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穴探敌情

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1945年初夏,一天,接到上级通知,要文明和景达两人去三和镇据点侦探敌人的兵力、装备,以便在适当时候攻下这个据点。
  第二天一早,文明和景达化装成走亲戚的模样,一前一后,来到了三和镇。根据驻三和镇我地下联络员的安排,他们直往“两面派”镇长杜海山家走去。当他们到杜家门口时,杜海山已在门口迎接他们。文明和景达分别称呼他“娘舅”、“寄爷”,杜海山会意地一一作了应诺,彼此又寒暄了几句,便进了内屋。
  进屋后,见无外人,文明便向杜海山交代了任务,要他马上把据点里的几个伪军头头请到这里来打牌,趁与他们接触的机会,了解据点里的虚实。因杜海山经常在家里摆赌,据点里的几个伪军头目常来聚赌。不到一刻钟,伪军中队长和他的副官被请来了。杜海山满脸笑容对他们说:“这是我的外甥,这是我的寄子,刚从下沙难得到这里来玩,他们都喜欢打牌白相,今天就请你们俩来陪陪他们,中饭就在这里吃。”中队长和副官本来就是见钱不要命的赌徒,加上还请吃中饭,真是求之不得。杜海山边说边把纸牌放在桌上。于是,大家很自然地围坐下来便赌了起来。在打牌的间隙,文明和景达主动与他们拉扯搭讪,慢慢地相互熟悉起来。伪军中队长是个健谈的家伙,话匣子一打开,天南海北,无所不谈。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们把伪军头目的话一一记在心里。
  一餐丰盛的午饭以后,趁着酒兴,相互之间说话更随便了,彼此称兄道弟。杜海山见火候已到,便建议说:“你们下午再打一会儿牌,然后到据点里去白相相,熟悉熟悉,交个朋友。”伪军中队长和副官都表示赞同,并邀请大家一起到据点里吃晚饭。文明他们心里都感到高兴。
  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下午3点多钟,伪军中队长为打错一张牌与景达板起了面孔。杜海山立即出来打圆场,顺手把台角上的“头钱”推给了伪军中队长。可是这个伪军中队长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赌下去了。眼看着就要散伙,侦察任务尚未完成,心里实在着急。文明连忙向杜海山使了一个眼色,杜领会了文明的意思,便对伪军中队长陪笑着说:“这样吧!牌不打了,我们就到据点里去转转?”此时,中队长勉强表示同意,于是一起进了据点。
  来到据点,景达和文明留心着周围的一切。此时,有人喊杜海山出去一趟,杜海山随喊声出去了。一会儿,杜海山又进来了,对着伪军中队长和副官说:“时候不早了,你们这里晚饭还没有烧,还是到我家里去吃便饭吧。”一面说,一面拉着他们。可是伪中队长和副官再也不愿意去了。于是文明、景达两人跟随杜海山离开了据点。在路上,杜海山向文明耳语,“有人告密,情况紧急”,要他们立即撤离三和镇。
  当夜,伪军中队长得到告密,知道文明和景达不是杜海山的亲戚,顿时大发雷霆,传讯杜海山。虽然杜海山沉着应付,巧妙周旋,伪军中队长仍然一再追迫,既恨又怕,只得狠狠地打了杜海山两个耳光。事后经多方疏通关系,这场风波才得以平息。
  不几天,我方地下联络员确知告密的是三和镇上的百乐酒店老板洪昌,经区委批准,予以镇压。
  这次虎穴侦探,虽遇意外,但基本上完成了任务,为解放三和镇,提供了可靠的情报。
  (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