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狮子」受惩

狮山北侧,住着一个身材高大、一脸横肉、满腮胡子、约50岁左右的家伙。他常年练功习武,跟斗能够连翻几十个,背能滚钉板,腰圆膀粗,颇有功夫,并以拳师自称,广招门徒,鱼肉乡民,为国民党反动派效劳。他就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徐宝善,绰号“土狮子”。此人不仅力大过人,而且住宅周围设有坚固的竹篱笆,东南角筑一岗楼,日夜派人守卫,防范严密,真是出来容易进去难。
  1948年农历八月十四日下午,顾大头接到东南行署公安局的命令,要他在三天之内处死徐宝善,为民除害。顾大头心想:处死徐宝善,论个子,我不比他矮,论力气,他虽有功夫,但无准备。嗨!小事一桩,明晚完成任务。
  中秋节上午,顾大头与姜指导员商量后,决定在当日晚上10时开始行动。下午,顾大头精选了10多个胆大心细的游击队员,打扮成敌军的模样,身着黄服,脚蹬皮靴,头戴钢盔。晚上8点半左右各自进入了指定位置,原先计划10时动手,只因徐家的油灯还亮着,只得推迟些时间。深夜12时,皓月当空,凉风习习,徐屋内静悄悄的。顾大头沉着、自信地来到徐宅,里面毫无动静,其实那时徐宝善与其老婆早已进入梦乡。大头右手一挥,队员锡狗、学山、永康胸有成竹紧跟其后。顾大头敲敲窗户,随口而出:“国军今夜前来查房,烦请劳驾。”徐宝善骂骂咧咧,只得起床开门。门一开,游击队员手持匕首已对准了徐的胸膛与脑门。徐宝善顿觉不妙,凭他多年习武的功夫,双手一伸,左右开弓,分别抓住锡狗、学山的刺刀,轻轻一折,只听“啪”的一声,刺刀柄一截两断。同时又来了个铁脚飞天,朝顾大头踢去。大头早有防备,向右一个闪身,未擦皮毛。这时大头再也忍不住了,举起驳壳枪,对准徐的脑门,扳机一扣,只听得“土狮子”“哇”的一声,眼睛一瞪,直喘粗气,再无支撑之力。仅用几分钟时间,就结束了这个军统特务的狗命。顾大头等人迅速撤出战斗,圆满完成任务,受到了东南行署公安局的表扬。
  (顾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