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击

1948年冬的一个大冷天,海南区同善乡民兵陈志英去县委送信回来,当走到汲浜镇南6里许,发现一个可疑的人物,身穿黄呢大衣,头戴礼帽,鼻架金丝眼镜,再看其腰部鼓鼓囊囊,可能藏有短枪。小陈是个刚参加革命的新同志,这儿离敌据点又近,心里蹦蹦蹦地乱跳。转而一想,任务已经完成,身上也没有什么证据。于是镇静了下来,且放慢了脚步,穿小路向东北方向走去。又走了3里许,陈装着小便,一侧身,发现那人仍然不紧不慢地跟着,手还插进了腰袋。小陈又想,如果我再往前走,可就要发现我游击队的驻地了。
  小陈一看四周,很是荒凉,离敌人据点已经很远了,不由冒出了个念头:我一个20来岁的壮小伙子难道就敌不过这40来岁的人?看来他有枪,若是能缴上一支,回去之后,领导也一定表扬我。这时小陈热血沸腾,慢慢地走下一条泯沟梢伏在那里,专门等待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见小陈下了沟坡,不由加快了脚步,刚走近时,小陈突然大喊一声,“不许动!”话音未落,就猛扑上去。那人连忙拔出手枪,后退三步,对准小陈,勾动扳机没有响声,原来子弹卡壳了。那人心慌意乱,满头大汗,转过身来,往回就逃。小陈自然拔脚就追。追了几里路,离敌人据点越来越近了,小陈心里直发毛,再赶几里,可就危险了。此时小陈咬紧牙根,直往前冲,在两人接近的一瞬,小陈一纵,连同那人一起扭倒在地。几个回合后,小陈终于缴到了手枪,那人还要作垂死挣扎,以为枪已卡壳,猛向小陈扑来。而小陈已把卡壳的子弹卸掉了,一勾扳机,“叭”的一声,那人应声倒下。
  不料,那一枪竟然惹下大祸,此时离敌据点只有一里多路,据点里的敌人一听到枪声,便叭叭叭地开起枪来,敌军纷纷出动,前来搜索。
  小陈开枪之后,感到事情有些不妙,赶紧拔脚向东北方向奔去,一口气跑了四、五里路。小陈此时浑身无力,在万般无奈时,忽然发现前面一片竹园,他连忙朝竹园奔去,躲藏在竹园边一条河里的反坎廊头里。
  敌人搜索至此,哇哇地乱叫一通,折腾了大半天,一无所获,继续朝北追击。小陈终于脱险,回到驻地已是夜晚时分,同志们等得非常着急,正准备派人探听情况,一看小陈回来,不胜欣喜。这一段奇遇,成了美谈。小陈赤手空拳缴到了一枝枪,还击毙了一个顽敌,受到了领导的表扬。
  (黄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