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滨飞行队」

1946年底,国民党反动军队大规模地向海门地区推进,形势日趋紧张,斗争越来越残酷。国民党青龙港公安分局那帮家伙也随之神气起来,反动气焰甚为嚣张。他们任意搜查过往旅客,乱收捐款,拘捕“可疑分子”,严重地威胁着上海、苏北之间过往的我方干部和物资的安全过境。为此,上级要求我东南行动队把青龙港公安分局搞掉,同时缴获武器装备自己。
  东南行动队接到任务后,马上行动起来,先派几个人去侦察地形、敌情。公安分局设在一座庙里,住着30余个警察,武器装备也已基本摸清。
  一天夜里,寒风刺骨,行动队一行10人来到青龙港河边时,四乡的狗吠声大作,队员们只得暂时伏在沟沿上,待狗吠声停止后,再向前行进,走到青龙港镇街上一座大桥边停下。桥堍头上的岗亭里,两个哨兵手托步枪,正在不停地东张西望。岗亭四周还有栏杆围着,队员们只得等待下手的机会。
  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队员们个个等得着急。敌人又换了一次哨,这两个哨兵仍然来回走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当换到第三班岗哨时,时近半夜。夜深人静,睡意袭人。可是埋伏在岗亭附近的队员,目不转睛地监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此时,一个哨兵伸了伸懒腰,蹲下来睡觉了;另一个哨兵站在那里,又约过了半个小时,恰巧有一个姑娘提着灯笼,由东向西走近岗亭。那个哨兵顿生歹念,跑过岗亭,拦住小姑娘的去路。小姑娘拚命挣扎,那个哨兵干脆把小姑娘抱在怀里调戏起来。我行动队员趁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刀结果了那个哨兵的性命。此时,小姑娘吓得丢了灯笼往东就跑,队员们已顾不得她了,迅速冲向岗亭,响声惊醒了那个瞌睡的哨兵,发出问话:“谁?”队员们应声:“自己人。”一边回答,一边扑向哨兵,把他一刀刺死。
  冲过岗亭,队员们快步直往庙里冲去,一阵猛烈的扫射,睡在床上正在做梦的那些家伙,已吃了子弹上西天了。只几分钟时间,把庙里的警察全部解决了,队员们收拾战利品,押解着俘虏,离开了据点。
  当撒出战场时,在庙门墙壁上,贴了一张醒目的布告,落款是:“江滨飞行队”。从此,这个名字不胫而走,敌人听了胆颤心惊,丧魂失魄;群众听了交头接耳,点头微笑。
  (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