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劈鬼子兵

故事发生在1945年盛夏。
  一天早晨,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当太阳升到丈把高的时候,人们便已感到暑气袭人。
  此时,一个40开外的汉子,挑着一担沉甸甸的西瓜,急匆匆地由南向北朝灵甸镇大桥走来。他见北边桥堍头有棵大树,四周又很幽静,便大步走过去,把肩上的担子卸在树荫下,自己站在一边歇脚。这个汉子头戴草帽,身穿粗布衣衫,脸色黑里透红,古铜色的胸脯,黑黝黝的双臂,完全是一个勤劳憨厚的庄稼汉模样。然而他的神色异乎寻常,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不断地左顾右盼,似乎在寻觅什么东西。顾客到他担子前买瓜,他不是把瓜价抬得很高,就是置之不理。大家觉得这个卖瓜人有点“怪”。
  这时,一个鬼子背着一只大箩筐,大摇大摆地从桥南向北走来。好心的行人都劝卖瓜人躲一躲,可是那卖瓜人非但不走反而就在瓜担旁边蹲下来,嘴里嘟嘟嚷嚷地嘀咕:“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人们迷惑不解地走开了。
  那个鬼子在桥上东张西望了一阵,见北桥头有人卖瓜,便兴冲冲地直奔过来。他向卖瓜人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句,卖瓜人一个劲地摇头摆手。鬼子打着手势,命令把西瓜切开。卖瓜人迟疑了一下,捧上一个大西瓜放在桥板上,操起一把磨得闪闪发亮的菜刀,“咔嚓、咔嚓”把瓜切成数块,随手挑了一块大的送到鬼子面前。鬼子忙伸手接瓜,不住地点头称道:“好来西!好来西!”说罢便贪婪地啃起西瓜来。啃完一块后,鬼子干脆蹲到切开的西瓜旁,头也不抬,一块接一块地啃个不停。此刻,卖瓜人乘鬼子不备,举起那切西瓜的菜刀,对准鬼子的头狠命地砍下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咔嚓”一声响,鬼子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半个脑袋就“扑”的一下滚落在地上。卖瓜人随即上前,飞起一脚,将鬼子的尸体踢入河中。然后,他连瓜担也顾不得去收拾,转身便往西跑,边跑边喊:“新四军来了!”
  卖西瓜的新四军杀死了日本鬼子,这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在整个海南区传开了。
  那位刀劈鬼子的英雄究竟是谁呢?平港乡指导员调查了好久,终于找到了线索,原来他是庙港乡二保一个姓印的庄稼汉。老印忠厚老实,勤劳质朴,平日沉默寡言,从不多管闲事。日本鬼子胡作非为,他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他种了两亩多地的西瓜,全家的生计全寄托在上面。不料一天鬼子下乡“扫荡”,路过老印的西瓜地,一拥而上,将两亩西瓜糟蹋得不成样子,熟瓜被吃光,生瓜被刺刀捅过,瓜藤也被踩烂。他的女儿来不及躲避,也惨遭这群衣冠禽兽的蹂躏。一向胆小怕事的老印,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终于挺起腰杆,毅然举起菜刀,向日本鬼子讨还了血债。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