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飞行员遇难脱险

在海门镇东洲公园里,有一个5尺左右的飞机尾巴模型,它向人们诉说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蒙难遇险 死里逃生
  1945年6月12日,美军一架B—24型轰炸机从菲律宾马尼拉基地飞往长江口侵华日军后方,对日执行轰炸任务。凌晨,飞机在海门宋季港附近上空向下俯冲时,因机身倾斜一翼击水,失去平衡而坠毁于宋季港东侧江滩上。11名机组人员,8名在飞机坠地时牺牲,3名跳机受伤,其中一人受重伤。这3名幸存的美机组人员是:中尉领航员、机长但尼尔·雷特蒙【但尼尔·雷特蒙:现美国某大学讲师,兼经济顾问律师。1984年8月22日偕夫人密雷德·温女士,不远万里,特地从美国前来海门访问,并到原宋季港附近江边,会见40年前冒着生命危险营救他们脱险的当地群众,表示无限感激之情,并献资5000美元,建造“中美人民友谊纪念亭”。】(22岁)、少尉机械师伽罗道(20岁)、少尉报务员纳思达(19岁)。他们隐蔽在宋季港与灰扒港的江滩芦苇中。
  这时宋季港一带虽属敌伪统治区,但我抗日民主政府人员和新四军游击队经常到这里活动。民兵钮梦林闻讯赶来,在芦苇丛中发现3名外国人,他们浑身湿透,神色慌张,并用手势表示求救,但其中一名美军因害怕而趁人不备溜走了。钮梦林只好带着两名伤员走出港滩。上岸后,两个美军交出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常用语小册子,上面载有中英美合作对日作战的有关内容,钮梦林才知道他们是美军飞行员。他寻思:宋季港有敌伪的派出机构,且离海门县城又近,天亮后敌人肯定会出动搜寻。为使美军飞行员免遭日伪毒手,钮梦林与当地群众护送两个美军飞行员连夜向西北方向迅速转移,其中受重伤的一位美军由群众用担架抬着走,走到上三和镇北两里许,天已大亮,不能再前进了。钮梦林便把美军送进群众家里,暂时隐蔽起来。另一位跑到牛洪港西边的美军飞行员,在第二天也由当地民兵护送,与先期到达上三和镇北的两位美军会合。
  日伪搜捕 民兵助救
  6月13日凌晨,南通、茅镇、三厂、汇龙镇等地的日军同时出动,在伪军警配合下,杀气腾腾地直扑宋季港美机失事地点。他们发现美军尸体后,就用刺刀往身上乱戳。鬼子听说还有美军飞行员活着,就四处搜索,并对周围群众威胁利诱,企图找到美军的下落。但群众守口如瓶,敌人空忙了一阵,毫无收获,只得垂头丧气地拖着美机残骸回去了。当地群众把8具美军飞行员尸体妥善掩埋。
  日本鬼子把美机残骸拖到茅镇,放在日军宪兵司令部门口。同时到处张贴布告,以重金悬赏缉拿幸存的美军飞行员。
  美军飞行员在群众家换上了中国服装,经当地医生包扎伤口后,夜间由钮梦林等用小车推送他们到达移风乡乡长曹永华家。曹又把他们安排在河东季长郎家隐蔽,季家宅四周只有一条小路进出,来往行人稀少,乡里又派了民兵在宅前宅后警戒。14日下午,曹永华请来一位粗通英语的高中毕业生俞建新充任翻译,问清了他们的姓名和职务,了解到美机出动的任务等。俞建新告诉他们,我们是坚决抗日的中国人民,一定不惜牺牲,帮助他们脱险。美军飞行员听后十分激动。
  当天晚上,3位飞行员又被转移到河西俞建新家,曹永华及时向我汇通区政府汇报情况。区政府指示,速将飞行员送到汇通镇北边联络点,并命令区队前来接应。
  6月15日下午4时许,汇通区游击队一行来到俞家宅,美军飞行员第一次看到和蔼可亲的中国军人,个个笑逐颜开,不断地喊着:New Fourth Army! New Fourth Army !(新四军!新四军!)
  辗转护送 安全脱险
  夜幕降临,护送美军飞行员的汇通区队从俞家宅出发,他们快速行军,穿过通海镇,沿通海两县界河直插朝北,绕过川港镇据点,于天亮前到达汇通区政府,美军飞行员受到区政府同志的热情接待。在那里停留一天后,继续由区队护送,到达海门中学上校北埭,休息了两天后再度出发,到达金沙西北陈家庄,找到了南通县政府及南通警卫团团部,受到了盛情款待。后由南通警卫团侦察排短枪队护送,他们穿过公路,越过大桥,绕过敌人的封锁线,在吕四港附近的海边,雇了一条出海木船,一帆风顺地到达了东台。苏中四分区党政军领导梁灵光、吉洛(姬鹏飞)等前来会见美军飞行员,并设宴招待他们。后来又通过层层封锁线,终于在6月下旬到达皖北新四军军部。新四军军部与皖南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取得联系,将美军飞行员移交三战区后转送美空军司令部。3位美军飞行员,辗转千里,安全脱险。
  (季耀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