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收浮财 勒死恶少

1929年,农历正月里的一天,寒风刺骨,月亮迎着云海,时隐时现。海门西乡的茅珵、王能权,张耀家、刘汉森等四五位党员,先后从不同的方向,弯弯转转,跨沟梢,抄小路,聚集到党员顾焕祺家中。大家围坐在一张方桌前,正为建党初期筹集活动经费,共谋策略。
  经过细致的讨论分析,在只有向地主收缴钱财上,取得了一致的意见,但采取何种方式行动,看法不一。结果采取以少数人突然袭击逼迫斗争对象就范的主张占了上风。
  农历二月二十四日,子夜时分,阴雨霏霏,顾焕祺带领三条桥和通海镇两支部的五、六个党员,踏着泥泞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直奔三星镇西北地主杨佩荣家去没收钱财。不料刚接近地主宅沟泥坝筋,迎面扑来一条大狼狗,汪汪直叫。地主看家发现不对,立即鸣锣叫喊,引来四方人群,误将他们当作“强盗”。茅珵、王能权未能逃脱,被反动政府以“强盗罪”判刑10年。
  第一次斗争失利,是否就退却不干?顾焕祺他们思索着答案,分析着失败的原因。一个月之后,顾焕祺他们利用青黄不接时机,以党员为骨干,暗地里分头挨家挨户地走访和组织租种杨家田地的贫苦农民,激起他们对地主的愤怒。三、四日之后的一个大白天,一群40多人,肩扛钉耙、铁鎝,涌向杨家宅。杨家顿见如此气势,情知不妙,老地主杨佩荣急忙迎出,陪着笑脸,一个劲地说:“乡里乡亲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人群在顾焕祺带领下,哪顾地主胡言,这次决不上他的当了,只有往里冲。正在此时,内屋里跑出杨家之子杨兆康,仗着在县衙门里混得一官半职,拔出斜挎着的匣子枪对着步步逼近的人群,就要开枪。说时迟,那时快,顾焕祺上前一步,一个猛撞,杨恶少踉跄后退,“叭、叭”子弹飞上了天。顾焕祺随势一转,右臂勾住杨的头颈,狠勒两下,恶少顿时翻眼气断。
  众人冲进里宅,共产党员开仓放粮,救济穷苦百姓,大洋现钞一概没收,从此海门西乡的革命斗争如虎添翼。
  (周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