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瑞祥的策略

海门有一地,南起磨框镇、北至二甲镇,东西横跨连元镇、坝头镇,方圆数十里,乡镇吊四角。抗日、解放战争时期,在这里活跃着一支使敌人闻风丧胆的游击队,她的带头人就叫季瑞祥。
  1946年,临近中秋节,坝头镇据点里的一队顽军,按捺不住馋欲中烧,几次下乡抢鸡鸭,劫鱼肉。节日前一天,天空雾气弥漫,5米之外,难见人影。顽队长一见,更是喜上眉梢,暗自思忖:“你们这些刁民,今朝就是我到身边,你也难得发觉。看把好东西再来得及往哪里藏?”话说当儿,早早哨声一吹,集合队伍,钻出洞口,往东开去。一路抢劫,将要接近连元镇西市梢,突然迎面射来一排枪弹。“缴枪不杀”的喊话,使敌人心惊肉跳。几乎是同时,连元镇驻敌,接二连三遭来一阵手榴弹袭击。两地敌人都被打得昏头转向。一个以为遭到游击队伏击,仗着枪好人多,拚命组织反击;一个以为是游击队借着雾天来骚扰,反扑出老巢,冲杀过来。而我们的游击队在季瑞祥指挥下,朝两边各又扔了一批手榴弹,打了一阵枪,悄然退出阵地。昏了头的两股敌人,更是疯狂还击,可是打了老半天,双方才发觉产生了误会。
  这回敌人是耗了子弹,死了人,偷鸡不着蚀把米。游击队保卫了人民群众安安稳稳过中秋。大家赞扬季瑞祥,编了段顺口溜:
  中秋月饼喷喷香,顽军嘴馋想来抢;
  来了策略季瑞祥,手榴弹加排子枪。
  打得烟雾腾腾扬,吓得敌人无处藏;
  顽军昏头又转向,阎王面前月饼尝!
  敌人因此将季瑞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几次贴出悬赏捉拿布告:“捉到季瑞祥,要官的有官做,要发财的奖赏大米100担。”11月中旬,顽保长沈若安,得知季瑞祥这几天的活动地点,密报顽区长。一天午饭时分,顽区长带着一帮人马,气势汹汹,直扑过来。季瑞祥正在群众家吃午饭,发现情况,丢下饭碗,扑过后宅沟,朝西猛插。两条泯沟过去,到了顽保长沈若安宅前,干脆拐了进去。顽保长一家,正在围桌吃饭,看到浑身湿漉漉的季瑞祥就在跟前,傻了眼。季瑞祥提着短枪对着说:“要想活命,统统放明白点,要不一梭子全报销!”自己侧身躲进门后。片刻,看顽军朝西追远,季瑞祥向东脱身。待顽区长回转过来,糠筛颤腿的顽保长妄想论功领赏,得到的却是两个耳光。
  (周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