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鹰眼的别样传奇--记山西省第一任纪委书记张邦应

来源: 中华魂网


      DSC_7123.jpg


      在一般人看来,政法委和纪检委的干部们都是个个表情刚硬,开口不离公事的严肃形象,但张邦应老同志却让我们改变了这种局限性的认识。中等身材的张老面对我们的采访显得沉着而又不失亲和,幽默而又不失稳重,一副老人眼镜后的目光中依旧显示出显而易见的睿智。

      时年84岁的张老是山西省晋源县北格镇辛村人,早在13岁那年就参加了革命,“那是1945年啊,日本鬼子刚投降,国民党就来抢夺胜利果实,形势依旧严峻啊。我当时就在咱们党游击区上的小学,很多教员都是优秀的党员。我那个时候就受到共产主义思潮影响,真心佩服拥护咱们共产党人,后来我参加了咱们党组织的青军团,我那时候因为学习好,思想先进,就成为了积极分子,每天早上都带队跑步,喊口号。毕业后一开始相当教员,但条件不够,不得不去市里的师范念书,本来,我的成绩是第一名,但因为我来自游击区,反共的国民党当局不给我校籍,我就跑回来,也幸亏我跑回来,否则后来国民党当局强迫所有学生都得加入三青团。当时国民党在山西还搞所谓三次传讯,一旦发现嫌疑者立即逮捕,甚至会当着众人的面乱棍打死。”

      学业的阻碍,以及后来家庭的遭遇让张老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革命决心。“我父亲当年曾经因为交不起粮,被地主家丁吊打。我那时候就恨这旧社会啊,后来我认识一个在榆次做教员的同志,他曾经因为共产党员身份被抓。在他带领下我后来进入榆次师范,500个人录取50个,我被录取了,后来还当上学生会领导。毕业后我开始从事党的土改,支前和动员群众工作,并在榆次开始办学工作,办学工作这一块最初有18人,有人起初还不愿意去的。太原解放两天后,我就和其他同志进入太原市,组织老百姓欢迎咱们队伍。等任务完成后又去了中央党校,当时中央党校还在北京良乡这里,也就在49年,我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三年后入党。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作为中央团校学生参加开国大典,一次是在中央团校毕业见到毛主席,可惜那些照片后来遗失了。”

      新中国成立后,张老31岁时就成为文水县县委书记,文革期间因为他正直和敢说真话的性格导致四落四起,住过3年看守所,但他最终依旧顽强地坚持下来,并在文革结束后任运城市地委书记。在此期间,他大胆任用了很多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和曾在文革中被错判的干部,并派各县县委书记学习他市的先进经验,用于建设运城的工农业,由此,运城的工业和林业得到巨大发展,农业总产值更是在他任期达到全省前列。1985年到1988年,张老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期间,省纪委提出对领导干部要从严治理,先后处理了二十多名有经济问题的厅级干部。同时在全省自下而上开展对干部的党性党风教育。中纪委在运城召开现场会,推广山西省的“抓党风,整顿领导班子”经验。在工作中,张老成功做到了不瞻前顾后,勇于决断,一心为人民,也为党和国家,全然不顾自身的利益前途,他曾回忆说:我知道讲真话有时是会吃大亏的,但真话还是要讲,必须讲!因为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党性和良心!

      同时,直到张老1997年离休前,面对社会治安问题凸显的情况,张老作为法律工作者依旧没有放弃发挥余热的雄心壮志,他提出组织一些政法、法制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同志,成立一个社会团体,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面发挥作用。1999年,山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协会正式成立,张老为首任会长。协会的主要任务概括为十个字:调研、访问、建议、参与、监督。总的要求是不求多而求精;不图名而求绩;不搞虚而求实。做到不过头,不过量,不出格,不添乱。实实在在做些力所能及的有益工作。在此后8年终,组织不断发展,队伍不断壮大,并在社会法制建设各主要问题上都获得了巨大建树,在张老经典著作《法纪论谈》中,详细介绍了多年来的成就和感想。

      作为书法爱好者和诗歌爱好者的张老在采访结束时,特地赠送了我们一首他前不久所做的一首纪念我党九十五岁华诞的诗歌,这首诗歌内容如下:我想对您说,中国梦能成。我党历艰辛,九十五年春。事业更伟大,国家更强盛。十八大举行,前程越绣锦。近平总书记,整党更创新。举刀砍腐败,党建趋纯真。挥手制宏图,人民向前奔。两个一百年,小康要建成。经济大发展,世界二位称。“九号”登月天,潜艇深海行。科技新项目,高倍望远镜。国际重大事,抗美并肩论。人民拥护党,我党爱人民。伟大共产党,定圆中国梦。世界看中国,我党最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