪一齐向敌人开火。

瞬间便有数十个团丁倒下,敌人慌忙爬下,不敢动弹。

接着又是几十个手榴弹,如飞鸟一样扑向敌群,一阵爆响,炸得团丁们抱头向山下窜去,无论朱南轩喊破嗓子,也阻挡不住他手下那些喽啰们后退的脚步。

刘子才望着败下山去的敌人,脸上那紧皱的眉头暂时得到一点松驰。

师参谋李少文匆匆跑到他面前,十万火急地报告:“报告师长,三营阵地也丢了。我军伤亡惨重,全师剩下不足两百人了。敌人从汉中来的增援部队源源不断,我们已经完全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

刘子才颓然坐在地上。

独立师政委王天海走到刘子才跟前,焦急地:“老刘,形势太险恶了,如不赶紧突围,咱们就会全军覆没了!”

刘子才汗流满面,两眼茫然地盯着地图,一筹莫展。

王天海转身问李少文:“李参谋,赵明恩那里情况怎么样?”

李少文回答:“就他的二营情况稍好一点!”

王天海:“通知赵营长,请他立即赶到师部来!”

李少文转身冲了出去。

2、二营阵地(日)

敌军正向赵明恩的二营发起猛攻,不停地响起爆炸声,硝烟四起,火光冲天。

赵明恩指挥着战士借着硝烟的掩护,由两侧冲向土道。

突然,从小山岗背后窜出大批国民党正规军来,在机枪的掩护下,陈兰亭带领着数百生力军从正面发起冲锋,军号凄厉,敌人端着刺刀哇哇吼叫,山包被枪弹扫得一溜溜冒烟。

赵明恩见情况突变,急喊道:“快,快往敌人堆里投手榴弹!打呀!”

几十颗手榴弹飞过去,在土包前腾起一道爆炸的土雾,硝烟过后,敌人吼叫着冲过来。

朱南轩从石堆后冒出头,见援兵来到,指挥手下向红军开火,里外夹击,红军战士不断有人中弹倒下。

赵明恩双目血红,手枪连挥,喊道:“同志们,冲过去,跟他们拼刺刀”

山野中人影晃动。刀枪碰击,鲜血四溅,吼骂惨呼声不绝于耳。

唐副营长抡着大刀片,赤膊着淌血的上身,杀红了眼。他一个人对付六个敌人,一连砍翻三个,敌人头在脚下骨碌碌滚,朱南轩老远看见,端起一挺机枪,一梭子弹击中唐副营长胸口,惨叫一声,鲜血乱窜,摇曳而倒。

赵明恩看见唐副营长牺牲,悲愤难当,端着雪亮的刺刀,刺进一个粗壮的敌人胸口,斜眼见一名矮个子在厮杀中被死尸绊倒,迅疾扑上,将他捅死在地,拔出血淋淋的刺刀,悲创地高喊:“同志们,唐副营长牺牲了,杀敌人,为他报仇啊!”。

一时间,群情激奋,红军战士奋勇争先,越战越勇。

陈兰亭挥舞军刀砍倒了一名红军战士,看见赵明恩正与部下厮杀,知道他是头领,便悄悄绕到他身后,猛的举起刀欲剁,一颗子弹从侧面土堆旁飞来打中他的左耳,军刀在半空落地,鲜血狂溅。

“同志们,活捉陈兰亭。冲啊!”

正在危急关头,红军独立师独立连连长管青山率领着几十名红军战士冲过来加入战斗。

战斗转眼间成了屠杀,凄厉的惨叫声不时地在野地里回荡。

朱南轩扒在大石后,见势不妙,猫着腰钻进土道旁的树林里,逃之夭夭。

陈南亭部也在赵明恩部的猛烈反击下一窝蜂地败下阵去。

李少文快步跑到赵明恩面前,大声叫道:“赵营长,刘师长和王政委请你立即赶到师部去。”

赵明恩:“师部情况怎么样?”

李少文:“师部遭遇杨晒轩部重重包围,情况十分危急。”

管青山浑身尘土血迹猫腰跑来,愤怒地叫道:“营长,这打的什么仗呀?师部尽他娘的瞎指挥!”

赵明恩:“管连长,你带二连从侧面偷袭敌人,我从正面反击。打退敌人后,立即撤到后面高地!”

管青山:“是!”随即跑下。

警卫员杨芝芳带女红军战士李幺妹顺战壕跑来。

杨芝芳大声叫道:“赵营长,女子独立连不行了!”

赵明恩着急地问道:“李幺妹,女子独立连怎么啦?”

李幺妹流着泪说:“赵营长,我们只剩下八九个人了,肖连长请求你尽快派人增援!”

赵明恩大吼一声道:“杨芝芳,你带警卫班跟李参谋快速增援师部,告诉刘师长和王政委,我到女子独立连去了。三班,跟我上!”
赵明恩带领三班战士一阵风似在消失在山林深处。


       注:由远山创作的长篇小说《铁血巴山》即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并与中润海天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搬上银幕。


2.png


       远山简介:作家、编导、导演,祖籍川北,定居北京。68年3月参军,复员后长期从事文学创作,至今发表和出版各类题材的文学作品五百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扬雄外传》、《陶三春传奇》、《巴山女红军》等多部,其中《丐儿传奇》荣获《今古传奇》2015年度全国优秀小说一等奖,《陶三春传奇》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八五年步入影视圈,先后自编自导各类题材的影视剧四十多部,其中多部获奖。从八十年代起便致力于红色文化,拍摄过多部红色题材的影视剧。创作的长篇小说《巴山女红军》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并列为优秀长篇小说上报中宣部;编导拍摄的电影《巴山女红军》被四川省委宣传部列为2015年廉政文化建设最佳影片在全省展播展映,并荣获第八届四川省巴蜀文艺奖电影类铜奖。




长篇小说《铁血巴山》作者暨同名电影《铁血巴山》编剧、导演远山与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原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全国人大委员长徐向前元帅之子,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原部长、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总装备部科技委员会原副主任、电影《铁血巴山》顾问徐小岩将军在一起。

       现任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铁道兵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润海天传媒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会员、海南省乡土文化研究会顾问、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