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保长

话说伪保长季少康,40出头,家里祖传有几亩田产家业,可平日里生活倒也节俭。唯一出众的是穿着的粗布衣衫洁净整齐。他能算会做,在宅东边竖河沿桥头十字路口,开了爿豆腐店。他手艺不凡,点出的豆腐雪白水嫩,成块难碎。为了生意,他也结交广泛,四方不敢得罪。日寇侵占海门后,吓得他领着妻儿,带着细软外出躲了一时,过后舍不得家当,没过半月又回了转来。日伪强编保甲,经翻译点名,硬让他做了保长。为了少受侵扰,他就不时主动送上几箱豆腐,奉上几斤茶干。小鬼子说“咪哂、咪哂好来哂。”
  保长,保长,一保之长,日本鬼子来这几十户人家之中,敲诈勒索要你领头;抓壮丁要你带队。东洋鬼子、伪警察是张牙舞爪,你保长土生土长,乡里乡亲,下得了手,做不了人。思前顾后,季保长想出了办法:小店里人来人往,消息灵通,再说自己与日伪军混得也三分相熟,何不利用机会,每每探得收捐、拉夫的消息,暗地里先通个风报个信,好使乡邻有个准备,也算好事三分。
  自此以后,季保长精于生意之中,又多了个心事。日伪军再来抢粮拔柴,搜刮到的尽是次粮烂草。要来抓丁拉夫,剩下的要么是老弱病残,或是多数人家关门闭户。
  时间一长,敌人似有察觉,但季保长早已买通顾翻译,顾不愿失去平日好处,舌头多打几个滚,保长也就无事。真是有钱好使鬼推磨。
  有一天伪警察在前,日本鬼子居后,荷枪实弹二、三十人,突然下乡来抢粮捉鸡。保长来不及暗示,鬼子兵、伪警察已挨家挨户搜索。所到之处,鸡鸭猪羊洗劫一空。正当3个鬼子兵用刺刀东挑西戳,抢劫起劲,发现一户墙脚跟,有一个用泥溜得光光成半球形的东西,嘴里直喊“八格牙路,八格牙路”。立即“<img src="/aprfonts/860100020004.gif"/>”的一声爬倒在地,以为是埋下的地雷。时过许久,见相安无事,才胆颤颤地站起来。可这3个鬼子就是不肯罢休,非拿主人开刀不可。季保长急忙赶来,示意无事,走到后门,扒出了一只泥抹小<img src="/aprfonts/860100020005.gif"/>,当众砸开,露出带黄的咸菜干,他随手送进嘴里一撮。鬼子兵看得目瞪口呆。正值此时,集合的哨声已响,3个鬼子狠狠地对主人各打了三枪托,扬长而去。
  (周洪斌)