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多星」陆惠民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还乡团疯狂反扑,海门的大地上顿时血雨腥风。可海中区地下交通站却照常传指示、送情报、迎干部,屡建奇功。这里还得称道于足智多谋的联络员陆惠民。
  要说陆惠民,他是本地人,熟悉环境,善于隐蔽,常常神出鬼没。但有时也会遭到敌人行探、坐探的暗算。
  1947年的一天,站长要陆惠民去传递一份重要情报,并指定日落时分,在一宅后路口有另一地的通讯员单线转接。正巧路南有块棉花地,陆家租种。接到任务,当天下午3点钟光景,陆惠民估计江家镇敌人不会下乡,即扛起锄头,来到家人中间,边除草,眼睛边不时地向路口斜视。约莫过去了两袋烟功夫,“来,来,来!”突然从背后传来喊声。
  陆惠民心头一动,以为是通讯员来了。待回头一看,不好,顽乡长陈锦标举着匣子枪,还有十来个顽军和还乡团队员正靠近过来。来得这么突然的敌人,原来是得到顽乡长的丈人密报,说陆白天已露面,于是从北边玉米田里包抄绕过来了。陆惠民见难于脱身,反倒镇静自若,任敌人绑住手臂。就在被押往顽区公所的一条沿河横路上,他忽然灵机一动,慢慢靠近顽乡长的小舅子、还乡队员陈中的耳根说:“区财政助理王涛正在南宅上开会。”陈中一听,慌忙告诉姐夫。顽乡长一想:刚才捉他,还算服贴,看来他想立功,再说人在我手,也不敢有诈。
  顽乡长随即命令小舅子带领一帮人悄然南扑。陆惠民看所有敌人已经走远,身边只乘顽乡长一人,故意放慢脚步,不觉两人并行。冷不防他用肩膀猛撞对方,顽乡长随势滚入河中。待烂泥水鬼爬上岸时,陆惠民已钻进了路旁的玉米地,消失在“青纱帐”中。
  脱险后,陆惠民调到了区游击队。一次为筹集公粮并抢运到指定地点,路上遇到一队下乡收捐的顽军,敌人上前盘问,领头的陆惠民急中生智,大胆答道:“崔老爷收的租。”敌人看不出什么破绽,就不得不放行。
  陆惠民足智多谋,以后被升任为人民解放军某部队的参谋长。
  (周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