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袭乡公所

一天下午,在我东南行署公安局内,公安人员正在审讯10多个神情紧张、头滴汗珠,一贯为非作歹的顽乡人员。
  原来这10多人是八索镇顽乡公所的工作人员。他们时常携带枪支下乡敲诈勒索,鱼肉村民,周围群众对他们早已恨之入骨。我富余游击营决定拔掉这颗钉子,为民除害。为此,派出了侦察人员,经几次侦察得知他们的活动规律:顽乡人员一般在晚饭后离开八索镇,分居四甲坝附近。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再来八索镇顽乡公所集中早餐。1947年8月的一天后半夜,当游击营战士睡得正香的时候,营部来了通知:要求部队马上起床吃饭,准备执行任务。饭后,游击营便从新河镇东北的宿营地急奔八索镇。其中一个班已乔装打扮成国民党保安队模样,隐蔽在镇西的一户群众家中,其余部队则埋伏在一块玉米地里。为确保万无一失,东方发白的时候,邰营长又派张松和小林再次前往顽乡公所侦察情况。7点钟光景,该乡公所人员陆续到齐后,准备开饭。这个时候,张松返回后向邰营长作了报告,小林仍在原地监视。片刻功夫,张松领着队伍过来了,穿着保安队衣服的那个班走在前面,后续部队距化装班200米,大家随时作好战斗准备。当化装班的战士到达顽乡公所时,敌人还以为是新开来的保安部队,他们毫无戒心。随后我游击营一部赶到,里应外合,枪口一齐对准了顽乡人员。其中一个家伙疑惑地说:“你们开什么玩笑,都是自己人,别误会了。”邰营长喝道:“举起手来,谁是你们的自己人,我们是富余区游击营的!”顽乡人员这才呆若木鸡,自知负隅顽抗无用,便纷纷举起手来,束手就擒。
  这次奇袭顽乡公所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仅一支烟功夫,顽乡公所人员就全部当了俘虏。当天,富余区人民得悉顽乡公所人员被俘,无不拍手称快,衷心感谢富余区游击营端掉了这窝孽种。
  (顾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