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开花

通吕公路,一直是海门县北部的重要交通干线。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凭借这条公路对通东人民加紧搜刮和掠夺,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愤恨。
  1947年农历正月二十八日早上,包南乡游击队正在一群众家里聚会,研究如何狠狠打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上午10时左右,只见一个30来岁、汗流浃背的青年人急冲冲走来,激动地对游击队长朱林豪讲:“明天上午驻六甲的顽军将要到四甲镇开会,不知你们是否行动?”原来这个青年人是包场与六甲之间的地下交通员小吴。朱队长沉思了一下,对小吴说:“我们明天一定狙击顽军,请转告你们的李队长,感谢你们的支持。”于是小吴便返回六甲了。
  当天下午,朱队长就同队员们仔细研究如何消灭这股顽敌。队员们你一言,我一语,献计献策。最后决定在民灶村附近的公路上挖个坑,装满炸药,炸毁敌汽车;在公路两侧的泯沟上架临时暗桥,随时作好撤离战斗的准备。一切布置完毕,队员们各自准备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约5点钟,包南乡游击队员20余人相继进入了伏击地点。游击队员张云进、仇树江,来到民灶村附近的公路边,选择好有利地形后,用十字镐在公路的中心挖了两个约70厘米见方的土坑,放好了炸药包,装好引爆装置,然后用石子、泥土将表层伪装好,看不出一点破绽。为防止意外,他们在埋地雷的东西两侧100余米处站岗放哨,请行人绕道通行。
  上午8点钟,驻六甲的顽军果真乘着一辆卡车缓缓而来。车上的顽军嘻嘻哈哈,个个被卡车颠簸得东倒西歪。他们哪里晓得自己的老命即将要归西天了。此时的朱队长小声对两旁的游击队员说:“注意,要看戏了。”话还没有讲完,只听“轰”的一声,两处地雷同时炸开了。汽车被掀翻在公路旁。车上的敌人有的被炸死,有的被弹到河中。游击队员进而一阵排枪扫射,顽军更是昏头转向,活着的蜂涌似地直往汽车底下钻。游击队员又一阵射击后从暗桥上撤走。敌人唯恐再遭袭击,只得赶紧把尸体与伤兵一起装上一辆随后赶来的卡车,加大油门,开足马力到四甲坝顽军那里报丧去了。
  (顾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